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头足异所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自古多情空余恨……你们是来我这里拿取寄存在这里的婚服吗?

苏沐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这一声轻呼中停止了跳动,他手一动,一把将夏以沫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狠狠的环住胳膊,他闭上了眼睛,脸颊蹭着夏以沫的发丝,她身上的凉意瞬间传入了他的心里,冰冷了他的血液。

她从来不怀疑自己对彭宇阳的感情,她爱彭宇阳,从两个人小时候开始的不对盘到后来龙岛的相遇,二人就已经注定了这一辈子的纠缠,可是……她不想在某一天让他绝望!

想到此,小麦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但是,她却坚强的不让自己有一点儿的悲伤情绪泄露出来,就只是愤怒的盯着龙尧宸。

“咦,你喜欢在毫无遮掩的地方露营?”龙尧宸一副煞有其事轻咦。

“一笔交易,陪我一次!”龙尧宸的话冷漠的传来,明明随意而淡漠,却重重的炸响在卧室内,夏以沫气极,脑意识控制神经,紧攥的手想都不想的就朝着龙尧宸的脸扇去,可是,却被龙尧宸死死的攥住了手腕。

乐乐抿了抿唇,方才问道:“我刚刚有听到妈咪的声音,是妈咪来了吗?”

“龙爸爸,我不会因为想见妈咪才……”

“我送你吧!”

“那个……”夏以沫抿了下唇,“苏妈,阿风呢?”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泪,溢出眼眶,夏以沫瑟瑟发抖,泪眼模糊了电脑屏幕,最终,她无法忍受的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你刚刚看什么?”苏沐风缓了缓干涩的喉咙,问道。

他就这样盯着夏以沫许久,方才起身去了浴室,他将毛巾打湿后走了出来,轻柔的为夏以沫将脸上和身上的血迹以及脏的擦拭掉后,拿了睡裙亲手给她换上,一切的动作轻柔的不得了,可是,全程的动作,只要细看,却能看出他的指尖在发抖。

抬眸,合起电脑扔到一侧,他眸光深邃的看着夏以沫……

“暂时没有合适的……”龙尧宸抬眸,看着检查室,“回头sam会去看看。”他转眸看向龙天霖,“你打算在a市停留多久?”

时间,一点点过去,阳光西移,最后被鳞次栉比的大厦挡住了余晖。

“唉,莫小姐真好命……”前台撇嘴,“有总裁这样一个男人……我不要说这样高大上的男人了,就算是个男人都没有!”

李逸是从部队就跟着顾浩然的通讯员,出了部队后,顾浩然想了办法将他带到身边,李逸算的上是一个比较了解顾浩然的人,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他知道,顾浩然其实是生气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龙尧宸也没有想到夏以沫的劲力这样大,他一时大意,竟是就被夏以沫回来的身体一撞之下,跌坐在了楼梯上,顺势,被夏以沫倒下的身体压的半躺在那里,他正要扶住来势汹汹的人的时候,柔软的唇已然压在了他有些不快的薄唇上……

夏以沫死死的咬着唇,她的眸子上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就这样看着龙尧宸,嘶哑的说道:“龙尧宸,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凌微笑笑笑,“是谁就不劳校长操心了。”话落,龙尧宸眸光轻动,一股压力席上校长。

“那你死去吧……看看人家宸少会看你一眼不?哈哈哈……”

龙天霖一直冷寒着脸从医院一路到了餐厅,当他返回,餐厅里的经理急忙迎了上前,下午发生的事情他一直战战兢兢的,他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孩是谁,可是,龙帝国总裁那么在乎的人,来头必定不小,如果因为在这里食物中毒,就不仅仅是被曝光的事情了,恐怕自己离失业或者更严重的后果也不远了。

宋冉冉嘟了嘴,“我想要……”暗暗咬牙,“我想要嫂子给我设计一套宴会穿的礼服!”比起这会儿在哥这里丢脸,也比在回头宴会上丢脸的好。前些天在宴会上的脸一定要在这次挣回来,证明她并不是真的在哥面前不受宠。

看着夏以沫多变的表情,苏沐风微微蹙眉,疑惑的问道:“沫沫?”

