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生手生脚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是的,他怎么会真心想娶她?不过是觉得好玩吧?将她当玩具似的逗乐,看着她妥协,答应,然后他就跑到远处去潇洒快活,全然不把她当回事,依旧是没一句解释,像风似的没有踪影。

这是墓园中最好的最贵的位置,不像其他的墓碑之间有点窄挤,这里每座墓之间都有着充分的间隔距离,周围的绿化植被更有层次,全都是四季常青的植物,枝叶修剪得很整齐漂亮,空气清新,鸟儿栖息,无形中就淡化了阴沉的气息。

“容析元……你还要不要我吃早餐了!”尤歌愤懑地踹他一脚,有点河东狮吼的架势。

眼前的年轻男子五官清秀,气质儒,最可贵的是他眼神清澈如孩童般纯净。

尤歌愕然,心想这游艇内部肯定更豪华吧,还可以下厨做饭,真大啊……

郑皓月又在发脾气摔东西,最近她的脾气很暴躁,佣人们都束手无策,每次只能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等她不闹了再上去收拾整理。

这一声晚安,是尤歌给了容析元最后一次坦诚的机会,只可惜,他什么都没说,很快就沉沉睡去。

vip候机室的环境清静优,容析元安静地坐着,在看今天的报纸。

这人没说话,只是将口罩下方拉上来,喝了一口水就不再动了,好像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耗尽了力气。

沈兆确实惊悚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容析元将她放在浴缸里,小心地撩起她的头发,用浴帽包裹着,裹了两层……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动作多么温柔,眼神多么溺chong,他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反而是很享受现在的亲昵和温馨。

怎么可能呢,他哪里会心痛,他是个残忍冷酷的人,不是么?当年对她的欺骗,已经印刻在她灵魂,造成的伤害那么深,不知道今生今世还可能淡去吗?这样一个男人,他怎么会心痛?

唯有不断提高自己,不断进步和提升,才可能有一天凭借实力拿回公司。她从不认为容析元真的会在结婚之后将公司双手奉上。而与他结婚,变成最亲密的敌人,她才能了解他。

尤歌吃完饭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遍一遍地研究着关于泰华酒店收购

容析元大言不惭地说:“你们这样明目张胆地出双入对,就不怕影响我容家的形象?”

讨女人欢心嘛,许炎不是不会,但他会的招数那都是对外边的女人,可尤歌不一样啊,在他心里,尤歌是很特别的,他觉得自己会的那些花招不适合用在尤歌身上,他要让尤歌看到他的真心……嗯,晚上好好琢磨琢磨这个事!

想不到高冷的大叔也有这样萌的时候,尤歌都忍不住心头乱跳。

“……”

可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事关重大,不找出那个企图暗害尤歌的人,总是不安心的,必须要把这个连根拔除才能高枕无忧。

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其他方面,尤歌都是个念旧的人。

合成钻,与天然钻一样的是由碳原子组成,有着相同的物理性质,区分的特征是在于晶体缺陷。而伪造钻石有的是用玻璃制作的。

如今的尤歌,经过半年时间,心理更加成熟了,这是成为妈妈之后最明显的变化,好像整个人都会升华,看待自己以往的经历,也都能正确地认识和对待了,自然有了不同的感触,才能做出今天的决定。

到孤儿院了。

“你……你……怎么你不是在澳门吗……你……”尤歌陷入迷茫中,深深的心痛摧残着她的意识。

“你,来得很是时候,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你只看到我打她耳光,难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她怀了你的孩子,你敢说你不知道!”尤歌也是豁出去了,怒火中烧,哪里还能冷静。

容析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何矩的背影,眼神颇为复杂。

展销会那么重要,眼睁睁盯着的人不在少数,想要借此做点章的人更是瞅准了这个机会,好像不干点什么事儿出来就对不起自己似的。

容家,以及博凯集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老爷子近几年十分重视宝瑞的发展,这是块红烧肉,谁吃到嘴里都是油啊。

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就要走,自然是难舍的。除了对尤歌,容析元也舍不得孩子,一会儿不见都会很想念,何况是这一走半个月。

许炎即刻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那背影,怎么看都是有点仓惶之色。

此时此刻,容析元还在卧室里,房门口两个保镖守着。就因为唐虞梅知道尤歌来了,所以才派两个保镖看着容析元,不准他出来。

这话,近乎呢喃,可还是被容析元听到了,他淡然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嘴角噙着的笑意也不那么冷了。

容析元的身体是没大碍了,但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某些竞争对手更是唯恐天下不乱,趁此机会大肆诋毁容析元。对那些人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巴不得能将容析元往死里踩。

唐虞梅身子一僵,却还是嘴硬道:“是你们逼我的!想要从我这里把人抢走,你们以为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吗?我在乎两败俱伤,你们有胆子来,就该有牺牲的准备。”

就在几乎同一时间,许炎也开枪了,打中唐虞梅!

