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敲金戛玉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现在这幅样子就像是已经煮熟了的鸭子,却从嘴里面跑了出去,这到底是怪谁呢!

我胡思乱想着,可是宫弦却将我紧紧的搂住,然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没人能够伤得了你。”

宫一谦说着,没有再多说,我将他送了出去,在屋里把房门的门锁从里反锁住,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如此,似乎如此一来我才能安心。

小钰痛苦的想了想,然后渐渐舒展开眉头:“已经没有了,到家后就没有听到那样奇怪的声音了。”

之后,趁张兰兰还没发飙的时候。我就利索的冲出了房间的门,还不忘记临走前对张兰兰说:“我先出去了啊,你准备好出来找我。记得吃早餐,不然二百斤呢。”

我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当我以为我会跟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时。忽然我感到后腰一暖,有一个人扶住了我。

“你是……黄拓跋……”张兰兰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扶住了我,也问出了一句,让我不可思议的问题。

“各位兄弟,你们的车上有没有迷;药之类的药物,如果有这样的药物,让我把这条蛇给暂时的迷晕了,我们也就可以逃出去了。”

司机说完之后,又往前开了几段,然后停下车,把我放了下来。跟我说十谦别墅已经到了。

所以我早就在想如果丹凤能够认出我来,我该如何让她通知人来解救我。

张兰兰没有回应我的话。而是拉住我的手,一点也没有给我选择后悔的权利。就拉着我直接从窗台上往下跳。

张兰兰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才,我心里也就有了这个怀疑,只是我不愿意相信吧。

我正在四周的遥望。希望能找到人或者可以落脚的地方。

忽然之间,我意识到我跟他的感觉,似乎就到这里了,我忽然很害怕失去什么,可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我集中注意力凝神看过去,隐隐约约的看到坑里面似乎是躺着一个人。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我对张兰兰点了点头,然后侧身让她走在前面。

见到气氛不错,也没有跟宫弦说不了三两句就掐架。于是我也乐呵呵的说:“我是病人,大病初愈。身体急需恢复,所以我要多吃东西。”

宫弦好脾气的眯着眼睛笑,对我说:“你等着。”

陆雅又笑了一下,摊开手伸到我的面前:“给你的手机给我。”

肯定金龙也知道自己跟我们是绑在一天穿上的蚂蚱,所以也没有对我们耍什么心眼。这一路上虽然走走停停,但是却一直保持着我们能跟上他的距离。

“那又是怎么知道我被下了降头呢?”

张兰兰眨了眨眼睛,“我刚刚开始并没有听清楚你们在说什么东宫西,就听见金龙说什么条件的东西。我还以为是我睡觉睡蒙了,实际上竟然是真正要发生的事情吗?”

她用那种又柔又媚的声音对我说道:“小姑娘,有什么事吗?我要跟一谦共度良宵了。一谦去洗澡了,没法接你的电话呢。今晚还是不要打搅我们了,当个乖宝宝吧。”

张兰兰的问话将我问住了,刚才只顾得难受了,竟然连这个这么重要的问题都给忘了。

宫一谦得到了我的答复,终于安分的回到房间去了。可是宫一谦回了房间,我却不敢回去。然而这空荡的餐厅,对我来说更恐怖。

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砸吧砸吧嘴,叹了一口气。最后才继续说道:“第一次发现我的太太不对劲就在三天前,我跟你说来你可能不信。就是在那天晚上,我是午夜时分回到我的家的,我家是一栋五层楼的别墅。”

可是除了中间的一二层,别的地方都没有人住。我来到宫家那么久,更是都没有上去看过。

甚至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看到马车的车头上。挂着那个我们店里卖出的那个万马奔腾的装饰品。