“嗯,小时候……”夏以沫应声。

“我的意思就是你一定要坚定的嫁给龙天霖。”苏沐风仿佛突然变的十分深奥起来,“沫沫,你信我吗?”

“ok!”适时,传来化妆师的声音。

因为这样,孤儿就变成了两种,要么死,要么就像小强一样活着……而小强最后的结局又分为两种!

冷冽的眸光微微眯缝了下,眼睛里似有说不出的情感在溢出,那是一种卑微而又悲伤的痛楚,仿佛是被人遗忘了许久一般的孤独。

他这样说,她就那样信了……这一等,就是五年多!

死死的攥了下手,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不让自己的情绪泄露,眼泪是弱者的,她不喜欢当弱者,哪怕她真的想要找个肩膀好好的哭一场……

夏以沫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情绪,她本能的慌乱的垂了眼帘,将眼底那抹情绪遮掩……她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激的反应。

夏以沫眸子里闪过失落,一阵冷风吹来,窜进了衣服里,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这时,看到龙尧宸转头看着她,她心生一计,佯装咳嗽起来……由于咳嗽,夏以沫震动了声带,顿时,痛的她皱了眉,本来是演戏的,倒也成了真的。

冷冽又不可能会爱上她,她也不会爱上他,两个谁都不会信任对方的人,干什么假惺惺的说出“家”这个字?莫忻然,你只需要相信自己就好,只有你自己不会伤害你,也永远不会背叛你!

因为生活在最底层,莫忻然见过最肮脏最丑陋的嘴脸和事。小小的孩子没有半分天真,一个个为了生存,满眼的污秽,张嘴即来的脏话,谎话,谄媚的话,愣是把大人们的嘴脸学了八分像。

苏沐风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拿着琴弓的手在脱离琴弦的那刻在半空中停顿,然后,好像手腕被坠了千斤重的物品一样的将他不愿意放下的手,缓缓的,缓缓的拉下……直到无力的垂落在身侧,琴弓的顶端抵在了地上……

全场都被他们的音乐所震撼了,所有人忘记了反应,耳边仿佛还在回荡着方才从音乐里透出的淡淡悲伤,人们都想走出这样的痛楚,可是,却又不忍心就这样离开……

彭宇阳轻轻为小麦擦拭着脸上的泪迹,他心疼的看着她,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一直懂她,所以,从来不去问。

看着她在舞台上或安静,或活泼的弹奏着钢琴,那些音乐仿佛被她赋予了生命般的沁入人们的心灵,她突然自惭了起来,这样一个人,注定是要让所有人注目的。

“不是……”夏以沫说着,目光四处转悠着,虽然是深夜,但是,由于这里地处娱乐繁华地段,里面还是坐了很多人,她来回转了一圈儿后,目光落到了那个临窗的角落,不由得,眼睛里滑过喜悦,“我有朋友到了!”

冷冽凝眸看着沈麟,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而莫宁宇是“y”的成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齐亚岛安全局的人没有办法攻克他的黑客程序了……

夏以沫的眉头越皱越紧,她咬了咬唇,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保持镇定,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她看着眼前一直不停飞逝而过的车,猛然间眼睛亮了亮,急忙走到路边去拦出租车。

秦枫听着龙尧宸的话,脸色变了变,微微蹙了米恶心。

我明明想知道谁是我爸爸,我却一面希望着,一面逃避着;我明明拒绝不了你的诱惑,我却一面抵抗着,一面享受着……人生的路上,我的举动和心里总是不安定的左右摇摆,这样的我,有时候让我自己都会觉得讨厌。

“我和沫沫的儿子!”龙尧宸淡淡开口,“乐乐……”

关闭炉火,将牛奶倒进三只杯子里,送了一杯给乐乐,刚刚到房间,就听到乐乐开怀的笑声,也许以前因为乐乐不能发声,所以就算笑,都是含蓄的,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顿时,夏以沫觉得,就算自己牺牲再多,也是值得了……

夏以沫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空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咬了下唇,默默的将牛奶喝掉后,也去了浴室洗了澡。

龙尧宸就这样站着,好像不知道冷一样,任由着雪花覆盖了他的身体,这样的他,落在刑越眼里,除了一丝无奈,便什么都没有了。

夏以沫嘴角的笑变的灿烂起来,她重重的点点头,坚定的说道:“放心,如果谈不妥,我就搬出爹地的名字!”

