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理不忘乱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为什么,为什么!”huā丹十分不甘心的问道。

秦寂言和顾千城梳洗过后,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看得出人样。

“不必,我的兵马交给了顾承欢,由他指挥作战。”承欢比他更需要今天的战功。

赵王府,可不止秦云楚一个嫡子,另立一个,不管是赵王爷还是赵王妃都会接受!山不来就我,只能我去就山了。等了两三天依旧没有等到顾千城来找他,秦寂言就知道顾千城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完全没有把这事放心上。

不过,顾千城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苗医和苗人躲在瘴气重的老林里,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如果朝廷许诺他们更好的生活,哪怕是为了子孙后代,苗人和苗医们也该同意。圣旨一下,顾家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顾老太爷就是再不甘心,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腐烂的气味让人厌恶,顾千城也是不喜的,可这是她的工作,与喜好无关。

能瞒过仵作,将人偷换出来,绝不是江家表少爷一人能做到的事,这宗案子值得一查。

刚开始顾千城还能说,秦寂言可能是被什么人和事拖住,可两个时辰过去了,她着实无法再这么安慰自己。

顾千城已经做好久等的准备,可一个进出的时间,青衫官差就将秦寂言要的案卷拿了出来。

……

通知承欢的是暗卫,趁平西郡王没有发现时,神不知鬼不觉将承欢召出来,将消息说给承欢听。

顾千城在军中呆得时间不多,对两军之间安插奸细的法子,知道的不多,可顾承欢作为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小兵,这些事他实在太清楚了。

说完,不给倪月说解释的机会,唐万斤抬手挡住龙宝的视线,抱着龙宝快步往外走。

好在,老皇帝一表现出这个意思就被封大人和焦大人发现了,两位大人没有劝说,而是将大部分政务在内阁处理了,减轻了老皇帝的工作量,可即便如此,两位大人也愁到不行。

当然是故意的了。

顾千城却没空看她,捂着嘴,哽咽了一声:“孙妈妈……”真得是孙妈妈……

秦殿下听到后,当着众副将的面,赞封似锦才华了得,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众副将连连称是,他们这些年怎么也搞不懂的事情,封似锦一来就解决了,着实是能干。

她并非愚蠢之人,真要愚蠢也不会在一群女孩中脱颖而出,成为长生门的圣女。见凤于谦这反应,就知秦寂言不将长生门放在眼里。

“殿下……”好凶残。

这几天,作为被刺客主要攻击对象的秦寂言,真得累坏了!摘星没有说错,她确实是未婚就失了清白,可是那又如何?

密室只有十余平,很空,地上散乱了几块木板,没有移动的痕迹。暗卫发现此处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根本不敢破坏现场。

而且,先太子当年死的并不光彩,他记得太上皇曾指责先太子无能、不孝,现在秦寂言却给先太子圣、仁、贤、明、睿、康……这么一连串的封号,真的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

秦寂言和顾千城在悬崖下,随意吃了一些东西,两人略作休息便准备出去。

圣女倪月对护城大阵颇为了解,在她的带领下,长生门一行人在天黑前找到废城。

顾承欢说要给老夫人拿药,虽然只是装装样子,可就是装样子也要像那么一回事,顾承欢撒腿就往老夫人刚住的房间跑去,中途因为太急,“不小心”撞到了顾承志……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秦寂言反应极快的抱起顾千城,“呆在马车里别动,我下去看看。”

可六扇门没有奸细,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呢?

虽说此举有破坏内部团结的嫌疑,可现在总捕快顾不得这些。

顾千城一失踪,江南就戒严了,只取进不许出。如果秋离与顾千城没有离开,那么他们此刻肯定还在江南。

略略松了松铁链,好让跛脚男人可以喘口气,可是抓他撞洞壁的动作却没有停。

子车在京城一寸一寸的查找,也没有找到子羊三人的下落。同样锦衣卫让京中所有官员,以及他们家中仆人吃了药王谷主拿出来的药,可仍旧没有发现长生门的探子。

甜言软语像是不要钱,一句接一句的倒出来,“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让我坐一下又不会怎样。”

要知道,现在可以没有计算机什么,长生门这些人完全是凭手算,这简直是要人命。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对方如此明显的拒绝,顾千城怎么听不出来,虽然失望但没有多愤怒,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是我得陇望蜀,贪心了。扰了王爷的兴致,还请王爷恕罪。”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这些我都可以办到,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第一件差事,即使觉得不满,子羊也没有拒绝。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顾夫人截了顾千城的信,自作主张想要给顾千城难堪,不仅没有派人去接顾千城,还把门房的人调走了,不给顾千城开门。

