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根结盘固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原本以为,那小娃儿喊爹爹,娘亲,喊的是孟千寻与夜无绝,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娃儿竟然是孟冰的女儿。

其实她一直觉的,小宝儿长的更像她。

“皇后,她连那么残忍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说谎又算什么,这可是血的证据。”花断尘听到皇后那不满的声音,倒也不着急,慢慢的打开了那衣角。

但是,后来的她,却突然的光芒四射,这一点,的确是差别太大。

“掩人耳目,声东击西?”北尊大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只是,让孟冰没有想到的时,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她的宫院里,又来了一个绝对让她意外的客人。

“唐将军可是凤阑国的忠臣,怎么也会跟了二皇子?”孟千寻微微蹙眉,对于那位唐将军,她还是听说了很多的,就算现在皇上管不了事了,但是,以唐将军的忠诚,也不可能会帮着二皇子呀。

这个男人的气量实在是太小了点。

如今被孟冰说的这般的一文不值,她自然无法忍爱了。

孟冰听到蓝宁辰的话,才回过神后,心中暗暗的有些懊恼,自己刚刚怎么了,疯了般,竟然发起呆了。

她怕有人会为了她的幸福而劝她放手,她既然决定了,就不想放手,所以,她这几天故意的避开了所有的人。

“你小子还在这儿做什么,你媳妇正在房间里等着你的,你还不快点回去?”李老爷子看到仍就坐在房间里,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李逸风时,眉头微蹙,略略提高声音喊道。

但是,心中的感情,却又让他无法走进新房。

对于这一点,她只是用来安慰老头子的,她觉的,那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瞒的住父亲呀?”秦敏儿听到他的话,低声惊呼,父亲是何等精明之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瞒的过呀。

但是,现在他却说,不能参加,这有什么不能参加的?

“你觉的,这件事情,联系起来,会不会有可能,那个梦小姐现在已经也就十九岁,而北尊王朝的公主应该也刚好是十九岁,而且,两年前,梦家败落的时候,曾经有过梦家的五小姐,并不是梦啸天的亲生女儿,而且还说梦小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李赢脸上的神情隐隐的多了几分复杂,若是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似乎便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慢慢的浮现而出。

要说,这个理由还能说的过去吗?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你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就要必须的任人摆布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可以随便的强迫我吗?”不跳字。那个男人听到此刻花断尘的话,脸色突然的一沉,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好声音中,更带着明显的怒意。

他要做的事情,也都已经做完了,效果也已经达到了,从今天起,花断尘的名声可就完全的毁了。

会让众人有这样的反应呢?

若是皇上让人去查,那么查的那个人也绝对是花断尘事先准备好了的。

哼。

不过。他相信他都把尸体摆在了外面了,北尊大帝就算心中怀疑,但总会让人去查看一下,只要让人去查看,那么得出的结果,肯定是那尸体的确是跟现在的公主极为的相似。

那个侍卫原本以为,他要逃出去,或者是他要攻击他。便下意识的想要拦住他。

而且,孟千寻也怕自己若是避开了,情急之下的花断尘会抓住其它的人来做要挟。

李灵儿因为沉睡了那么多年,虽然醒了,但是身体却并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而北尊大帝现在更是有病在身上,他们两个,不管是谁被花断尘制住,都十会的危险韩娱重生之女王崛起最新章节。

花断尘微愣了一下,他的两只手此刻都在控制着孟千寻,一只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咽喉,哪还有手去拿那圣旨呀。

所以,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马虎不得。

李逸风毕竟不在皇宫中,所以那么短的时间自然赶不过来。

因为,他毕竟不能就这么一直紧紧的扣着孟千寻做威胁。

“今天这事,没的商量。”只是,李老爷子却是一口回绝了他,不给他留半点回旋的余地,“你就是随便找个女人回来,那就总比没有的强,而且,找回来后,可以慢慢的培养感情。”

这句话,意思可是深了去了,一直都是这地位,那就要李逸风自己好好的掂量着来了。

老夫人看着好说话,实际上却是滴水不露的,根本就不给你任何的机会全能戒指全文阅读。

“娘,我觉的,我可能不是你的亲儿。”李逸风抬眸,望向李老夫人,唇角微撇,一脸的委屈,他怎么觉的,这娘亲对他这么狠呢,明明知道他不想娶娶,还给他说这样的话。

“所以,才要你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亲的。”李老夫人听到他这话,倒也不恼,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她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夜无绝。

这样的她,也让他更想紧紧的揽在怀里,保护着,疼爱着。

至于那种穿越呀,借用身份的事情,只怕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呀。

她刚刚穿着略带宽大的衣袍,倒是看不出来。

花断尘的身子再次的猛然的僵住,若是以前的段红,他倒还能够接受,毕竟那时候的段红怎么说,也是妩媚动人的。

不过,听老爷子这语气不善呀,李逸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能乖乖的进了大厅。

而此刻的李逸风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李老爷子此刻说的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并没有点名是谁。

这件事情他可是一直都藏在心底的,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说真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逸风这个样子呢?

更何况,父亲这么去这不是分明的为难北尊大帝吗?

