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匹练飞空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灰衣人很谨慎,看蓝九卿这话像是要打探他的身份,紧闭双唇一句话都不说,蓝九卿也不再逼问,长剑一挑,将灰衣人手上的匕首给挑飞。

“展颜呢?”凤轻尘转身,走到九皇叔面前,把他手里的书抽走。

这不是那个宽容的年代,小三的儿子也能争财产。在这里,未婚生下的孩子,根本没有地位可言,也不会被世人接受,除非……

来到玄霄宫下,暄少奇早已在等候,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李玄月却不在,凤轻尘问了一句,得知玄月宫出了事,李玄月赶回玄月宫了,便没有再说。

短短五天,凤离族有三十六户,全家被驱逐。

不过,一个脏男人、一个疯女人,根本引不起多大的骚动,众人只以为这女人想当皇后想疯了,看一眼便自顾自得走开,只有几个探子悄悄地隐在人群,观察这两人的举动。

战火连天,这座岛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热闹,整座岛好像鲜活了起来。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南陵锦凡摇了摇头,对四国九城是彻底的失望了。

怎么每个人都盯着她的脖子看,真是的。九皇叔不提,她都快忘了自己脖子上的伤了。

“锦凌之前还说,这场仗不一定会打,西陵天磊占的地瘴气横生,将士根本无法靠近。”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仗,凤轻尘本以为打不起来,没想到……

“九皇叔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凤轻尘拍了拍豆豆的脑袋,示意他边儿去。

“你又给他喂了什么?把人弄死了,小心九皇叔宰了你。”凤轻尘被谷主这位奇葩师弟,折磨的快没有脾气了。

一赔五,也就是说如果她压一百两的话,赢了就可以拿到五百两,完全是暴利呀。

“王七,你虽是王家七公子,但是你每个月的月钱也是有限制的吧?”这些世家,为了保证自己公子不变成纨绔子弟,都会控制他们的花销,王七一个月的月钱并不多。

可射手腕就不一样了。

这一点,凤轻尘没有说。

凤轻尘将脸埋在九皇叔的怀里,毫不扭捏地接受九皇叔保护。

九皇叔脚步一顿,生生压下回头掐死凤轻尘的冲动。

“风小姐,九皇叔有请。”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生怕她又说不。

这下,别说长公主了,就是她身后那几个侍女脸色也变了:凤轻尘居然说她们是下三滥的货色,西陵长公主只能给九皇叔倒酒。

那样的一张脸,明明没有什么特色,可偏偏像是烙在他的脑海里一般,什么也挥之不去。

这张脸的眉眼之间,竟是有三分像苏文清!

“啊……这个可不能我。”凤轻尘看着早已熄灭的香,寻问店小二:“这是特殊情况应当特殊处理吧?”

“我可以照顾好师父。”孙思行弱弱开口,被谷主大嗓门否决了:“乖乖呆在玄医谷,药圃那茬草药该收了,收了草药后,顺便炮制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苏文清道。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我知不知羞耻与洛王何干?别忘了,你现在不是我什么人。”凤轻尘朝着洛王的颈脖间轻轻呵气。

新年装扮不能太过简洁,这梅花钗也就派不上用场了,凤轻尘虽然觉得可惜,但还是将发钗收了起来,准备以后再用。

“没事了,没事了。”王锦凌低下头,脸颊轻轻地蹭过凤轻尘的额头,凤轻尘的脸上又是血又是泥,可王锦凌却不觉得脏,抱着凤轻尘往前走,中途护卫要接手,被王锦凌拒绝了。

“你想太多了。”暗卫甲一副过来的语气道:“皇上没有责罚你,不是皇上的脾气变好,而是皇上赏罚分明,这事错不在你,自然不会罚你。”

咳咳……九皇叔,你哪知眼睛,看到凤轻尘和暄少奇在院门口依依不舍了。

九皇叔都服软了,凤轻尘当然也不会再僵着,不过女人也有女人的骄傲,哪能你说吼就吼,说哄就哄。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不过也没有多想,只当这老头认出自己,知道自己这颗头值钱。

“她母亲呢?姓什么?”老者不甘心,继续追问。

当然,陆家的财富,眼馋地绝不可能只是东陵和西陵,四国九城没有一个人不心动,甚至那些江湖势力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当……”的一声,子弹击穿刀背,那身影往后一倒,子弹擦过他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草地里。

“帮忙?就凭你?自以为是。”东陵九没有半丝的感动,在他眼中凤轻尘这种行为,太白痴了。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他们不是要到一个名额,而是一个都没有要到……1016宴请,卢家急了

总督?来得真快。

“是你把我踢伤的,你要负责医我好,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绝不能废了。”最后一句话,豆豆说得那叫一个骄傲呀。

