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善罢罢休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九皇叔没有说话,他真不觉得这日出有什么美的,这日出他要看机会多得是,再说了,他哪是有闲情看日出的人,他的生活每一天都在算计与计算中,哪怕是看日出,也是满腹心思。

是夜,蓝九卿单枪匹马,挑了南陵锦凡和西陵天磊在东陵的两个暗桩,带着一身血气,来到凤轻尘暂住的西区小院。

他也被萌宝坑了好多次的。

江玉秀很快就将小世子带来了,小世子粉妆玉琢,看上去就如同年画里的娃娃一般,只不过这年画娃娃却和亲娘不亲,只和那什么江玉秀亲。

和四国九城的水军相比,九皇叔的私军是幸福的。饶是他们人数并不多,九皇叔还是抽了一千人,专门负责把受伤的士兵从战场上抬出来。

肯定会的。

说完,便气冲冲的离去,王锦凌知道展大伯肯定会把南陵锦凡的下落,透露给南陵锦行,只是这样一来,从来都保持中立的展家,不可避免的卷入皇权之中。

凤轻尘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毒要是那么好解,哪里还需要宣凤轻尘进宫。

这药用还是不用?439不平,伤口又裂开了

九皇叔松了口气,总算能见人了。

对于古人来说,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得损伤,而自己身上,有别人的东西,总是一件让人无法安然接受的事情。

这坑人的狼族禁地,居然搞连坐!

“还给我,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郭保济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了,只等醒来就脱离危险了,对这一点,凤轻尘和谷主半点不怀疑,他们两个出手,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能救活来了。

“绝配吗?”九皇叔坐在马车内,将逐风楼外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原本就黑沉的脸,听到这句话后,更是黑得彻底了。

凤谨和苏文航都很乖巧,只知道凤轻尘肚子里有小宝宝后,两个人都乖乖地不闹凤轻尘,就怕累着凤轻尘,连雪狼那个二货都知道,凤轻尘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敢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扑向凤轻尘。

好在王锦凌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九皇叔这冷血冷情的样子,在九皇叔杀人般的眼神下,王锦凌依旧谈笑自如,完全不受影响。

两人寻着木椅坐了下去,凤轻尘执壶想要王锦凌倒茶,却被王锦凌制止了:“你是孕妇,我自己来。”

“一定要回去吗?”凤轻尘自然知道,王锦凌问这话并不是全全是因为她,主要还是想要九皇叔早点回期。

云家是药材行业的老大,可这与她何干,她不懂中医,也极少用中药,这段时间虽然跟着孙思行学中医,可到现在还不会用中医药方呢,也不知她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出色的中西医。

苏文杭站在苏文清的身边,挥着小手为凤轻尘打气:“凤姐姐,加油!”

“真的吗?那凤姐姐,文杭可不可以站在一边看什么是解剖术呀?”苏文杭双眼亮晶晶的,得意的看着众人,好像凤轻尘会同意,全是因为他一般。

当然,凤轻尘对郭保济的毒术更感兴趣,要是思行会的话,以后也多了个自保的手段。

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

无依无靠的女子,拿什么去和权贵斗!

凤轻尘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流,她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任东陵子洛打量。

众人的八卦之火被点燃了,个个都在讨论,凤轻尘到底会花落谁手,又或者还是如圣旨所言,陪安平公主走北陵?

他怎么会来,而且还带着大队人马,他是为自己而来的?

两人,无声地交流,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已经把解救的计划制定好了。

“有黑骑在,我就放心了。”凤轻尘吁了口气。

天真的孩子,血和泪会告诉你们,凡事不要看外表!

云潇和王七要的这笔银子,是医学院用于研究假肢的。

景阳先生你这样的人,为了活命,为了权势还有什么不会做的,你这样的人能骗同门师兄,能骗师兄的女儿,还有什么人不能骗的。”

他出来一趟容易嘛,他连王锦凌和苏文清都没有去找,第一时间就来到凤府,结果他看到什么?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可惜了……”凤离族勇猛的将士,却变成了一俱俱木然的躯壳,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失落。

