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包而不办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紧接着,方继藩带着一群生员,到了西山军事研究所。

单单一个保定和京师还有通州的铁路,朝廷都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不得不募集资金,而一路贯穿大漠,甚至还要一路向西延伸的铁路,这可是数千上万里……弘治皇帝觉得自己将整个皇家卖了,也卖不出这个银子来。

不认,王守仁就是冒充天子,死无葬身之地。

萧敬顿时打起精神,正待要张口呼喊外头的禁卫。

王守仁叹了口气:“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

…………

看着床榻,有点懵逼。

萧敬随后,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还不忘道:“吉时就要到了,齐国公慢走。”

这么大的仪式,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要协调大同的边军,安置前来的禁卫,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礼部那里,又隔三差五,指指点点一下,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

不得不说,大漠诸部的马屁,算是拍对了地方。

方继藩不禁道:“嘿,说的有道理,陛下若当真怀柔远人,靠着礼有个什么用,有本事,他从内帑里,拿出百八十万两银子,赏给诸部啊。”

方继藩忙是将手往袖里掏,掏出了自己特制的蛤蟆镜,戴在鼻梁上,这才觉得,自己融入了群体,心里松了口气。

刘瑾这孙子,还真是异想天开。

方继藩眯着眼:“准了,这个事……我会交代,不过先说好,这些少年人,入书院,他们的学费,都是四洋商行出的,对外说,就是委培西山学院,培养出一批海贸的人才,至于如何训练,教授什么知识,我自会处置。”

方继藩道:“倭语和鞑靼语呢?”

王不仕颔首点头。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这不是要倡导新风气嘛,得让商贾们,勇于花银子,这人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自打陛下洪恩,加了商税,鼓励商贾生产以来,无数商贾,甚至是平民,一夜暴富。可是他们历来,却是节衣缩食惯了,乍然暴富,虽是有喜,却也难免不安,他们行事,总是低调,花银子,也是畏手畏脚,便连投资,继续生产,也变得犹豫。他们自觉地自己已挣了足够的财富,现在要做的,是要将银子藏起来,这叫防范于未然,有备无患,怕的,就是被人盯上,惹来麻烦,这个风气不改,儿臣心急如焚,对朝廷,也是大大的不利啊。”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奴婢遵旨。”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王不仕松了口气。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倒是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方继藩:“……”

“儿臣对太子殿下说的是,当初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天下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乱,元人暴虐,以至民生凋零,百姓困苦。正因如此,太祖高皇帝定鼎天下,为了休养生息,杜绝奢靡,引蒙元的前车之鉴,抑制商贾,杜绝浪费,这个措施,没什么不好。”

当然,那只是最坏的情况。

邓健点了点头:“这……是有的,是有的,他们就是胆小,少爷真是英明哪,少爷……”邓健激动的泪水盈眶,哽咽道:“少爷远见卓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少爷相比。”

这就是虚数,反正天知道具体的数目多少,直接用百、千、万的单位,至于到底是几千,是几万,或者,只是单纯觉得,霸气一点,用个万字,可实际上,却不过几百,也是有的。

方继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

“……”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老李拼命点头,额上青筋曝出。

这比之南方,可就好了许多,南方到处都是水网,是湖泊,还有山岭,当下,根本没有建设铁路桥的技术。

铁路的修建,使沿岸的站点顿时火热起来。

人家就直接三百万两,直接梭哈,毫不犹豫,想都不想。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邓健看都不看一眼,昂起下巴吩咐道:“孩子也不带,统统都不带,走了……”

“是。”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干爷爷疯了啊。

刺探海外!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掏银子的时候,绝大多数,还在观望。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没钱。

实验……

他哭了。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突然,有人开始唱起了圣歌。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可是……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草民,并非是梁如莹的未婚夫。”刘文华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你再说一遍!”

朱厚照瞪大眼睛:“父皇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信口开河?要是他们信口开河呢?”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女医们一个个,眼里放出了光芒。

“不必了,最紧要的是,娘娘需要好好调理,只要人急救回来,便可恢复如初。”梁如莹缳首,行了个礼:“请陛下不必担心。”

“回娘娘,小女子梁如莹。”

“父亲是谁?”

张皇后心里却感慨起来,方继藩这家伙……虽然爱折腾,可这一身本事,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而梁如莹也是对答如流,淡定自若。

怎么……这太子和齐国公,大清早的就来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这令刘文华,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走上了人生巅峰。

刘文华对于这些话,听不真切,不过瞧许多人低声议论,有的人,面上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

大家等了很久,也不见陛下来。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心神乱糟糟的。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何止是萧敬,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个个目瞪口呆。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方继藩道:“陛下,这些都是儿臣,亲自调教过的。”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道旁的这些亲属们,此时也反应了过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