“好了,好了。忙呼了一天你们也不累,利索的把痕迹都抹了,都回寨子,这几个月不要再出来了。”猪头六是个谨慎的人,虽然对狼牙山的地理很自信,可却不敢轻易冒险。

咚咚咚……战鼓响个不停,寨子里的人也乱成一锅粥,有机灵的跑到内堂,跑去找猪头六。

屋梁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现在已有腐化的迹象,不过划了十几下,就听到啪一声断了。

没有目标,一切计划皆是惘然,那人只得折回去禀报给太后和摄政王,好让他们另做安排,可是……

顾三叔和顾千城商量后,决定就在今晚,趁贤其侯府还没有回过神,半夜去停尸房。不然,等贤其侯府出手了,他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秦王秦寂言?这个时候来停尸房,有没有搞错?

江南富庶,这个富庶不仅仅指金银还有粮草。他要养兵马不仅仅要银子还要粮食,被子布匹、武器……

“殿下?”要不是看到秦殿下坐在她身边,她都要怀疑自己被绑架了。

“是。”侍卫领命退下,秦寂言问向怀中的顾千城,“你打算什么处理?”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现在,大家身上都一样有罪名,皇上总不能只处理他们这批人,对自己的心腹就不处理吧?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顾夫人说完转身欲,可在她转身的刹那,顾千城开口了:“夫人,你说,我去衙门告你谋杀会如何?”

这府中,也只有孙妈妈是真心关心她,一心为她好。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她顾千城活在顾府,就绝不容许继母、继妹再欺她。

可现实却不是!

封似锦听到这话,一脸凝重的道:“如果是这样,那殿下你绝不能回京。”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影响了其他人正常进出城了,到底是谁在扰民?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些人,也没有顾千城的耐心。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我当是夸奖了。”顾千城不痛不痒的回道。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在官府没有重新建立起来前,秦王只能让军中的人维持城中的安危,以免发生暴乱。

秦寂言在言倾走后,将未完成的工作打包起来,准备带回去看,至于桌上的木盒?

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只是陪着顾承欢,任承欢哭出来、抱怨出来,直到他哭够了,说够了,才将打湿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然后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不要想,有姐姐在。”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他不是善于想像的人,可此刻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顾千城受苦的样子,而只要一想,他的心就忍不住揪痛。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简单点说,药王谷就是长生门手中的傀儡,君亦安就是长生门手中的提线娃娃,不管君亦安愿意与否,都得按长生门的意思办。

“承欢,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和父亲说,父亲一定给你办到。”顾二爷想来也想去,也只想到这一句。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得知景炎丢下战事,带人来长生门救倪月,秦寂言摇了摇头,“墨家,果然是景炎的弱点。”景炎会来找倪月,并不是因为倪月这个人,而是倪月与墨家的关系。

前方,就是长生门了,他离千城又近了一步。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圣后的话落下,内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五彩的光芒倾泄而出,一瞬间晃花了人的眼。

“不可能……要给武家人翻案,就等于逼皇上承认,是他杀了太子。”当初武家人就是指责皇上谋杀太子,才被老皇帝一气之下斩杀了所有成年男丁,只留下女子与小孩,流放漠北。

“这种事,任何人都能办得到,就凭千城与皇太孙的关系,多的是人讨好她那位三叔。”再说了,他就算做了顾千城也不一定会说她好。

秦寂言一直站在小舟上,沿途观察四周的环境,有不知的地方便问身旁的向导。

“如此一来,你的名声就坏了。”一国帝王被人囚禁于密室,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原先只认为父皇病重,只要好好吃药就能好,可听到父皇与娘亲的对话,他才知道他父皇没有几年可活。尤其是这几年为了他,殚精竭力,耗损精气,更是影响寿命。

除了这些外,银票上的印章与印泥也是有来历的,就算能将银票的纸张和墨仿出来,印鉴却不是那么好仿的,可是……

银票的真假用肉眼绝对无法鉴定,顾千城只能用别的办法了。

顾千城随手抓了十张银票,将其排号,然后在对应的纸下,也写下一到十的号码。

“小二怕出事,把掌柜请来,合将门撞开,就发现木森躺在床上,进去一看才发现木森早就死了,尸体都冰冷了。”

不过,这仇也快报了。

这都答不出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仵作?