不怪她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九皇叔身上除了竹香外,就再没有第二种香味,突然闻到这异香,一时不适。

她不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她是经历过战火的战地医生,比这更惨的情况,她都见过。

折腾了半天,凤轻尘看了一下智能医疗包,显示时间为凌晨两点,秀气得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可就在此时,却传来敲门声。

太子和东陵子洛也隐含指责的看向西陵天磊,西陵天磊歉意的一笑:“轻尘误会了,本宫不过一问,轻尘要是为难,可以不答。”

凤离清歌薄怒,眼神一冷:“狼主夫人你说话客气一点,你说我不好,你以为那个凤轻尘是好的嘛,无媒无聘就与人苟合,丢尽了凤离王的脸。”

凤轻尘手上带着医用手套,本就滑,蜥蜴人要再动,她根本握不住。

她敢肯定九皇叔是故意的,这个男人完全不放过任何一个轻薄她的机会。

谷主一头雾水,他本以为九皇叔是关心皇上的病情,没想到问起凤轻尘的事,一时间还真没有想到好说词,略一思索才道:“轻尘之前吃了不少苦,再加上受了几次大伤,身子确实受了损,再加上她体质偏寒,想要孩子不是不可能,最好晚两年,好好调养一二。”

“萌宝已经够尊贵了,娇养不是把她养得娇气。而培养她的好品味、好修养、好气度。”凤轻尘不懂如何教养小孩,可她也知道一味的娇养,对孩子并不是好事。

“师父,会很痛。”孙思行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他只知道痛,却不知道具体有多么痛。

“好,我听师父的。”

“这是什么药?”一打开,室内就弥漫着淡雅的莲香,闻着这清香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情平静。

“不用谢我了,这又不是我的,我也是帮别人送的,你赶紧的给你师父上药吧,这伤也太吓人了。”苏文清在室内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以坐的地方,只好在原地站着。

打了一天,他们居然忘了,他们手中还有一张这么大的王牌,当然不是他们太健忘,实在是黑骑打得太猛了。

王锦凌说得没有错,九皇叔不在,南陵等国就会蠢蠢欲动,九皇叔虽然不能震慑三国,可有九皇叔在京城坐镇,其他三国轻易不敢妄动。

虽说苏绾逃离是东陵的大臣帮忙,可苏绾一个弱女子能秘密回到南陵,背后绝对有人帮忙。王锦凌不把苏绾放在眼里,可在意苏绾背后的人。

“掩护弓箭手上岛。”九皇叔一声令下,东陵大军开始在震天雷的掩护下上岛。

“不好,他们上岛了。”百鬼宫的人见密密麻麻的大军往岛上走,心中一慌:“王不是说,东陵的水军全都病倒了吗?我看他们的样子,怎么不像病倒了?”

这么多天了,他要做的事情早就做好了,现在只要等就行……1961航行,蛟龙不是龙

好男不跟女斗,和凤轻尘斗嘴,他根本没有赢过,凤轻尘说起歪理来,一套一套的,他有一千张嘴也说不过。

一件一件,一桩桩,看似全是小事,可每一件事背后都有联系,比如邰城对山东的增兵的举动。要不是有人许诺过邰城什么,或者暗中给了邰城助力,邰城怎么挑衅东陵。

据说,鬼将生前乃是一代大将军,死后由于暴戾之气太重,于是阴魂不散,留在人间。

鬼将战斗力非常高,甚至能指挥鬼兵。1;148471591054062

面对鬼王这种顶级高手,凤轻尘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在鬼王强大的气势下,凤轻尘只能拼命的跑……

“会不会,城内某个地方,有通往城外的秘道,他毕竟是前朝人,也许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道。就如同他当初神秘进京一样。”凤轻尘大胆猜测。

蓝景阳看了一眼,开口说道:“这是一个很邪恶的巫阵,在这里布阵,也许是想要逆天改变什么。”

那傻样,哪有平时的精明与冷静,可惜九皇叔呆傻样如同昙花一现,别人想看那是做梦,不过一个呼吸间,九皇叔脸上表情便和平时没有两样,除了凤轻尘和太子,没有人发1;148471591054062现九皇叔的异堂。

当侍卫端着凤轻尘开的药来时,夜叶也不纠结,仰头就喝下,虽然那药苦的像黄莲,可温热的水下肚,夜叶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

“我帮你把人救出来了,并且制造出震天雷的假象,任务完成,怎么?你不想付佣金?”左岸双眼微眯,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

“我们去前面看看。”前方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了,没有杀手冲过来,就说明王锦凌的暗卫取得了胜利。

凤轻尘看着自己红通通的双手,郁闷了……

“怕?有什么好怕的。”凤轻尘不在乎的一扬头:“除非我死,不然就别想逃出九皇叔的手心,哪怕我在天之涯、海之角,只要九皇叔想他就能抓到我。”

