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奉公不阿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过了片刻,太医院几名太医匆匆随侍卫而来。

清晨清凉的风顺着窗子吹了进来,帷幔因风而轻轻飘忽摆动。

谢芳华点点头,将自小她娘是寄养的事情说了,却没说关于魅族之事。

“谢芳华,你说,你到底还要让我等多久?”

明天要出远门,参加高中同学阔别十年的聚会!据说不是一个班,而是整整一个届,老师和同学能联系到的一网打尽。唔,最近忙的有点儿狠,我的一脸菜色希望到时候别太对不起大众的眼睛,泪……

“四皇子,去下官府邸吧”李猛又连忙请缨。

李柳氏眼睛顿时一亮,“就是怎么在你手里”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n

谢墨含点点头。

“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没什么大事儿,您放心吧”吴权低声道。

r />  郑孝扬立即去探二人的鼻息,手放到秦铮鼻息处,什么也没感觉到,他面色大变,身子颤了颤,又去探谢芳华鼻息,与秦铮的一样,半丝不闻。

云水嘎嘎嘴角,“就算你说得对,但是跟谢家人走,岂不是失了你的初衷?”

言轻面色昏暗,“与虎谋皮吗?”他摇摇头,“与其和四皇子合作,我却宁愿相信谢芳华不会讲咱们如何。”

谢芳华挑眉,铮二公子要什么没有?还有没达成的心愿?不过也是,人活一世,最难满足的便是心,很难做到知足,完成了这个心愿还有那个心愿,总有做不完的事儿。

谢芳华闻言将药碗塞进他手里,转头自己倒了一碗药,放在火炉边上温热。

谢芳华果然不动了。

英亲王这一日待在书房,一夜无眠,他细细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儿,这么一想,才恍然地觉得这些年他疏忽了很多事儿,很多本来应该能弄得很明白的事儿,却稀里糊涂被他绕过去了。

秦浩怔了怔,问道,“王妃又给父王脸色看了?为了二弟?”

“待我很好!”秦浩道。

谢芳华炒菜的手顿了顿,没想到这三人的来头还挺大。

这个恶人!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好嘞!”听言看着燕亭,对他狼狈的样子在心里笑了一番,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

谢芳华一边写药方一边点头,“只要保养得宜,还是能怀上的。”

谢芳华踩在落地的花瓣上,心中分外地安定,秦铮不止身份高出秦浩一大截,品行也高出秦浩百个天街。她庆幸她嫁的人是秦铮。

如今短短数日,自然是没办法肃清整个谢氏。看来待回京之后,要加速对谢氏的整顿了。

“在下还请媚楼主施以援手。”飞雁立即对王倾媚一礼。

“好多了!”谢芳华颔首,“昨夜云澜哥哥睡的可好?”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怎么管?这么大的雨,难道我们再冲去山上?你知道多危险?”大长公主摇头,“既然有府衙的官兵前去,我们就不必管了。”

谢云澜、谢芳华上了马,除了侍画、侍墨等八名婢女外,所有的护卫都留给了大长公主。

温书同样掐着点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恭敬地送出孟棋,恭敬地迎进温书。

“我们就学临摹这副画,就不信今人比不过古人。”楚画半响回过神来,对谢芳华道。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李沐清偏头看他。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娘放心吧。”谢芳华点头。

秦钰眯眼,“金针?哪里看出来?”

秦铮看着她,“你离开两日了,皇叔依旧好好的,没了你,皇叔照样有人侍候。”

秦铮对外面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青岩,送太子回京,未来一段时间,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题外话------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月落立即去了。

“是。”月落看向那十八人,只见人人面上罩着面纱,他点了点头,“皇上放心,属下定不遗余力,护他们周全,若是有人出手,定合力击杀,不予放过。”

这希望凝聚在谢芳华这个纤细柔婉的女子身上,明明是这样的清瘦柔弱,可是肩上却担着整个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

小泉子陪着笑说,“皇上从右相府回府后,一直在御书房,晚膳还没吃呢,知道小王爷和小王妃应该也没吃晚膳,便吩咐奴才命人将晚膳摆去了御书房。”

谢芳华更是头疼,就知道被秦钰识破了,谢伊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当时临危不乱,说出那番话,把很多人都蒙蔽了,但是蒙蔽不了秦钰。凭谢伊,若是没有她出主意,谢伊自然不敢,也想不到去做。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秦铮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烧了。”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那辆碾碎了情人花的车。”秦铮说。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