“二叔,你酒窖里的好酒,大概被我和天霖喝的差不多了吧?”龙尧宸平静的说道,轻晃着高脚杯,看着红酒的酒液在杯沿上缓缓滑落到底下,没入杯底的酒液中,杯沿上一丝残留都看不见。

·爱情不是交易,也不是怜悯……那是一种充满了酸甜苦辣,期待又彷徨的抵死缠绵!

兰姨走了后,小麦就去了夏以沫的房间,夏以沫也一直在等她,苏沐风没有办法拉琴了,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打击,潜意识里,她觉得都是她造成的。

夏以沫听着小麦的分析,渐渐的垂下了头,她轻声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做?”

“晚安!”

夏以沫撇过头脱离了赵海的手,对于高利贷这样滚雪球的放钱方式咬牙切齿,“放了我爸,我来还!”

**

“夏小姐,霖少不在,你的话具有准确性吗?”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仿佛说的就是一件儿极小的事情,可是,却引起了千层浪。记者们就和疯了一样的涌动着,他们不停的摁着快门的同时问出想要知道的答案。

夏以沫双臂环胸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大门口,还有着不甘心的记者在等着,可是,已经离清晨过去半天了,而龙尧宸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褚旼看着乐乐,有些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了兴趣。但是,身为龙家的人,小少爷虽然现在随着宸少不入龙岛籍,可是,小少爷是龙家人。

慕子骞蹙眉,苏墨也苦了脸。

夏以沫听了,很是认真的回想着,可是,模糊的片段在她曾经下意识的想要遗忘关于龙岛一切的记忆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警方一场刚刚结束的“扫雷行动”,将在a市盘踞着大毒枭黑寡妇抓获,一个有着一百公斤毒品交易的现场在原本应该不会被抓包的情况下现场抓获,这是a市近年以来,第一次如此大的抓捕行动,除了黑寡妇,剩下包括瘾君子,共计抓获259名!

“宸少还不肯原谅我……”秦枫失落的不能言语,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宸少不会原谅他,可是,他抱着一点儿希望,甚至是奢望!

“宸少不要我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秦枫眸光一片死灰。

带着笑声,苏浩也离开了,留下刑越在原地暗暗翻着眼睛的同时,唾骂了两句后转身进了绯夜。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龙尧宸垂眸划开手机屏幕,发现上面竟然有二十多通未接来电,除了秦枫的一个,剩下的都来自一个没有记录名字的号码,但是,龙尧宸却一眼就认出,这个是夏以沫的。

乐乐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小孩,就算昨天睡着是因为催眠,但是,固定的生物钟让他在七点的时候,就醒了。

“阿宸,”电话里,传来夏以沫疲惫的声音,“乐乐喜欢喝牛奶,不喜欢吃荷包蛋……”

唔……

夏以沫不顾眼睛的酸涩,瞳孔猛然放大的看着龙尧宸,她再次攥了手,刚刚微微凝固了的裂痕又一次撕开,鲜血染红了止血贴她不自知,她只是恨恨的看着龙尧宸……

是,颜若晞是高高在上的优公主,自己就是一个墙角可有可无的杂草……但是,就算是杂草,她也有自己骄傲的权利,不是吗?

夏以沫不说话,当然,如今的她也没有办法说话,更加没有办法和龙尧宸沟通……突然,夏以沫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一直以来,自己强求一些从来不属于自己的,越是想要抓住,却越抓不住……本来人生就是这样了,何必强求?

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的动作,然后缓缓抬眸看着她……她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享受丰富人生!

“我知道,你快去吧……”夏以沫点点头,有些疲敝的在一旁的休息沙发上坐下。

“叮!”

