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杀一砺百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这是什么境界?准帝?亦或者是大帝?”

在宗祠所定下的事情,就不会有更改的可能,这一次他绝不手下留情……513本王很不爽,后果很严重

“本王第一次看到,嫌权利太大的人。”九皇叔轻笑一声:“轻尘,后人的事不需要我们操心,我们只需要管好我们自己就行。”

“我想,凤离王不许凤离嫡女嫁给皇上,应该有别的原因。”九皇叔不认为,只凭这一个原因,就能让凤离王阻止嫡女嫁给皇上。

把精力和内力浪费在一群笨蛇上,真得很奢侈。要是这个时候南陵锦凡,或者四国九城的人出现,九皇叔不一定是对手。

再说,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在血衣卫见识到九皇叔的手段后,凤轻尘对皇权有了新的认识,皇权拥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直到把食物和清水灌下去,直到把身上的污垢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每个人都盯着她的脖子看,真是的。九皇叔不提,她都快忘了自己脖子上的伤了。

九皇叔简单的将今天商讨的结果说出来。

现在医学院,已经有二十几个先生,谷主三人并不经常讲学,一般十天才讲一堂。学子们在笼统的学两年医理和药材知识后,会根据先生的建议和自己的想法,选择专门学哪一块。

已经开始攻城了!1787试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谷主这位师弟和谷主一样,都喜欢拿活人试药。之前为了审讯灰老,九皇叔让他给灰老喂了不少折磨人的药,逼灰老开口。

王锦凌回到院子,展家大伯正在书房等他,见到王锦凌,展家大伯像是见到救星一样,急忙问道:“锦凌,挖出展颜身世的人,是不是南陵的锦凡皇子?”

有那么一瞬间,凤轻尘恨自己多管嫌事,这皇子皇孙的病是那么好沾的嘛,可是……

凤轻尘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毒要是那么好解,哪里还需要宣凤轻尘进宫。

当然,凤轻尘也没有办法想象,九皇叔在她面前,用手那什么的画面,一想到九皇叔一脸猥琐,一边看着她一边动手解决自己欲望的画面,凤轻尘就一阵恶寒。

九皇叔直接去了自己住的院子,一到房内九皇叔就将外衣脱下,又将中衣解开,没有意外,绷带上全是血……1562到手,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凤轻尘点了点头,却没有王七那般轻松,在战场上的经验告诉她,无论战斗是不是针对他们,他们都无法避免卷入了这战斗中,除非战斗结束,不然他们的处境,绝对称不上安全。

三人一路往下掉,凤轻尘和九皇隐隐觉得不对劲,这冰峰并没有多高,按理他们早就摔了下去,怎么还在往下滑。

凤轻尘看了一眼,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有些昏沉:“这花……”不对劲。

凤轻尘一脸狂喜,期盼地看着玉粒,希望这玉粒能争气一点,再帮她一次。

暄少奇和玄月宫主都习以为1;148471591054062常,可凌堡主却有那么些不是滋味。在他地盘抢他的风头,九皇叔凭什么?

要知道依暄少奇的江湖地位,就是凌堡主见他也得客客气气,凌少主要是在暄少奇面前摆小师叔的架子,那不就打自己父亲的脸嘛。

“好。”苏文清一咬牙,起身在一边的石柜上,拿起一把小匕首,朝蓝九卿的伤口处剜下去,冰冷的刀尖碰到翻白的肉,蓝九卿痛得直抽气,却是哼也不哼一声。

蓝九卿抽了口气,他知道这伤口不好处理,不然他自己早拔了。

“另一个你喜欢,留给你,把苏文清放了,本王放连城一马。”得知秦宝儿也落到敏夫人手上,九皇叔就猜到,苏文清会出事,肯定有步惊云的手笔。

“凤大夫,我敢以人头担保,我云家的药绝对不会有问题。”云家四叔云海是负责东陵商务的,云家在东陵的药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特别的严重,云海整个人都老了数十岁。