当初,他借伏杀受伤一事,杀了许多人,甚至威胁过皇上,现在又拿这件事做靶子,不得不说这个理由真好用。

合作也要担心对方反水,背后给一刀。同样,东陵逮到机会,也不会让合作的人活着回来,能吃独食就绝不会分享……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玄情眼神闪烁,不敢看蓝九卿,眼睛落在他受伤的左臂上。

与其说众位太医好奇凤轻尘的医术,不如说他们更关注云潇的病情,毕竟云潇的病绝取走是疑难杂症,难倒了无数的大夫,要是能见证医治的过程,学到医治的方法,对他们来说比任何绝学都有价值。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孙正道孙太医,你还真是一个好玩的人,凤轻尘嘴角溢出一抹笑,在场的人全部低头,假装没有看到。

九皇叔换上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回房。

看她身上的指印痕迹,可以确定不只一人,再看那张脸,虽然肿成包1;148471591054062子样,但却看得出她死前的惊恐与痛苦了。

“什么人,居然敢亵渎我弟弟的尸体,还不快把你的手放开!”

仵作的话让苏文清清醒了过来,是呀。他怎么会相信一个姑娘家,立马问一旁的官差。

凤轻尘一个激灵,待到她反应过来时,只能默默地,为被九皇叔算计的那人祈祷,同时亦期待,明天倒霉的人会是谁?

初承恩泽的女子,大多都娇弱的起不了床,姑娘看上去倒依旧神采奕奕。

真正的天生媚骨,只盈盈一立,就能让人失心魄。

“是吗?那昨天晚上凤小姐你在哪?”凤轻尘的西区小院,经过上一次刺客事件后,守卫森严,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太子和东陵子洛也隐含指责的看向西陵天磊,西陵天磊歉意的一笑:“轻尘误会了,本宫不过一问,轻尘要是为难,可以不答。”

“说。”正事要紧,众人连忙将注意力,放到这侍卫身上。

狼主虽不参与凤离族的事,可对凤离族的事情很了解,这个时候他绝不能承认这个所谓的凤离王。

凤离族盛不盛世,风不风光,关他们狼族什么事,他们狼族从始自终,在乎的只有凤离王。

“谷主,郭神医,咱们继续谈蛊毒的事吧,你看皇上和八皇子身上的蛊毒,什么时候能引出来?要怎么引?”凤轻尘特意加大了音量,可沉浸在玉华兰芝中的两人,完全没有听到,他们正忙着商讨,玉华兰芝如何用。

“别想了,你们翟家教不出这样的女儿。”苏文清推门而入,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赶了很远的路一般。

“是。”邰邵身后的护卫立马来劲了,和许清一道拔腿就往外跑,可刚跑出去没有多久,一行人又折了回来。

“九弟,三皇兄对你可好?要是死在邰城可千万别怪皇兄,谁让你如此多情,为了一个女人居然以身犯险。”卢家木屋内,那神秘男子在室内自己跟自己下着棋,一枚黑子落下,棋局已定胜负……

暄少奇发现,他的追妻之路,似乎不太好走,可他是心志坚韧之人,绝不会轻言放弃。

他的病情,他自己明白,他活不了一年,可看凤轻尘这个样子,似乎有办法,他能期待吗?期待和崔浩亭一样的奇迹吗?

苏绾在南陵的行动,虽不说非常顺利,却也没有多少障碍,与南陵锦凡联系上是早晚的事。

身为王家继承人,王锦凌会知道符临的身份很正常,符临并不意外,符临不怕身份曝光,可他怕应付敏夫人……

听到属下来报,九皇叔一行人已逼近,鬼王一点也不担心,在得知东陵水军出动,他就让奸细在他们的饮食中动了手脚,九皇叔带来的,不过是一群病入膏肓,随时都会变成傻子的病人罢了。