我是如一直紧绷着的弦被放松后的脱力,这一鼓作气的气一泄,当然就无力了。我此时就是这样的状态。

无论宫弦会不会帮我变回原来的正常样子,起码他给我的治疗将我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开心了?”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小钰听懂了我的话,于是故意拖拖拉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边走边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研究衣服啊?我看看,你想买什么衣服。”

我的话令张兰兰放手,她对我说道:“好,既然好些,那么我陪你过去看一看。”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还是她最懂我的心。

张兰兰掐指算了半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我无语望苍天,只好自己随意四处打量里此处的情况。

“小妹妹,去到那边又玩什么呢?”大明显然还弄不清楚现状,不停的询问小女孩玩些什么。

此时我坐在飞机上,左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待在右手上的戒指。这个戒指,让我想到了宫弦,无论如何,也无论我怎么对待宫弦。我都不得不承认。

为此,我不敢再到处张望了,怕引起那个小鬼的注意。

似乎一切正常。

一道又一道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回放,不过我还是按照医生的吩咐,重新又躺回到了床上,摆好了姿势,任凭他们再拍。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看来她还没有发现刚刚是因为我手上的戒指起的作用,不过也还好,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未免打草惊蛇,非要逼得我动用戒指,那就是两败俱伤。

我以为看到这些,我会泪流满面,可是我也仅仅是心微微刺痛,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感觉。痛却一闪而过,痛过之后也就没了感觉。

我极想追过去询问她,巷子的那头通向哪里。可是我刚从里面逃生出来,又实在不愿意再踏进巷子里半步。

看着跑得比小兔子还快的张兰兰,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了。

宫弦身上的寒意顿起,这是盛怒之前的预兆。想来这个钟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我被张兰兰弄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生怕我做出什么蠢事情,把自己给逼上绝路。

华先生居然是这样想的,这一点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竟然还对华先生抱有幻想,觉得他能对自己的夫人那么好,没想到,都是因为容颜在作祟吗。

“张兰兰,快过来吃饭,大妈做的菜可好吃了。”张兰兰受到了我的感染,赶紧起来,那速度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她疲劳的样子。

“照片,陆雅无聊的时候在里面翻找宫一谦的东西,无意之间发现宫一谦桌子上的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大堆照片。而那些照片,竟然都是我们家太奶奶的!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劲爆!”

门被推开了,陆雅的旁边站着昨天那两个嚼舌根的阿姨。只听见陆雅娇柔的说:“太奶奶,阿姨让我叫您下去吃饭。”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想起了如同噩梦一样的“叮咚”。那是淘宝的声音,也是我另一个噩梦开启的声音。

听到女鬼这么说,我准备要开门的手犹豫了一下。难不成外面站着的是另一只鬼?太可怕了,光是有一只都这样了,如果要是有两只鬼,简直无法想象。

眼见太阳渐渐的西沉,我的心也跟着焦急起来,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也不知道大明跟小功能不能把大陈跟张兰兰找回来。否则我的性命堪忧啊。

欣欣说,“对,没发现我的嘴越来越会说话了吗?前几天我还把一个同学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别装了,只要是进这个家门的人,都会被宝贝所掌控,你们卖的什么关子我早就知道了。”欣欣说完又咳嗽起来,她的身体看起来很弱。

她说,“看雕像的外表和听她的描述,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泰国的小鬼!”

宫弦看不出表情的说,“为夫不走。”

他走后张兰兰也紧接着进来了,她身后还带着十几个人。大家拿着棍子和绳子纷纷问道,“哪呢?欣欣不是好好的坐在地上吗?怎么就发疯了?”

难道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了?宫一谦的事情已经足以让我心烦意乱,现在更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这种莫名其妙的鬼魂。可是要是让我现在去死掉,或者说可能只是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捉弄一番。我做不到。

要是张兰兰在就好了。可是不巧的是,她昨天才刚刚离开。

但是没办法,用宫弦的话来说是,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他把我抓回来,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反正宫弦对自己的也厌恶了,索性就趁着这次的机会讲清楚了得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