那里被人抵着,东陵子洛先是一惊,紧接着双脸一红,看凤轻尘的眼神,除了鄙夷外,又多了几分厌恶。

“凤轻尘,你想要什么?”东陵子洛冷静地寻问,眼里却闪着不甘。

他收拾了神机营的残局后,便着手布置反击计划,神机营剩下的人,几乎全部被九皇叔派了出去。

手和脚都被凤轻尘打伤,再加上凤轻尘的态度,让暄菲觉得伤口更痛,抱着手和脚在地上打滚,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哭得好不可怜。

如入无人之地,九皇叔优雅地朝凤轻尘和暄菲两人走来,黑色的长靴不紧不慢的踩在青草上,沙沙作响,高高低低很有节奏感,让人不由自主地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轰……暄菲的脸瞬间胀红,一脸羞愤,含恨地看了九皇叔一眼,却在对上九皇叔冰冷的双眼时,慌忙低头,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

“老七。”六长老厉声打断:“话不能乱说,你这么大人了,还不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嘛。”

“不许伤她,我让你们走。”王锦凌重声自己的话,只是这话中的意思,只有他和凤轻尘明白。

“大公子,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那……毕竟是圣上的儿子。”符临有心想要劝说,毕竟王锦凌身后代表王家,有些事做过了,倒霉的是王家。

“轻尘,不会再有下次了,洛王再也不能伤害你,我绝不会放过他。”

只是,这些事暂时不能让凤轻尘知晓,他不能让凤轻尘跟着操心。

暗卫一脸庆幸,回去后就和同伴说起这事,直呼自从有了小小公主,皇上越来越有人情味,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换来同伴的冷嘲。

她心中确实有三分惧意,这样的蓝景阳很可怕,凤轻尘有预感,这一次要让蓝景阳完好无损回连城,绝对是放虎归山。

凤轻尘不甘示弱的回吼:“东陵九!”

找外面的大夫,绝不会允许她这样,所以凤轻尘出来时,也没有让太监带她去包扎伤口。

这天正黑,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他们跳了马,隐入林中反倒安全,只是苦了南陵锦凡,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

在这祸从天降的时期,凤轻尘怕禁卫军又玩一出强闯抓人的戏码。

凤轻尘一边看,一边将元希检查结果记录下来,毕竟从智能医疗包里调取会比较麻烦。

“脑瘤,云潇不是普通的偏头痛,居然是脑瘤。生长于颅内的肿瘤通称为脑瘤,包括由脑实质发生的原发性脑瘤,和由身体其他部位转移至颅内的继发性脑瘤。

凤轻尘摇了摇头,眼中并没有嘲讽和笑话,只有真诚的安慰:“崔公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紧张与期待,如果崔公子不忙的话,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九弟,神机营的事,你要怎么跟朕解释,九城各国每天闹得不消停,严重影响东陵与各国各城邦交。”这不是皇上第一问,可这却是最严重的一次,因为九城、玄月宫给皇上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皇上盯着桌上的东西失神。九皇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蓝九卿没有出声,只是冷眼看着,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待到步惊云说完时,蓝九卿才冷冷地道:“后天,我要看到结果。”

“再问你一次,说不说?”蓝九卿的剑,从玄情的眉心一路往下划,血从眉心漫开,一路到鼻梁,鼻尖。

离那身影二十余米的样子,凤轻尘不再往前。

“九皇叔,是你?”凤轻尘呼吸一窒,双手往下一按,嘭的一声打在地上。

“我还嫌不够,你还让我们云家放弃,有没有搞错呀,病人是我,你居然不让我们云家的大夫进去看,你们太医院的人想观摩,再找几个病人,让凤轻尘医治就好了。”云潇那叫一个气呀,本想打太医院名额的主意,结果反倒被人打主意了。

“我们辛苦一场,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真是不甘心呀。”众太医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不管怎么说,这算是九皇叔的一片心意,凤轻尘虽然觉得铺张了一睦,也不好多说。

“是。”下人连忙应下,不敢多呆,转身就走人,全身绷紧,一副严素的样子。

“苏绾,肠痈之症,这病得还真是时候。”凤轻尘玩味的叫着,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杀手中,像他这么洁身自好的实在太少了。

“啪……”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床上射了出来,房内大亮,九皇叔脚步一顿,连忙伸手挡在眼前,同时自报家门:“是本王。”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该死的是利用这丫鬟的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