“混蛋,坏蛋……王八蛋——”莫忻然半仰着脸朝着前方大吼,“你们这些臭男人,混蛋——呜呜……”

“吱——”

“一切都掌握的很好!”对讲机里传来明显很开心的声音,“就连老天都帮着我们。”

“宸少,”一向话少的刑越不知道此刻要如何安慰,支吾了半天,“小姐一定会没事的……”这样的话说出口变得无力,他看了眼的灯牌,眉头拧的紧紧的。

夏以沫无力的扇动着眼帘,她缓缓转头看着龙天霖,目光呆滞的仿佛视线穿过了龙天霖,她的眼前是一片苍茫。

而就在手接触到夏以沫背后的湿濡时,他蹙眉看了看手里的粘腥,竟是透着一片血红色,顿时,龙天霖的面色一寒,冷声问道:“伤口裂了都不知道痛吗?”

直到医护人员离开,龙尧宸方才抬步往病床跟前走去,他居高临下的微垂了眼帘,俯视着病床上的人,眸光深邃却没有一丝的情感,只是,看到夏以沫苍白的脸上那红色的指印时,墨瞳深处噙了许阴鸷。

“这里没有店长的事情了,”莫忻然拉回视线落在天花板上,“你可以走了。”

冷冽脚步未停的说道:“去问问医生你的情况。”

没有了挤压力,腰臀部顿时轻松了不少,莫忻然凝眉看向冷冽,冷冽却已经看向窗外。

“没事的,那种女人皮糙肉厚的……”宋冉冉看着一脸担心的庄纯安慰道,“哥还能因为她来和你怎么着?”

秦枫送夏以沫去机场,苏沐风带着乐乐就去了“夏天的风”。

“好了,你小子那点儿心思我能不知道。小向可是我军区重点培养的对象,去了你们那边,别让你底下的那帮狼给吃喽……”

*

痛苦滑过眼睑,苏沐风猛然从琴箱里一把抓住小提琴拿了出来,手掌收紧,顿时,“嘎嘎”的声音刺耳的传来……

开锁的人很是有自信,顺势,“咔哒”一声,传来锁芯滑落的声响,乔治都来不及说什么,一把就推开了门,推开的同时,一抹异样的光线闪过几下,乔治此刻却哪里有心情管这些,他上前再次一把夺过苏沐风手里的琴弓,苏沐风这时方才惊醒,他眼睛越发猩红,氤氲着水光的看着乔治,只是一眼,他猛然眼前一黑,只见乔治大喊一声“沐风”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还好,”龙尧宸微微垂眸,墨瞳轻倪着夏以沫攥着的手,对于她的手总是这样的冰凉微微蹙了下眉,“我没有心情探听别人的隐私,但是,如果有人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也不是个怕事的人……”说着,龙尧宸抬眸,噙着些许冷笑的墨瞳轻轻落在颜展翔的脸上,“我不想树立敌人,但是,我绝对不介意多了个敌人。”

龙尧宸紧蹙了剑眉,如刀削般的俊颜上透着一丝戾气的看着夏以沫的动作,就在夏以沫想要穿越颜展翔的人被拦住的时候,他的脸色更加的黑:“刑越!”

担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夏以沫本能的看去,眼眶中含着浓郁水雾的她看着前方伫立的身影,她嘴角的笑加深了,她看着那个一向笑的恣意张狂的龙天霖此刻脸上有着凝重的朝着她走来,太阳从他的身后打过,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光,就像一层金粉铺就而来的阳光天使,透着浓浓的暖意传来……

夏以沫才扯了扯嘴角,依旧不相信龙天霖会做饭,看看他,一身西装革履的,满厨房的大厨都站成了一排的看着他,每个人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有人相信他这个大少爷会做饭。

可是,没有,任何一个适合她藏匿的角落都没有夏以沫的身影。

“橙汁!”龙天霖兴奋的完全没有发现夏以沫的嫌弃,“补补你刚刚丢失的水分。”

夏以沫一愣,木然的眨巴了下眼睛,经由苏沐风提醒,她才记起……仿佛,好像,似乎……是她自己认为的……

“走吧!”顾浩然思绪徒然拉回,轻倪了眼一旁的曾月,双双离开了金华演奏厅。

**

夏以沫听着,偏头嗤笑了下,随即冷冷的看着龙尧宸,说道:“无所不能的宸少……你就算关的住我的人,你能管得住我的心吗?只要我的心不在你这里,早晚……我还是会想办法离开的!何必?”