这世间有一种人,祈祷幸运之神眷顾,有贵人看中他们;还有一种人则自命不凡,想要靠反骨、傲气、特立独行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军民共助,城内的气氛虽然依旧压抑、紧张,可到底比之前好,至少不会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就是一副绝望的样子。

密室里的干尸不能移动,秦寂言只能继续留人看守,并让人把仵作要用的工具准备好,方便顾千城两日后来检查这些干尸。

顾千城叹了口气,闭眼说道:“两天后,我去神女庙验尸。”希望能从中查找到一些线索。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他是喜欢千城的,只是……他们还不曾开始,就结束了。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皇上之前没有王妃,也没有定过亲事,他要立谁家的闺女为后?”几个大朝回过味来,开始思索秦寂言那句话,可是……

“皇上的心意,本官怎知。立后纳妃乃是皇上的私事,众位还是少管为妙。”封大人一脸威严的说道。

新帝已经继位,他们没有机会了。他们现在想要与新帝拉近关系,最好、最快捷的法子就是把自家闺女送进宫,成为皇上的老丈人。

秦寂言早不移宫,晚不移宫,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要移宫重建皇宫,必然是有目的。

子车苦笑一声,摇了摇,抬手在脖子上划了一下,比了一个灭口的姿势。

“莫不是出事了?”按说,这个时候该有人给他送最新的消息来,可秦寂言在蓟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人过来。

顾贵妃十有八九是着了人家的道。

见宫女肯定的点头,五皇子咬牙切齿的道:“查,立刻给我查,我要知道是什么人动得手。”居然敢算计到他母妃头上,死定了!

“是,殿下。”宫女也吓得不行,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她们必须尽快查出,到底是谁害了顾贵妃。

“姑娘,你让老奴看看,老奴虽不懂医术,可把个脉还是会的,你先松手。”老管家本来要给顾千城把脉,可顾千城痛极,反手拽住了老管家。

顾千城的本意,并不是激怒秦寂言,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

“现在只有一具新尸,停尸房内尸气不会太重,我们含着苏合香丸就行了,辟秽丹日后再做。”顾千城好言安慰了一句,秦寂言的脸色这才好转。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呜呜呜……”小雪貂只咬一口,嘴里就出血了,不是蛇的血而是它的血。

“我帮你报仇。”顾千城上前,接过秦寂言递来的匕首,在蟒蛇身上划了一道,可是……一刀下去,皮肉外翻,却没有见血。

“好。”顾千城抱着小雪貂,耐心的在外面等候。

“啊……救命,救命,不要踩我,不要踩我。”

“封大人……”

可这些话,封似锦可以明白但不能说。尤其是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劫囚车的人,往百姓中间丢炸药,就是想要制造混乱,好让混乱的百姓拖住官差,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便于逃离。

才怪,她一整天都忙着封下人的口,照顾千雪,哪有闲功夫让人收拾顾千城的院子,顾千城走之前,院子是怎样的,现在仍旧是怎样。

秦寂言和顾千城肯定看不到了,因为那株被他们毁掉的龙凤草,早已被蛇血泡烂,完全不看不出它原来的样子。

尤其是这种危险的事,长生门的人更需要拿人试路。毕竟,他们长生门的人个个都是精英,陪养起来不容易,可不能轻易折损。

据顾千城所知,武毅在北漠并没有受什么委屈,毕竟武家就这么一根独苗,那些女人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武毅,将武毅保护的极好。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两人手牵手迎着朝阳一路往前,顾千城落后秦寂言半步,秦寂言偶尔会扭过头和她说话,姿态亲密,只是远远看看,也能感受到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情意。

景炎走后,颜将军还站在原地发傻,直到亲兵看不过去,提醒了他一句,颜将军才反应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颜将军故作凶狠的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郭副将几个给我叫来,没听到少主的话吗?”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被少主给坑了呢?”

当然,顾千城是打不过秦殿下的,秦殿下也必然会让着她的。

不,不应该说不想起来,而是他们在准备起来时,突然听到老皇帝说:“你们怎么都跪在这里?怎么回事?”

气,太可气了!

老皇帝缓过劲后,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赵王和周王,眼中没有一丝温情,冷冰冰的道:“朕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你们确实没有杀死老四,可老四确是因为你们而死,你们两个就在家思过,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家门半步。”

话中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老皇帝对秦寂言,可是真心好,不然绝不会透露这么有用的信息。

儿子、孙子都在,结果却是他最厌恶的一个女子,担心他的生死,说来还真是讽刺。

伸出舌头,轻轻碰触对方的唇,越靠越紧……

他不能让她受委屈,必须要先给她一个名份,才可以……

“好,好,寂言这个提议甚好,朕回头和封大人他们商量。”老皇帝是真得很高兴,见秦寂言没有芥蒂的帮五皇子说话,心里越发的相信皇后的话:寂言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对自家人都好。

唐万斤只要一根手指,就能让顾承欢一动不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