双方隔得极远,替身无论身形还是气质,都有九成相似,九皇叔根本没有想过,面前这个鬼王会是假的。

“没错。”九皇叔给了凤轻尘肯定的答复,手中的天子剑,在他手上变化莫测,朵朵剑花,在蛟龙眼前绽开,蛟龙似乎傻了眼,呆呆地看着九皇叔,完全没有反击。

他们在鬼林里遇到的鬼尸,应该也是用特殊毒物,配合鬼林的阵法,制造出来的,她就见凤离忧用鬼阵对付过她,只是没有鬼林的威力大罢了。

十八骑也不需要多说,除了伤得最重的三人,其他人都挥刀冲出火圈,砍向外面的鬼兵……

九皇叔说陈家是聪明人,陈家人也的确没有辜负九皇叔的评价,当天上午,陈家家主就携陈家嫡长公子前来,不过他们自知身份,并没有开口求见九皇叔,只是让下人转了一份厚礼。

“如果在秘道里,我们根本找不到,秘道的事咱先不考虑,暂时否定秘道的存在,在没有秘道的情况下,蓝景阳会在哪里?我们都把皇城翻了一遍,扰得百姓不得安宁,弄得人心惶惶的,不可能一丝痕迹都找不到。”凤轻尘再次肯定,蓝景阳绝对是属耗子的,真会躲。

凤轻尘知道又如何,她根本没有那个能耐查这件事,而有能耐的人,此时正“病重”,南陵锦凡无比感谢九皇叔“病重”,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清除掉所有的蛛丝马迹和相关人员。

“动作快一步,我们先进城。”凤轻尘抱着小孩城门挤,同时出声提醒十八骑。

夜叶满嘴都是苦味,几次想要开口,让九皇叔派人给他送一杯清水,可一抬头就对上九皇叔那双好像洞悉一切,又隐含嘲讽的眼眸,夜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太子不提还后,一提屋内的四人都感觉饿了,尤其是夜叶,可看这些侍卫的样子,似乎不会给他们准备吃食,而他们自恃身份,断不会去和一个小小的侍卫讨吃的,现如今只能这么耗着……

今天,九皇叔很乖乖地用左手吃饭,不敢装笨,这个时候凤轻尘才发现,九皇叔的右手一直藏在袖子里,看不出半丝异常。

“是,是”凤府的护卫不再迟疑,握着刀与盾牌就往前冲,仔细看会发现,他们手上的刀还没有开锋,钝着呢,这样的刀砍下去,轻易不会要人命。

当然,他见不到九皇叔,只有九皇叔身边的幕僚接待他,听到他转达洛王亲兵的要求,幕僚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我家王爷的意思很明白,限他们半个时辰出城,否则别怪我家王爷不客气了。”

凤轻尘站在那三俱尸体面前,一脸沉默,好半晌才转过头,对王锦凌道:“如果我现在说,我想为他们收尸,好好的安葬他们,会不会显得很虚伪?”

那个男人有千般坏,万般不好,可在千千万万人中,她一眼就看到他、认准了他。

正好,凤轻尘低头,无聊地踢脚边的土,没有看到王锦凌的伤怀。

孙正道把人都赶出去后,就示意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全部褪下。

“这样正好,小姐可以少受一些苦。”孙正道对于凤轻尘背上的伤并不在意,凤离族印记,可以改善女子的体质,别说这些伤了,就是凤轻尘以前的暗伤,也会因此而痊愈。

蓝景阳还算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威信不够,不敢说让谷主把玄医谷主人脉与资源交给他,可即便如此,谷主也气得不轻。

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云家今非昔比,他自顾不暇,哪里心情管王家。

蓝九卿难得来一趟连城,当然不能说走就走,即使他再担心凤轻尘,也不能把公务丢在一旁,有许多事情是连城主和步惊云无法做主的。

“扑哧……”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奶宝会哭死的。”可怜的奶宝,不过凤轻尘不得不承认,九皇叔这一招比什么威胁好用多了。

皇后一副头痛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安平,别不懂事,你父皇并不想杀她,你皇兄也不知为何,不许母后对她动手。”

皇后一回到宫殿,就将宫女与太监谴走,道:“子洛,王家力捧凤轻尘的事,你怎么看?”