信任,不是说说而已,也不该去埋怨对方不信任自己,而是应该先看看自己做了什么是会让对方放心地信任自己?如果不够信任,一定不是单方面的问题。

“啊……”尤歌轻呼,身子颤得厉害,胸前失守了,被他占据,这人要干什么?

锦程?是锦程!是尤歌所在的公司!

许炎神色复杂,看到尤歌错愕又僵硬的表情,他脑子一热,匆匆对黑虎说:“你送我爸回去。”

尤歌清澈的大眼里含着几分隐约的晶莹,却努力挤出笑容:“许炎,现在你出院了,你是不是又要走了?不管我有没有猜对,我都该跟你说声对不起,我该承认,在加州的时候,我曾对你动过心,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容析元早就在我心里占据了太多的位置,如果让我第一个遇见的男人是你,或许一切都将不一样。你是个值得女人去爱的男人,不是你不好,而是我没有福气消受这份爱。我还是盼着你早点结束你自我放逐的旅程,在家乡安顿下来,就算不常联系,也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别每次一走就了无音讯。做不成爱人,但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朋友和亲人……我……说完了,你多保重。”

但容析元莞尔一笑说:“当然要去,可我会带着你一起去,澳门挺好玩的,你不想娶旅游?”

郑皓月苍白的脸颊变得潮红,酒精的作用让她内心的堡垒又松动了一点,一些清醒时不会说的话,此刻冒了出来。

有一次赫枫来家里看望孕妇,见到的就是容析元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还将水果切好了喂进尤歌嘴里,不得不让人咋舌,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强势无匹的男人变成妻奴了?

“啊?”管家愕然,随即心底无声地叹息,那本影集里,大都是以前大少爷的照片啊。

“好啦好啦,知道了,许大医生,我会尽快好起来的,一定不会让你名声有损,放心吧。”

车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笼罩在她奶白色的肌肤上,几乎看不到她脸上有毛孔的痕迹,柔嫩的脸蛋比起四年前更加美得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眸子,水汪汪的,笑起来眼角微弯,纯美明媚,自信飞扬,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她再也不是四年前那个傻乎乎的姑娘了,从她脑伤被治好的时候起,她就好像被开启了大脑的宝藏,以惊人的学习能力和聪明才智,让为她治疗的医生惊叹。

“是卢老先生邀请的,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接到了邀请函的。”容析元不温不火地说。

郑皓月早就想好要捐赠什么了,那东西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存在几年了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理由的,现在可好,拿去捐赠。

郑皓月参加这样的会议却不是以总裁的身份,实际上对她来说是种痛苦。她只能发挥脸皮厚的特点,无视某些高管异样的眼神,有模有样地汇报澳门的工作。

“我没有这么快睡觉,才9点多呢。”

翎姐先是愣了愣,蓝眸闪烁不定,看不出是喜是忧,可她只是微微失神就恢复常态,和蔼地笑着说:“你是尤歌吧?现在才正式见面,真是抱歉,我是析元在孤儿院的朋友,你可以叫我翎姐。最近这段时间我要在这里叨扰你们了,还请多多关照。”

椭圆形的青金石色泽瑰丽,高贵大气,男人戴着绝不会显得脂粉气,看着吊坠在他胸前麦色的肌肤上摇动,烘托出扣人心弦的魅惑xing感,还有他脚上那双黄色的普拉达男鞋,太拉风了,不愧是风流潇洒的表率,一道会移动的美景。

尤歌在他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笑着推开他,俏皮的大眼含情脉脉里带着一丝狡黠。

自从容析元醒来,他的心境也有了变化,从前一些执着放不下的事,现在他能看得更通透,心胸更加广阔了。尤其是对爷爷的怨恨,已经烟消云散……爷爷有胃癌,还活着就算是奇迹了,加上在这段时间里,爷爷对这个家的悉心照顾,为了他,还亲自跑去澳门见唐虞梅……

终于,尤歌看到了容析元!

尤歌当然也听说过了,这得归功于公司里的人爱八卦,尤歌时常会听到他们说“许家”的少爷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自家的游艇送出去只为追到他看上的女人,说他是个败家子……八卦听多了,尤歌自然有点印象,可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的“败家子”居然活生生就在自己眼前!

