第15章:十旬四职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龙皇淡然说道,但是那声音之中却蕴含着绝对的高傲。

“丰禹哥,你应该还记得秦羽的青禹仙府吧。”玄曦眼中闪烁着警惕的光芒,“上次我们二人联手,都没有伤了那青禹仙府丝毫。”

一战,麾下精锐近乎尽失,名声扫地。

当日绿『色』颗粒给他们的震撼还十分清晰。

随即二人相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同时凌空悬浮了起来,随后二人同时结出一个个手印诀,他们所结的手印诀一模一样,同时嘴中还发出一个个怪异的音节。

秦羽和侯费二人突兀的出现在了大猿皇、牛魔皇二人面前。

“可以开始了。”冰冷声音响起。

“两三级仙帝左右。”秦羽老实回答。

“对,就是我,如果进入这宇宙碎金流中,那些流动的‘碎金’会直接将我身体给绞成碎片,当场魂飞魄散。”牛魔皇感叹道。

如此庞大的宇宙碎金流,竟然非常听话的形成一个圆盘保护着内部的传承禁地,当年那个建造传承禁地的前辈未免太可怕了。

“我们怎么进去?”秦羽疑『惑』看向牛魔皇。

牛魔皇却没有回答,忽然牛魔皇指向远处:“看,大猿皇来了。”第六章 妖界三皇

屋蓝笑了:“所以我说了,等你功力高的时候,或者可以联合其中一部分人一起进去,这样你就可以安然得到神器了。”

秦羽一挥手,只见五个人凭空出现了,这五个人正是……澹梦、孔岚、屠刚、婉儿以及已经长大成人的小牛娃。

“史战,你应该感应到我三弟所在的地方吧,你知道他在哪里吗?”秦羽当即询问道。

“……”蛮乾无语。

秦羽微笑着点头:“石峰宫主客气了,我只是来到这里一时间没有办法和好友联系,所以想要借贵宫的传讯密阵一用。”

无名大哥?

屋蓝微微一怔。

随着秦羽的心意……

白衣女子看着枫叶飘落,目光飘渺:“能够杀死那么多仙帝,甚至于还让禹皇潜逃,那秦羽绝无此等实力,难道……他打开了我万兽谱第三层?”

龙皇脸上表情很奇怪,虽然有着笑容,只是总有一些无奈。

“唉,两个儿子,都那么叛逆不听话。无名经常在仙魔妖界各地闯『荡』,还不是不想和我见面?算了……等我度过神劫,让无名继承龙皇,我也就轻松了。”龙皇满心的无奈。

绿『色』颗粒周围有包括禹皇在内的十二位仙帝。

无边的土地,谁都会感到怪异。

一旁的屋蓝笑着说道:“秦羽,也瞿粗头粗脑的,还是我来仔细说一下。也瞿他的本体的一种传说中的神兽‘霸王龙’。”

也瞿虎目一瞪道:“秦羽小子,我霸王龙一族可是强大无比,族内人数从来没低于过一万,怎么会是变异神兽?”

“秦羽,这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敖无虚,本体可是龙族前所未有的变异超级神兽‘血龙’,在不久之前,功力更是达到了八级妖帝。”

“我和龙族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受他恩德?更何况……我对于仙魔妖界也没什么期待了,能够值得我挑战的人太少了。”敖无虚淡然说道。

也瞿笑了,连敖无虚脸上也难得有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十大仙帝中,主持大阵的羽梵仙帝仙识弥漫了开来,对另外十五个仙帝下令道:“以蓝豕天火为引,结炼火诀。”

那控制大阵的十六名仙帝立即控制寂尽天火围绕那八名金仙,八名金仙即使再逃命也赶不上寂尽天火速度快,他们地仙剑在寂尽天火灼烧下,一下子融化了。

“秦羽的神器呢?青禹仙府绝对抵抗不了寂尽天火,秦羽应该身死了,而他的神器可不会被融化的,他的神器在哪里?”禹皇仙识仔细辨别着那大团在寂尽天火灼烧下的『液』体,“神器没有出现,说明秦羽还没死。”

秦羽微微一怔,青禹仙府?

景皇剑,流景剑。

“空间裂缝!”木延仙帝惊骇道。

青血剑仙知白依旧一脸冷漠。

“好诡异的攻击。”

“池青,你准备什么时候度神劫呢?”龙皇忽然出声询问道。

“丰禹老弟,不知道你传讯给我有什么事情?”青帝询问道,在这之前禹皇刚刚用传讯灵珠传讯给他,因为二人距离不远便用仙识交流。

“羽梵他已经将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只是很惊讶……池青兄竟然知道那人是秦羽。”禹皇脸上带着笑意,通过仙识传递着自己的话。

禹皇根本不相信青帝会这么傻,不和大家一起轻松进去,反而一人去冒险。

白芷星系,碧波星,月牙湾的一庭院内,这时候的青帝正在焦急的和银花姥姥辩解着。

“秦羽,好好出去闯『荡』吧,希望姥姥下次看到你,你的实力有大的进步。”银花姥姥直接对秦羽说道,秦羽当即恭敬道:“姥姥放心,秦羽定不会松懈。”

“木延,各处都准备好了吗?”禹皇淡然道。

鸦雀无声。

一名紫袍男子从上空极速『射』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之上,微笑看着秦羽:“秦羽,你也应该知道,今日的你是瓮中之鳖,你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姥姥,晚辈自当努力修炼。”秦羽心中有些奇怪。

银花姥姥却不语,只是站了起来,抬头仰望天空,目光仿佛透过了碧波星大气层,透过了无尽的虚空……

就在话音刚落时。

“我这就来。”秦羽当即起身。

龙皇啊,龙族单单一族的实力,就可以和仙界整整一界相比了,龙皇的地位可想而知,那是连禹皇、青帝、玄帝等人也是不及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