鬼王都跑了,百鬼宫胜下的人自然不敢再战。敏夫人见局势一面倒,怕九皇叔回头找她算账,二话不说跑到悬崖边,在黑衣死士的保护下,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伸手想要去碰九皇叔,结果却连九皇叔的衣角也没有碰到,就被九皇叔一拂手给打飞了。

“那就好,惊云哥哥,你扶我起来,我们去找九卿哥哥,他这样太危险了。”秦宝儿一脸担心,步惊云也担1;148471591054062心九皇叔的情况,可他根本不敢靠近,他怕看到九皇叔责怪失望的眼神,现在有秦宝儿这么说,他便顺势搀扶秦宝儿过去。

凤轻尘乖乖认骂,不敢回话,直到小凤谨心满意足地在孙思行怀里睡着,孙思行才停止念叨。

“小心点,别弄疼了凤谨。”孙思行不忘叮嘱春绘,春绘笑着应道:“思行少爷你放心,奴婢不会弄疼1;148471591054062凤谨少爷。”

“没教养,果然如传言所说的那般无知粗鄙。”

凤轻尘也不奇怪,这本就是她的条件。

对,一定是这样。

要是端王把凤谨和她的人放回来,她还能想着不会太亏,可偏偏端王给她送来一堆尸体,她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324报复,无条件宠你

九皇叔毫无防备,被凤轻尘这么一推,狼狈的摔倒在地,手撑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来。

最无耻的还是,九卿这家伙居然提醒宝儿,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娶一个女子,他能给宝儿的只有正妻位置,保护宝儿,而无法像宝儿的父母那样,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凤轻尘拦了一下没拦住,也就任她跪,只是很不给面子的道:“公主想跪就慢慢跪吧,我不奉陪了。”

话落,便松开凤轻尘,朝一旁的梁柱撞去,凤轻尘看那冲势与力道,便知安平公主是玩真的。

“啊啊啊,茅房在哪……”谢三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拔腿就跑。

“回殿下的话,是的。”亲兵首领将头埋得很低,很低,就怕清王一怒之下,拔刀砍了他的头。

清王看众人越来越没正型,不得不出声提醒:“都正经一点,别让江南的官员和百姓认为,江南王和医学院的夫子都是疯子。你们慢慢闹吧,我要先回王府了,九皇叔说了,限大家半个时辰回去。”

天冷,孩子还是少见风的好,要是着凉了,即便她自己就是大夫,也会心疼。

除了秦宝儿的事,其他的事她都不气,而她气得也不是九皇叔,而是她自己。可她生产时,她再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在昏迷前,她在想,如果她难产而时,那她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暗卫听到凤轻尘的命令,虽然不理解凤轻尘怎么会在九皇叔,快要回来当口去南陵,可作为属下,他们只要执行主子的命令就够了。

“别撞了,没有不相信你,也许湖底有什么,被你的尾巴给碰到了。”凤轻尘上前,给雪狼顺了顺毛,作为北陵最寒之地的生物,雪狼不怕冷但很怕热。

这道身影好似岩璧的一部分,贴在岩壁上,连一点气息都寻不到,如果不是那双血红的眸子,九皇叔和凤轻尘就是视力再好,估计也发现不了它。

嘭的一声,子弹嗖的离膛……

“我……人。”蜥蜴人能表说的词汇相当少,只能用手比划,血红的双眼盈着一层雾气,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流,盯着凤轻尘和九皇叔眼也不眨。

“别动,本王病了,要休息。”1;148471591054062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仿佛在撒娇一般。

他怕凤轻尘问他王锦凌的事情,这事别说他知道的不多,就算知道很多很多,他也不能说。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如果是的话,那崔家就太可怕,野心太大了。

南陵锦凡要见九皇叔,自然不是无的放矢。他被抓来这么久,一直被九皇叔晾着,平日后里小动作不断,没少折腾看守他的人和符临,可提出见九皇叔却是第一次。

九皇叔出宫后,直接到了凤府,可依旧没有赶上晚膳,凤轻尘只得吩咐厨房,再给九皇叔做一点。

在南陵锦行开口,以自身为质,像四国八城保证时,在场的所有使臣都没有意见。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其他的小城不敢要,可东陵、北陵和西陵却不会手软,不从南陵身上咬下一块肉,这三国绝不会罢休。

“大,大小姐,你,你都知道了?”凤离容震惊地后退了两步,眼泪没有预兆的流了下来:“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大小姐这就够了,这就够了。父亲没有白死,这就够了。”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诗会,里面却是暗藏玄机。

这也就是他,要换任何一个人来,听说凤轻尘不肯去,立马拿着帖子就走,理都不会理会凤轻尘。

“三公子,我姐姐她……”

“郡王殿下,清理伤口时,会有一些痛,你忍着一点,千万不要动。”凤轻尘很严肃的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