侍卫仍就是一脸的冰冷,没有任何的情绪,那声音中也是完全的拒绝的意思。

那个男人要对付,但是,他也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毕竟,他也知道,这次招亲的事情,还有太多未知的麻烦。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不管用什么方式赶他,他就是能够一厢情愿的认定,她是因为在意他才那么做的。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你别大白天的做梦子,花公子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呀?”另一个宫女一脸嘲讽的笑道。

“是呀,是呀,可能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一点什么误会吧,所以,花公子才这样来求公主的原谅。”

“其实我觉的,就算花公子有错,他现在都已经这样的认错了,公主也应该原谅他了,你们看,花公子现在好伤心呀。”一边的宫女再次的忍不住说道。

众人纷纷的惊住,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声音,什么人,才能够发出这般复杂的让人无法形容的声音呀。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此刻,所有的人都睁大了一双眼睛,都是一脸难错愕的望着那个男人,都想知道,他跟花公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众人都不由暗暗摇头,这个男人,不会是个疯子吧?不少字

所以,众人都没有出声,只是不约而同的纷纷望向孟千寻,包括小宝儿。

李灵儿仍就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皇上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而她的手,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北尊大帝却是微微的一笑,神情间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而且,她的语气也是极为的自然,听不出半点的异样。

孟千寻此刻说那个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众人听到孟千寻这话,一个个惊的魂都飞了,一旦查出有贪污的,就直接处死,这,这也太,太恐怖了吧?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这字体她认的,而且很熟悉,不过,不是夜无绝的,而是那个男人的。

那个侍卫微愣,一双眸子有些奇怪的望着突然闯进来的人,心中暗暗猜想着,这个男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送花的人呀?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孟千寻的眉头微蹙,心中多了几分不满,若不是因为他现在正在修筑河渠,也算是在为北尊王朝做事,她根本理都不会理他。

但是,这位公主竟然这么做的。

“我不需要骗你,我也没有那个时间骗你。”孟千寻的脸色微沉,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突然发现,竟然有些跟他说不通,何时他竟然变的这么的无法沟通呢?

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她的确是了解的,每次,她对他说谎的时候,都有些恍惚,都有些躲闪。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会是疯了吧?”孟千寻被他说的莫名其妙的,这个男人今天还真是太不正常了,他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虽然招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她现在,也要出去见他,她知道,他会明白这件事情,不会怪她的。

“那是当然的了。”孟千寻轻笑的抱住她,在她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这一点,她也是绝对的相信仙魔堂最新章节。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全部的安静了下来,就连小宝儿都没有再说话,都是直直的望着李逸风。

北尊大帝的眉头微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他一年多的时间,不在皇宫中,朝中可是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

但是,他若是一直这样的咳着,又怎么可能会瞒的过娘亲呢?

脸色便一下子变的凝重,唇角紧抿,一句话都没有说。

“请皇上三思呀?”其它的大臣自然也都纷纷跟着跪下。

“行了,都退了吧,朕绝对不会勉强朕的女儿做任何事情的。”北尊大帝却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仍就坚持自己的观点,似乎再严重的后果,他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的女儿重要。

毕竟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

“臣等今天也定要冒死进谏。”而那些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也都急了,一个个也都跟着喊道。

“公主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为何不同意招亲呢,这些昭书是公告天下的,到时候,全天下所有优秀的男人都会来参加,公主到时候,一定可以选一个如意夫君,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不跳字。丞相微微的蹙眉,望向孟千寻时,有些不解,实在想不通公主为何要这般的反对这件事情。

有着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这就是他爱的方式。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感觉到他的脸色微微的缓和些许,气色也不像高高那般的难看了,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病,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太医很快便赶来了,连连向前,仔细的为皇上检查着,此刻的皇上咳的倒是没有刚刚那般的恐怖了,不过还是忍不住的断断续续的咳着。

这一刻,孟千寻真的是有些拿不准了,要说是装的,那他装的也实在是太像了。

外公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孟千寻冷冷的扫了孟冰一眼,成功的让她的话禁在了口中,误会,这还可能会是误会吗?

孟千寻的眸子冷冷的扫过他们,知道,既然一切都是北尊大帝安排的,自然就由不得任何人拒绝,更何况,她要进宫向北尊大帝问清这件事情。

而且若是夜无绝来到了北尊大帝,也肯定会进宫去找她,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所以,她没有拒绝。

就在宝儿跑到水池边,开心的看着水池中各种各样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时,突然看到假山后面慢慢的走出一个男人。

所以,她觉的,面前的这个人真的跟娘亲给她描述的爹爹的形像很像。

他本来就是暗暗的潜入皇宫的,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在皇宫。

夜无绝回神,看到宝儿那一脸的欣喜,心中突然感觉到一暖,似乎有着什么荡进了他的心底,只是,他真的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猜到是他的。

所以,他故意的岔开了话题。

“宝儿的娘亲叫什么?”夜无绝微顿了一下,还是终于问出了口,虽然宝儿的年纪有些不符合,但是,他就是莫名的有着那么一种冲动。

“宝儿,你都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娘亲到底是谁呢?”夜无绝回过神后,再次忍不住问道,虽然明知道此刻的举动太过冲动,但是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仍就跟着她继续向前走着。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有人说了一句不怎么好听,但是却是十分的实际的话。

不远处,一位一身白衣的男人微微的顿住了脚步。

夜无绝眉头微蹙,对于他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早朝已经下了,他也懒的跟他们费话,便想要离开。

到底是什么事情?

他有女儿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