瞧这家伙夸张的表情,尤歌实

“男的。”尤歌很坦白地说。

有人说:车里当时有女人,一定是跟容析元走得近的,说不定是*,说不定是感情纠纷导致有人想要他的命。

尤歌一步三回头,那么依依不舍,脚上就跟粘了东西似的。

“析元,我在专柜……嗯?现在吗?好,我现在就回公司。”郑皓月急匆匆离去了,顾不上亲自去监督看尤歌是不是会搬东西。

容析元凝视着怀中这秀色可餐的小人儿,贪婪地嗅着她头发上的清香,嘴唇在她柔滑的香肩移动着,轻柔地吻着,享受着这花瓣般的肌肤带来的绝佳触感,他怎么还能淡定得了?

“豆豉蒸排骨,这个也好吃……真嫩……”

好半晌,容析元才轻启双唇,低沉浑厚的嗓音在静谧的空气里流淌。

他还是不习惯将伤口彻底摊开在人前,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他渴望有光明和温暖,这就够了,那些曾经最最伤痛的时刻,他不想说起,不想她更心疼。

/>????但这就更令人费解了,老爷子居然只字不提这件事,留下红包就走,而他以前是不接受尤歌的,只因尤歌是尤兆龙的女儿……现在却对尤歌和颜悦色还给红包?老爷子究竟在想什么?

许炎不是在痴心妄想,他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也有能力办到。只不过,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不愿将深藏的某些东西暴露出来,例如他的家族背景。但现在他却觉得,或许隐藏实力并不是一个好办法,要跟容析元对抗,他必须全力以赴。

...看电影这种事,对很多人来说是很平常的,可是对许炎来说,却是……真的没有跟女人单独去看过。

听说两人要出去看电影,双方的家长可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

但那个老巫婆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尤歌,她还来劲了。

“……”

最难得的是霍骏琰还手下了,并且会戴,这说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许炎一时语塞,这苏慕冉还挺伶牙俐齿的,不太好对付啊。

“我呸!这话应该我说才对!”许炎有点抓狂了,到底是谁被强亲了的?

不仅有虎牙,苏慕冉还有甜美的小酒窝,青春靓丽朝气蓬勃,说真的很适合许炎那种受到数次打击的人,只可惜他连正眼都不瞧人家。

“你现在有空吗?出来一下,案子有进展了,需要跟你沟通。”霍骏琰说话简单干脆,直接报出了在什么地点碰头。

实际上,容析元根本就没相信过关于尤歌和霍骏琰的新闻报道以及“接吻”的照片,他知道,哪怕接吻是真的,也一定是尤歌和霍骏琰故意为之,目的是什么?他那么精明,怎会想不到?所以他这段时间也在默默配合着远在隆青市的尤歌他们,他不对唐虞梅提出离开,就是想让唐虞梅放松警惕,这一点,他和尤歌是不谋而合的。

抛开以前的身份,尤歌现在不把自己当宝瑞的董事长,她只当自己是个新来的学徒,积极地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

话还没说完,哗啦啦,一群人就围了过来。

容析元眼底露出少见的激赏与欣慰……尤歌成长了,她像是一座宝藏才刚被人发掘。可是,他已经想要将她藏起来了。她的美好,只能他一个人欣赏!

...“别害羞嘛,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我也让你看个够。”

“你也穿这种?”

“用不着穿,我就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迎接你出浴。”

猎物吗?许炎被她这样的目光盯着不舒服,站在她跟前,冷冷地瞥着她:“女士优先,我让你先动手,并且让你三招,但是三招过后我不会留情。”

许炎气得肺都快炸了!

容炳雄气愤之余,猛地在容桓脑门拍了一巴掌:“在展销会结束之前必须找出容析元背后那个制作戒指的高手!否则,你这个公司总裁也别当了!”

尤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起来直窜背脊……什么人竟敢如此陷害宝瑞?此人用心何止是毒,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她没眼花吧,他这是什么眼神?

“咳咳……看你一脸正气的样子,你怎么能这么……这么……无赖?”龙晓晓很努力地控制着心跳加速的感觉,实际上此刻她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许炎,看在卢老爷子的面上,我才屡次对你客气,但你好像越来越放任。我和尤歌之间怎么样,都是我们夫妻间的事,与你无关。你泛滥的同情心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可尤歌是我老婆,任何想要觊觎她的人,都得先掂量掂量,否则最后闹出笑话,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尤歌使劲挣扎,抗议,尖叫。

一阵静默之后,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是许炎带头鼓掌的,他拍得很用力,他眼神里的激动满怀着赞许。

思,这代表什么?难道尤歌和许炎已经在交往吗?

“你康复了?”

