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二八年华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可是,美国的父母那边……

“草!”陆离算是彻底无语,今天见着这小子就觉得他浑身不对劲似的,敢情现在还不能找他搭腔了是不?一说话就满嘴是刺,这种谁还敢招惹啊?

看到梨园拓已的时候他还在想,这女人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么又玩上日本人了?

他想以着洛佳的脾气,离职这么久都没再回来,一定是在外边单干了。而听同行业的其他人聊天,他也大概猜到洛佳是去帮裴淼心了。

“所以你是从那时候开始欺骗的我们?”

他顺势抓过她的手臂想要查看,她已经条件发射向后一躲,“不用。”

曲耀阳火速处理完所有的工作,奔到车库里准备开车出去,却正好撞上曲母的车过来。

“您说什么?”

敛着眉站在原地,曲耀阳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句话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顿是谢谢你的,不管臣羽在不在这里,你帮他保住了白家的产业,作为他的妻子,我都应该谢谢你。”

那拽着她胳膊的男人正好也挑了唇,一张干净帅气的容颜,“你就是阿淼?”

曲耀阳点头,说:“好。”

她想要挣扎想要尖叫,可是她被他箍在墙上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音,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坚硬与肿胀。

“再忍一会,湿了就不会那么痛了,乖……”他被她压迫得忍不住闷哼出声,若不是这般突然的紧迫,他也不会在前一刻疯狂与失控的放浪中拉回一丝理智。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裴淼心走到门边,身后的夏芷柔还在叫嚣,甚至猛烈拍打着玻璃墙,大声嚷着:“裴淼心你等着,也不过就是七年,你把我害得好惨,我出来就会找你还的!”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会支付不起你的律师费?还是说……那天我跟你们坐同一辆车离开的时候,你诱哄她自己先代垫律师费而曲耀阳回来后会给她……这一切都是骗她的吗?她做了曲家少奶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支付不起律师费?”“妈妈,我现在工作跟生活都很好,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也可以同时兼顾好芽芽跟思羽,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还有您跟爸爸也是,你们辛苦了那么多年,这次让我来照顾你们好吗?”

吴曦媛让司机送了裴淼心回家,临去以前对她说道:“你先好好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孩子那边有你父母照看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你也不会分心。”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下回如果再约人谈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合约,尽量约在下午,不要早上过去。早上人的精力比较充沛,考虑事情也觉得有一整天可以想清楚再决定。你如果约在下午,不管他在干什么,为了提前结束谈话去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人通常都比较容易妥协,你也容易成事。”

陆离笑完了看到裴淼心身后的电梯间有人出来,这一张望,正好伸手就指,“呐,裴淼心,你不是想要讨个说法吗?这车的主人来了,你要赔偿只能跟那位说。”

裴淼心的脸颊火辣辣地疼,那疼牟然像是一种提醒,逼着她不得不从这样混乱的境况里边挣脱出来。

“曲耀阳,你出去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楼下又来了些什么人,这时候要让别人看到你出现在我房里,那我们大家还要不要做人?”她近乎哀求的声音,只求他赶紧在她面前消失。

曲耀阳猛的就是一怔。

门上这时候传来一阵一阵的拍门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上楼来的曲母,冲着里头轻唤:“淼心,你是不是在房里头?开门。”

“不是,那件事跟咱们结亲家一点都不冲突啊!你看,皖瑜那孩子这么喜欢我们家耀阳,我们家耀阳对她也挺好的……”

曲母将包包往身旁的沙发上一丢,“我问你,儿子跟聂家的婚事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想管了是不是!”

苏晓强行推了她上车,“反正他也要过北城那边去,‘y珠宝’的易家,你要去面试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新店,正好让他带你过去。也许那边的店长见是太子爷带你过去,面试什么的都不用了,直接就录用你。”

在他看似开心的外表之下,不知道正隐着一颗多么受伤的心。

她甚至翻到一份报纸,这报纸把早年曾经报导过曲市长家人员构成的报纸都翻了出来,重新罗列了一遍人物关系,却在明明有裴淼心的那张照片上故意做了模糊处理,让人很难分辨得出。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他眉目紧拧,咬得牙根生疼,“为什么?”

“沁心园”的前门花园里,曲婉婉才扶着裴淼心出来,后者便微笑着挣开,“婉婉,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刚才让你受惊,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也许这部分也包括在我失去的那部份记忆里头。淼淼我只是希望你相信我,我脑子里的记忆并不完整,关于过去甚至是小时候的事情,我也只是记得一些零星的碎片而已。”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耀阳,妈妈当你是现在昏了头,并不清醒。我再给你一点时间,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你总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人对于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你不可以随便为了那种女人毁了你自己。”

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才道:“你醒了,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吵到你?”

曲耀阳本来阴郁的心情被她一逗,忍不住就笑起来道:“什么小乖乖,你也不嫌酸人。”

“张太太,你好。”

他焦虑更深的同时,却愈发爱极了面前的小女人,她果然聪慧又懂得他的心情,就算再难,她也未曾放弃过他的家人、他的母亲。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没想到这话题还是绕到了聂皖瑜的身上。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我现在不在公司……”

曲母恰在这时候回头,果不其然一眼望住来人,正尴尬得不行,尤嘉轩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