是“放弃”而不是“抛弃”,哪怕王锦凌再不爽九皇叔,他也中肯的说一句:九皇叔在这一点上,的确和凤轻尘一样,心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凤离族的女子,天生就患有寒症,虽不会致命,但却会让女子痛苦不堪,而凤离族嫡出的女子有机会得以改善。

孙正道替凤轻尘烙上凤离印记后,就算不因精气耗尽而死,也要以死明志,以维持凤离嫡女的名声。

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仅剩的衣衫褪下,露出布满伤痕的背部。

其实,蓝氏一族也有相同的秘法,不过那也仅限于蓝氏族的人才知道,九州大陆最古老、最尊贵的两大姓氏,总会有一些外人探不到的秘密。

从黎明破晓到夜幕降临,孙正道与孙夫人一直都在室内,不曾出来,屋外王锦凌、翟东明和苏文清、孙思行几人是急得团团转。

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云家今非昔比,他自顾不暇,哪里心情管王家。

凤轻尘不停地告诉王七,这里要什么,那里要什么,王七郁闷的几次想要弃笔而去,可看在凤轻尘热切的眼神下,他忍了,可忍的结果呢?

“公主,公主……”宫女们瑟瑟发抖,窝在角落里,不敢上前,可又担心碎片伤了公主。

还有,九皇叔似乎不对劲。

回答他的,是九皇叔越来越快的剑,暄少奇心中的不安扩大,拼尽力气的大喊一声:“东陵九,轻尘在哪?人呢?”

“没睡好。”凤轻尘苦笑一声,刚刚因凤谨带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干练、精明。

说不上满意与否,不过是各退了一步。

呸……端亲王张嘴一吐,一口浓痰便1;148471591054062落在长公主的脸上。

“凤轻尘,你说要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法子是什么?”端亲王一回府,找到凤轻尘,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靠得太近、太过暧昧的气氛要么让人沉沦,要么让人害怕,显然凤轻尘是后者,待到她发现两人靠得这般近时,手比脑子的反应更快……

他看到凤轻尘,就想到被凤轻尘拆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今天的画面太血淋淋了,他估计好长时间都不敢吃荤。

“好吧,坏消息就是你们白等了一天,九皇叔和凤轻尘今天不会到这里来。”清王一本正经的说道,谁也没有细想,他话中的潜台词。

家里有小主子了,全府上下都很高兴。

皇城没有九皇叔,没有思行,没有翟东明,没有云潇,只有王锦凌一个人,王锦凌最近又忙着接待各地来的学者名士,忙得不可开交。

“刺杀皇上的人是谁?”凤轻尘不愿意与九皇叔多谈这些,便把话题叉开了,九皇叔自是明白,一把将凤轻尘抱了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把凤轻尘圈在自己的怀里。

“终归是本王的侄儿,总不至于让他活不下去。江南王在江南,他们兄弟二人打小就不对付,江南肯定不能去。其他的地方本王也不放心,与其相信他学乖了,不如断了他重新站起来的可能。”

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心情不好,自是不会多言,乖乖地窝在九皇叔的怀里,想着……

他自由了,他终于不用被困在那里,他终于可以走出,那个困住他大半生的牢笼了。

“啊啊啊啊……”蜥蜴人想要大声呐喊,想要将心中的喜悦说出来,可张嘴却只能发出最单调的声音。

“他母1;148471591054062后不同意他娶崔家女为妃,后来见事情成了定局,便要他娶隐篱先生家族的女子为侧妃,被天宇拒绝后,便当众指责天宇不忠不孝,不配为储君。”九皇叔没有隐瞒,把这段西陵上下全部禁口的事告诉了凤轻尘。

“雪狼,爬上去。”九皇叔指了指山壁顶,示意雪狼往上爬,横在中间,而他则与凤轻尘一人守一边。

不需要凤轻尘多说,雪狼就明白了凤轻尘的意思,雪狼下落时,狼爪对准蜥蜴人,离蜥蜴人只有一掌的距离时,一爪子将蜥蜴人按在岩壁上,后爪抵在另一侧,将蜥蜴人压得死死的……

这件事,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在杀手界掀起了这么大风波,为何半点不知?

如果不是玄霄宫,又会是谁?

凤轻尘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和李想、蓝依琳一样,那么古怪,更何况这样的凤轻尘很好,。

手短、脚短,才刚能走两步的凤谨,给九皇叔行礼的时候,整个人东倒西歪、摇摇晃晃,偏偏他做得一本正经。

南陵皇室对王家都有特别的感情,王锦凌的到来让南陵锦凡即难堪又高兴。

九皇叔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往外走。

五长老嘲讽地看着他:“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难不成你想瞒大小姐一辈子。”

凤离族终于可以开启新的篇章了!