几个大男人对于尤歌这个小萝莉还是掉以轻心了,以为她就是个软柿子随便捏吧,不会想到她会动什么脑筋企图逃掉。

转身,容析元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深邃眼眸淡漠如昔,敛起的狠色融在眼底,弯腰提起了箱子,温柔地摸摸香香的头……

然而容析元却仿佛根本听不到她的乞求,冷狠地说:“郑皓月,你是我的未婚妻,名头已经坐实了,但是你以为可以从此为所欲为吗?别告诉我订婚礼上的安保措施所出现的漏洞跟你没关系,我的手下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做,除非是另外有人将冯奎放进去冒充侍应生。那是我和你的订婚礼,除了你,还能是谁有权利放冯奎进去?是不是你派人绑走了尤歌!”

“真是……克星就是克星,还以为自己真的那么能喝呢……”许炎嘴里叨念着,将苏慕冉抱进了一间卧室。

“不能脱,你给我住手!”许炎狠狠抓她的手腕,可她却睁开了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好,我暂时饶你,我去洗澡,等我……”

容老爷子压抑的火气也有了快要控制不住的迹象,他知道这女人的行为很疯狂,可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前来,想着或许她对她的夫家会有所忌惮,但没想到她这么坚决,显然是豁出去了,即使被夫家知道,她也不会让人带走容析元。

但容析元不知道这些,他只看到尤歌买的药,从他的角度,尤歌这种行为,会让他受到刺激。

他去了哪里?尤歌没有问,可心里会想啊,该不会是他在外边有了女人?但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否定了。如果真的是有了*,他何不多点时间去相聚,为何每天才仅仅一小时?最关键是,他精力很好,生猛得很,时常将她折腾得没力气。假如他在外边有女人,他怎么可能还如此勤奋地回家种自留地?

尤歌不想见郑皓月,见到只会心痛,但不见又不行,户口本要拿着。

“少吃多餐?”

尤歌连忙下地,一步跨过去,坐在璇宝贝身边,温柔地搂着孩子,心疼地说:“宝贝怎么了?”

这肉嘟嘟的小娃子笑得可乐呵了,还有点得意,因为她都自己醒来,由麻麻带着去尿尿,可是哥哥却尿在了纸裤上。

为了逗女儿,为了讨女儿欢心,容析元也是蛮拼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尤歌怎么都不会相信,大叔居然还会这一招?唱跳小苹果!不录下来的话,太可惜了!

“尤歌!”容析元已经冲出来。

“元哥他……一会儿就来……”

“不了,我现在就要回

这条路上的车辆比先前那条路少一点,可是有大货车经过,时不时会看到一些重吨位的铁皮货车,光是那体积就够威猛的了。

被容析元带走的女人,就是那个被人以为早就死去的翎姐,是容析元和佟槿以前在孤儿院里的伙伴,比他们大几岁,却是他们视如亲人般的一位大姐姐。

“嘻嘻……咯咯咯咯……帅哥,干嘛这么凶……温柔点,温柔点嘛……”尤歌笑嘻嘻的,脸蛋红红,带着几分酒气,娇憨的模样太可爱了,噘着唇,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我听说……听说男公关都是很会逗人开心的,嘻嘻……你别拘束,我们走过去唱歌……嗝……唱歌……唱《小酒窝》嘛……”

旁边两个便衣使劲憋着笑,自行脑补了一番有趣的画面。

书桌上放着一个相框,里边装的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那个穿蓝色校服的少年正是霍骏琰。

“析元……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哈哈哈……嫂子……哈哈哈……太威武……哎呀不行了,我肚子疼……哈哈哈……哈哈哈……”佟槿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笑出声的话他会憋成内伤的。

佟槿和沈兆笑够之后,发现旁边阳台早就不见了容析元的踪迹,这俩货竟然开始打赌了。

赌王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脸色骤变,眼中两道凌厉的精光迸出,低吼一声:“谁敢在我赌场杀人?马上吩咐下去,将封锁赌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出去!”

任何女人在这么突兀的情况下看到有别的女人在给自己老公按摩肩膀,谁能舒服得了?

“谁说不疼的?我浑身上下都疼。”

佟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个人认为苗小妹的作品新颖好看,平时看她在群里跟读者互动,能感觉出苗小妹是个很直率爽朗的女孩子,他不相信苗小妹是抄袭,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企图诋毁苗小妹,从而达到黑她的目的。

这番话一打出来,群里彻底沸腾了,大家都在打字,目不暇给,但总体来说还是为苗小妹喝彩的居多。

喝了酒的人尤其受不得刺激,神经会比平时更脆弱。

苗小妹那边没等到佟槿的回复,越发着急,半年多了以来,她和佟槿每天都有发消息了,现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方听到何碧翎这么说,当然满意了,两人很快达成口头协议。

田警官以及两位属下都聚在了这个包厢,这是最后一间了,三人什么都没搜到,但脸色却很倨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