是啊,他就算强大到无所不能,却没有办法掌控人心,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夏以沫,当初遇见你本就是个错,既然爱你是个错,那边,我宁愿一错再错,哪怕……最后的我被伤的体无完肤又如何?

夏以沫含泪的眼睛茫然的看着龙天霖,不明白他怎么会说这个,随即涩然一笑,自嘲的说道:“你认为我现在有心情吗?”

不管是emp还是绯夜,更或者是xk,哥的时间不可能会这样稳定的。

“赌神的关门弟子。”龙尧宸睨着夏以沫,见她面露惊讶,薄唇扬了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淡淡说道,“据说,他是赌神从乞丐堆里捡回来的,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当初怎么就看上他……”

夏以沫哭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龙尧宸的解释,但是,龙尧宸还继续说着,“而且,他在这里许多天,并吸引了人玩轮盘,设下五局胜后一对一的赌局不过就是在等我,与其说他想要约你吃宵夜,不如说他就是为了让我乱心神……”

“嗯!”龙尧宸应了声后就挂断了电话,人也往外走去。

“李总,你认为这件事情要如何处理?”龙天霖慢悠悠的开口。

他的恭敬和对龙天霖的称呼,彻底的让米小兰石化了,她张了张嘴,不可置信的看着龙天霖,然后又看向夏以沫。

急促的话语让龙天霖的心里闪过失落,这样的感觉是为了什么,他没有去理会,只是,他盯着龙尧宸的眸光却深邃了几分。

说着,不等莫忻然说话,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她的身上,然后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转身又摁了电梯。

“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我这两天在想……你是什么人?我怀孕三个月竟然都没有发现?”莫忻然自嘲一笑,“人有时候被什么东西或者奢望牵绊住了,就会变成掩耳盗铃的人,总以为自己做的一些可笑的伪装别人都看不到,其实,别人都在以一种傲慢的嘲讽等着你自己跌倒后,认清自己的可笑的伪装。”

州长办公室内流淌着阴霾的气流,龙尧宸那边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此短的时间内,想要找到捐赠的人太过难,按照他的性格,他完全可以在大街上看到合适的人就直接摘掉她的眼睛给沫沫,可是,他却不能这样做……他不想沫沫恨他的同时,顺带着恨自己!

“何医生,十分钟倒计时!”护士调好电子计时器,脸色异常凝重的说道。

“滴————”

“不会!”凌微笑回答的很干脆。

夏宇瞪着猩红的眼睛在那里挣扎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暴露,从逃出戒毒所开始,一切的计划就已经提前准备好的,他哪里都没有去,直接就到了学校埋伏,直到中午才有了机会,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握中。

乐乐是昨天被凌微笑带到酒店去吃饭的时候看见龙潇澈的,当看到龙潇澈的时候,乐乐几乎以为是看到了龙尧宸,不过,好在年纪上的差别并没有让他误认,带着疑惑,乐乐却没有问出口,直到凌微笑介绍了龙潇澈的名字,最后,乐乐将所有事情联系到一起,然后又想起凌微笑给他说的那个复杂的关系,最后,才惊觉眼前的人竟然和自己有着这样的关系。

龙天霖听着夏以沫怒嗔的声音,眉眼挑了挑,亲密的问道:“小泡沫,你这个是在关心我?”

“不是,只是……”夏以沫垂眸,“……我总有些不安。”

龙尧宸步子顿了下,侧倪了下刑越,说道:“将那个人带到冷冽那边,告诉冷冽,我等下会过去。”

早上出了游乐场的事情后,加之a市的情况和夏宇逃出戒毒所,龙尧宸就已经猜测到对方恐怕想要从两方面着手,而两边,一个控制乐乐,一个控制夏以沫,都是捷径,他回去小别墅,当看到屋子里没有人的时候,他的心几乎一下子就拧到了一起,后来电话知道她在湖心才稍稍放心,急忙找去……

龙尧宸带着夏以沫就在附近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后就带着她去了冷冽的别墅,冷冽作为暗中操控齐亚岛议府的黑手,加之如今又掌控了冷氏集团,他在齐亚岛的地位不容忽视,就算是住宅,也占据了整个东海岸。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