世家、皇权,以前王锦凌眼盲不会去关心,可现在他眼睛好了,就再也不能过之前那种悠闲的生活了。

有什么勉不勉强的,谢夫人给她帖子,想必不会拿她怎么样,谢夫人怎么也不会和安平公主一样,傲慢自以为是。

“咚咚咚……”

宇文元化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树林中偶有小动物跑过,却没虎、狼、豹等大野兽,看样子这猎场被皇家中的人清理的差不多。

这个病人只是发烧,再烧一伙也不会死。

凤轻尘站在山顶,抬头看着满脸星空,笑得幸福。

九皇叔会花心思哄她,那就说明他们正在吵架,她不怕吵架,可不希望两人隔三差五的就吵起来。

结果,还真让西陵天磊给猜中了,太监不急不缓的将那一连串绕口的话念了出来,越念东陵子淳和西陵天磊的脸色就越难看。

“多谢公公。”凤轻尘双手捧着圣旨站了起来,将圣旨摆放好后,凤轻尘才请太监入座:“天寒地冻,还请公公喝杯热茶再走。”

这个季节的月季花,可是很贵重的,可凤轻尘却半点也不心疼,将花匠辛苦培育出来的月季花摧残的乱七八糟,王锦凌站在凤轻尘的身后,只宠溺地看着她辣手摧花1;148471591054062。

不过,她也不亏,双赢的局面,总比她威胁崔家出力的好,这样崔家事后也不能怪她。

“不错,正因为此才让人疯狂不是,凤姑娘你可要小心了,并不是每一个都像左岸这样,会放着二十万两黄金不要,对你手上那把暗器感兴趣。”左岸这话也是在告诉王锦凌,他不知道买杀手杀凤轻尘的人是谁,同时他亦放过了凤轻尘一次,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凤轻尘早死。

“小姐放心,我已经让他们按兵不动了,我回头就通知下去,让他们全部安份起来。”安插探子不容易,佟珏和佟瑶也舍不得拆损。

这是暖房最近才安上的了设备,为了不打扰客人用膳,暖房内没有下人,铃声一响,小二才会上来服侍。

玻璃暖房建得很高,那些小蜡烛又全部是摆在玻璃顶上,抬头往上看,就像点点星光,只不过这星光离得很近。

“那你们怎么称呼?”凤轻尘背在身后的手,摩挲着枪柄。

九皇叔依含笑说道:“三王爷的十万人马并不是什么私军,而是江南的驻军。”

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因为昨天晚上九皇叔就让属下,告诉众人今天要去义庄的事。

“九皇叔死了?尸骨无存?”崔浩亭反问,黑眸如水般温柔,嘴角扬起一抹极雅致的笑。

八皇子抱进来后,凤轻尘就给八皇子做麻醉,然后……师徒二人就在屋内等着,等麻醉起效才能动手。

“师父,要不这次还是你主刀,我跟在一边学习。”孙思行有把握做好这次手术,可是……

“坚持住,援军快到了,把铁网架起来。”凤轻尘对将领下令,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拖过三个时辰。

凤轻尘手下的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句话传播开来,每个士兵都要喊上一句:北陵大将军死了。

“没有,只是怀疑。”为了打消符临的怀疑,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城。

“暗的不行,那便走明的。”蓝九卿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看不清现实的笨蛋。

如果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了,她就没有这么多烦恼。

九皇叔莫名其妙,有这么好笑吗?

九皇叔和凤轻尘休整够了,便带着雪狼与十八骑出发,由狼族的人带路,朝凤离族所在走去,为了赶时间,众人日夜兼程,累了才眯一伙。

“好了,好了,我自己走,我自己可以走,你可以回去了。”凤轻尘推开九皇叔,摇摇晃晃地走了起来,那酒后劲极强,被风一吹,酒气上头,凤轻尘没走两步,人就歪下去了……

九皇叔不可能笑得那么温暖,一定是她眼花了。

“能开棺验尸是最好的,顺宁侯府那般急切、慌乱的将人下葬,那位六姑娘的尸体肯定有问题。那位六姑娘选择孙思行,估计是打听到我护短的性子,她这么狠绝的用自己的命来揭露这件事,绝不会不留后手,我想她的身体里,绝对会有一些有用的东西。”能在那样的地方,保住自己妹妹的清白,能想到设1;148471591054062计孙思行,那位六姑娘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女人,

军队,这就是皇上强硬的原因,你建立再强大的势力又如何,百万雄兵一出,就是玄霄宫也会灰飞烟灭,只是……

凤轻尘不好意思的一笑:“没,只是在想以前事情,发现自己自卑又敏感,把自己圈在一个怪圈里,不让普通人接近,也不愿意靠近别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