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劳神苦形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还有一条,让人觉得透心凉。

等这一切,大致差不多了,王不仕看着刘文善,他对刘文善很佩服,这位刘学士,乃是个真正将财经二字,当做学问来做的人,许多理论,令人耳目一新。

“咋?”

股市当日,开始微涨。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面上掠过了冷色,咬牙切齿的道:“好,太子,萧敬,现在陛下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接驾。”

突兀瞳孔收缩,放大,不甘的眼眸里,仿佛是在说……还来?

而后,这一对墨镜上,倒映着数十个首领。

他们无法想象,陛下竟可以轻而易举的,生生捏死一个鞑靼人。

过不多时。

不过……看着王守仁吃羊肉,方继藩却察觉自己有些饿了。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现在也只能默认这个狗东西,真的昏了过去。

大卸八块!

…………

方继藩咳嗽:“伯安啊,其实,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

任何一个皇帝,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这一点,自不必待言,自己这老丈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方继藩忙是将手往袖里掏,掏出了自己特制的蛤蟆镜,戴在鼻梁上,这才觉得,自己融入了群体,心里松了口气。

而凭借这天可汗三字,唐太宗之名,自是名留青史,后世子孙,无不对他敬仰有加。

方继藩这狗东西,脑残,他就是如此的啊。

一千七百万股,开售。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白色,朝廷总不能管对吧,虽然都是金子,同样是价值不菲,可就是颜色不一样了。

王不仕本不想喝茶水,实是肚子撑得厉害,却还是坚持端起了茶盏,一口喝尽,才呼出了一口气。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统计的数据不同,它能清晰的告诉弘治皇帝,大明新政区域的国力是否有所提升,又能给多少流民,安置多少的就业。

因此,厂卫相当于是陛下的耳目,陛下但凡想要了解什么,打开厂卫的奏报,一切就心里有数。

他看得出神,甚至有时候,会提朱笔,记录下一个个数据,这是为了让自己更深刻的记忆,省的以后,想不起来。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这厮虽然总是糊里糊涂,却是极有孝心的,自己几次性命垂危,都是他和方继藩鼎力相救。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猎人老李上了马,呼喝一声:“冲!”

可显然,这些土人颇为彪悍,他们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土人,便疯狂的集结,有人举起了弓箭。

石头,通体晶莹,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他顿了顿,便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以后……人们只会认为,你看,果然财不可外露啊,果然要小心啊,那些谨慎的人,依旧还是将自己的财富,偷偷的藏匿自己,哪怕是通货膨胀,也不敢显露,或在地窖里,或在自己的床底下。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迟了?”大家看着王不仕。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玩股票的人,十之八九就是如此,一旦股票暴涨,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刘瑾来不及咀嚼。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公爵觉得自己已经气力了。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刘焱愕然,朝着大笑之人看去。

他没吭声。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啥?女医?

可是……

“到底是怎么了?”

十年寒窗苦读啊,就等着能够出人头地、金榜题名,好不容易中了举人,今年的恩科,若是金榜题名,从此之后,刘家就多了一个朝中臣子,自己的灿烂人生,自也开启。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张皇后不禁感叹道:“是当如此,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岭南刘氏,能娶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福气。这岭南刘氏的子弟,真是福气啊。”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而梁如莹也是对答如流,淡定自若。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可以说是整个家族最风光的荣耀了。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等弘治皇帝一到,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没有吭声,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

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梁如莹,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找了。”萧敬道:“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只是可惜……太碎了。”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那些世袭的御医,真的很令人服气啊。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是自己的父亲梁储。

方继藩:“……”

世道艰难啊。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弘治皇帝看的聚精会神。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这享殿之中,陈列的乃大明历代天子。

方继藩已被宦官牵着,到了自己的位置,弘治皇帝听到方继藩的哭声,心里也如鲠在喉,那祭文冗长,礼官念的又慢,他屏息而立,已是听不清晰祭文的内容了,只是心里浮想联翩,数不尽的哀凉。

他接了羊皮卷般的快报,匆匆入了太庙,他匆匆的穿过了百官,见着了刘健、李东阳人等。

卧槽……

于是,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定睛去看。

他颤抖着手,继续拿起纸卷,却见后头说的是,虽新津损失惨重,死伤诸多,幸得医学生相救,活人无数。

“哎……”刘健不禁苦笑:“怎么就活了呢?”

大家都已经接受了你死了,为了你的死,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你突然活了,对得起这么多部堂的辛劳吗?

这倒是吓着了其他的宦官和禁卫,有人低声道:“刘公,莫要失仪,莫要失仪。”

所有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李东阳。

人……活了?

弘治皇帝将羊皮卷交给方继藩手里。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擦擦眼睛,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沉声道:“先祖们勿怪,勿怪……”他口里说着,心里却忍不住想,接下来……怎么收场才好。

朱厚照扶着船舷,低头去看海中的浮尸,还有偶尔一些人,筋疲力尽的呼救。

弘治皇帝道:“新津郡王若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为之欣慰吧。朕在想,回京之后,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借此大捷,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忠魂,这件事,让英国公去料理,命其承揽祭祀之事,择定吉日,朕率百官,亲往祭奠。”

百官们纷纷感慨,自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他终是收了眼泪,道:“我奉旨主持祭祀,这祭祀,马虎不得,所谓人可欺,鬼神难欺。因而,咱们活人祭祀英灵,步步都不能错的,处处都得有规矩,什么样的人,从哪个门进去,该行什么礼,该说什么话,都需小心谨慎,事先若无安排,冲撞了神灵,这……是会祸及子孙的。”

当圣驾出了大明门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文武百官们,纷纷拜在御道左右,口呼万岁,随即,人们站起来,随着圣驾,朝着太庙方向步行。

“现在,咱们的王不仕号,正竭力冲向贼舰,佛朗机还有三舰……”

当初大家说王不仕是人间渣滓的时候,你这死太监为何不说老夫不配?

弘治皇帝冷声道:“住口!”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

此时,又是撞角直接快速的撞击安娜公主号船身最薄弱处。

每一个人,都绝望的朝天,这一刻,除了天主展现奇迹之外,他们再没有任何勇气,继续去战斗了。

于是,许多人面露出了喜色。

大家纷纷点头,这一次,算是表示认可了。

他豁然而起。

炮舱里,炮兵们已经对火炮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检查。

三层炮舱,舰船的左右两侧,俱是密密麻麻的炮口,足有一百三十六门,这个数目,堪称是天文数字。

力士们,早已搬来了火药和炮弹。

炮弹五花八门,有普通的实心铁球,有专门破坏船体的子母弹,即一大一小的两个铁球连接一起……

透过望远镜,终于,一艘艘的佛朗机舰,出现在了方继藩的面前。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的。

此刻……船上的指挥官沉着冷静。

萧敬道:“初战告捷,初战告捷,咱们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击沉敌舰一艘!只一合之力,贼舰不堪一击!反手之间,贼子灰飞烟灭,我大明水师威武,区区佛朗机人,不足一握!”登州……

“明白了什么?”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

此时,锅炉还没彻底的熄火,这就好极了,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耽误一时,可就贻误了战机。

百官们一下子炸了。

他一声不吭,听到群臣的人声鼎沸,一旁的萧敬,不禁道:“陛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