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头昏脑闷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好呀,好呀,太好了,皇兄与皇嫂终于可以成亲了,皇爷爷,你打算让皇兄跟皇嫂什么时候成亲呀?”凤忆希听到太上皇的话,情不自禁的欢呼。

她一次又一次的破坏着他与鸾儿的幸福,他不明白,做为他的娘亲,她不是应该希望他幸福,希望他快乐吗?为何,她偏偏要看着他痛苦才会满意呢?

凭什么,只对那个傻子好,现在,对娘亲竟然这般的绝情。

她发现,这个女人是真的很在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而她越是在意,这场戏就越好演。

“二皇子他们还有什么计划?”凤阑绝的脸色微沉,低声问道,她一定是知道二皇子其它的什么机会,要不然,她不会这般的冒然行事。

她的唇微动,轻声的说道,“绝,我。”

众人听到她的声音,也都纷纷的望向她,一时间,都完全的愣住,呆呆的望着她,忘记所有的反应。

上官云端惊住,眸子中多了几分感动,一个已经八十几岁的老人,他还能有什么收入?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银子全部的捐了出去,怎么能够让她不感动。

绝对没有一个人,会像王妃这样,丝毫都不嫌弃他们,而且就把他们当朋友一样的对待,一样的谈话,完全平等而亲切的谈话。

今天,凤阑绝是要弥补她心中的遗憾。只是,她都不知道,凤阑绝是什么时候安置的这一切?

“早上看你睡的很香,就没有吵醒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一直睡到中午。”凤阑绝再次半真半假的笑道。

想到此处,她微微一笑,极为无辜地说道,“这位大姐,今天晚上,可是我们的大婚之夜,你有什么话呢,就暂时的保留,不要打扰我们了。”

上官云端微微的转眸,再次的望向那个轿子,发现那个轿子再次跟刚才一样,没有丝毫的动静,似乎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似乎只是这夜空下的一个空轿子。

蓝岚又岂能不明白凤忆希的心思,心中更多了几分恨意,以前处处以她为中心的凤忆希,如今竟然为了维护那个女人而处处跟她做对。

但是,若是上官云端的目的是为了调开他的话,那么岂不是已经知道了丞相是他的人?上官云端暗暗冷笑,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铁了心的想要看她出丑。

“看来,蓝城的公主似乎并没有听明白本王妃刚刚的意思,本王妃对这种比试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不管是哪一方面的比试。”上官云端的声音极为的轻淡,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似乎那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

众人不解,这个女人这会与绝王配合的倒是挺好的,而她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也让众人感觉不出太多的异样。

惊愕中,微微的转眸,望向不远处的凤阑绝,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她再次说道,“我明白,我知道他心中有多么的疼。但是,他知道你已经答应了凤阑绝,所以他选择了放手,成全你,一份能够为了对方的幸福而选择放手的感情,是怎么样的感情?”

秦思柔说完后,便轻轻的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依琴与流萧便更加的疑惑的,原来主子说的朋友不是南宫逸?

虽然他也对上官云端不满,但是毕竟婚是他赐,而且……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是她,唇角微动,轻声喊道,“云儿。”低沉的声音中,仍就带着一丝心痛。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凤阑绝的办事效率向来都很高,而且,他会用人,也相信人,所以,朝中的一些琐碎的事情,都交给那些大臣去处理,并不会事事亲自去管。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不会是清儿来索命的吧。”四夫人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抖的,一张娇好的容貌,此刻却是一脸的惨白,双眸更是惊慌的望向黑漆漆的房外,似乎担心真的会有鬼魂来索命,只怕是坏事做太多了,心虚呢。

夜无痕微微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的上官云端心底有些发毛时,才缓声道,“本王看的到。”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恩,要检查好了,可不能漏了。”李妈略带郑重地说道,说话间,也细细的检查着,生怕漏掉了什么。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从小姐变的痴傻后,她以为小姐不会懂的那些情爱,所以,一直没有把这链子拿出来。

感情他以为,夜无痕去抢亲,只是为了捣乱呢,人家可是真的去抢呢。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他的手,微微的探向上官云端的手,发现一切都正常,那紧悬着的心,也微微的落下。他刚刚一听到她可能有危险,就慌了,竟然连他自己也懂医都忘记了。

“以后,绝就是你专用的称呼。”见她不语,没有听到她反驳,凤阑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灿烂的轻笑,再次柔声说道。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皇上都敢拦?”凤阑锐身边的侍卫,狠狠的瞪了那个侍卫一眼,怒声斥道。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狠声道,“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朕的,是你,是你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朕的一切,当年,若不是你将朕从山上推下来,将朕的腿摔断,凤月国的一切,早就是我的了。当年,你就是故意,故意将我从山上推下来的:”凤阑锐此刻的眸子中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恨意,更有着无法掩饰的杀意。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走。”玲妃用最后的力气,吼道。只是,也就是凤阑锐这微微犹豫的瞬间,众人便也都回过神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