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羣蚁趋膻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魔太虚嘿然冷笑,说道:“想要知道,何不自己提升,只要你也入魔一会儿,就能体验到天魔之上,还有什么。”

容析元却不以为然,唇角勾着好看的弧度,大手紧了紧:“是真是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明年再来拜祭时,你可以向你父母汇报一下我们的婚后生活。”

做完这一单,龙晓晓开心地拉住尤歌的胳膊,兴奋又感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眼睛都红了。因为,从小到大,除了父母,没人会对自己这么好过,而尤歌仅仅是认识几天的朋友就如此推心置腹对待她,她怎能不感动?

詹琦幸灾乐祸地瞅着,等着看尤歌和龙晓晓被教训。

“容析元也要来,他说很久没出海了。”

“呵呵……你是副董,开个会,那是最正常不过了,我只是听说会议的内容似乎涉及到我的个人**,所以就来看看大家是不是对我的**很感兴趣。其实我这个人也很好说话,想要了解我的**,太简单了。”容析元岑冷的表情蕴含着一股威严的气势,别看他语气平淡,可谁都知道这位主,岂是“很好说话”的人?

容析元看看表,快到两点了,飞机也该可以起飞了吧。

“狗爪子那么脏,我不允许它碰我的福利。”

容析元看着窗外的夜色,声音变得飘忽起来,淡淡地说:“我在想,假如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在容家,会是什么处境?假如有一天我摔得很惨,容家会不会像痛打落水狗那么对待我?想到这些,我就不得不逼迫着自己要不断地变强,只有足够强大,才能自保,才能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容析元不见了,这可不是他自己醒了走掉,他根本没醒,而是被人“劫”走。

满满的疑惑,让这案子更陷入一团迷雾。

尤歌望着杯子里的酒,再望望前方不远处的阳台……心里确实不舒服,压抑了多日的情绪又一次涌上来,脑子一热,神差鬼使的,她脖子一仰,竟又喝下了第四杯酒。

“一切以公司利益为大,我同意副董的说法,能者居之,容析元可能是事务太多,不适合继续管理宝瑞了。”又一个富态的大肚子男人表示了立场。

致命*,仿佛整个人都带着一层光晕。

这段空白的经历勾起了霍骏琰的兴趣,越是难查越要迎难而上。

是的,遇到尤歌之后,他似乎也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这样的认知,让容析元感到不妙,习惯了掌控一切,习惯了冷静地思维,可如今都被尤歌打破。

死亡的阴影下,这个老人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影响,不再跟容析元斗气了……其实他内心是很爱这个孙儿的,只是爷孙俩的脾气太像了,硬碰硬,难免两败俱伤,关系僵硬。但容老爷子很坚定的想法是……董事长的位子,只留给容析元。

在这里随处可见各种奢侈品,来宾们也都是盛装出席,比那什么电影节走红毯还更耀眼。

“急什么?”许炎挡在她后边,切断了她的退路。

这也不能怪沈兆,不能怪保镖,只怪那歹徒太狡猾了,从人群中窜出来,让人措手不及,连开三枪之后逃匿,容析元的保镖虽然将人当场抓住了,可子弹来得太突然,谁都挡不住。

难怪尤歌这么紧张了,沈兆出现,这就说明希望在前方啊!

住宅某客房的阳台上,佟槿和沈兆见到围墙里这一幕,不但没惊慌反而还在笑……

他最喜欢用这招,有什么事情说不清楚就先用嘴堵住她的嘴,吻到她没了力气之后再慢慢说。

这个词儿,更是彻底激起了容析元的狠劲,大手邪恶地探下去用力一扯!

“嗯,我不乱动……”容析元嘴上这么说,但就是人不老实,故意蹭着尤歌的胸脯,大肆揩油。

人多力量大,果真是找到了那个主宅小区,但可惜的是,保安只说见到一个抱着小狗长得很美穿绿色衣服的女孩子进去,可郑皓月他们却没找到人,保安也说没见到人出去。

原来竟是打的这个主意?尤歌浑身在发抖,在他刻意的挑逗下,她本能地感到一阵燥热,可她不甘心真的去取悦他。

“是啊……”容老爷子露出深深的倦容,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这天实在太劳累了。

可尤歌正跟香香亲昵呢,一晚没见,尤歌好心疼香香,哪里舍得放下。

“谢谢。”苏慕冉淡淡两个字,简单干脆。

“哎呀,许公子来了!”

尤建军与尤歌之间虽然也是血亲,但由于当年是郑皓月成为了尤歌的监护人,这些年来才得以在总裁的位置上独揽大权,因此,尤建军与郑皓月是表面和睦,实际内心最忌讳的人就是郑皓月。

也难怪人会嫉妒狗啊,尤歌雪白的肌肤诱人的曲线,小奶狗缩在她胸前一副慵懒满足的神情,就算是只母狗,许炎也嫉妒!

矛盾中夹杂着自责,容析元的心情比铅球还重。

保镖惊怒,吼叫着将这男人架住,然而容析元却摆摆手:“放开他,让他进来吧。”

毫无疑问,他自身创造了一个惊人的奇迹。被子弹打中脑部还能不死的例子,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并不止一件,而每个侥幸活下来的人都是生命的奇迹,现在又多了容析元这一个,他也像那些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一样的,头骨不再如从前般完整,能看到右前方有一处奥凸的地方,那是手术修复后留下的痕迹,同时也是他枪伤的一个见证,提醒着他曾经的遭遇。

“……”

容析元是容家的一员大将,商界公认的后起之秀,“狼”的称谓曾让不少商家深为忌惮,现在却爆出一条关于他的丑闻,除了他自己,当然会影响到容家的声誉。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容家第一次被报道出这样负面的新闻,家族中闹翻了天。

就连何碧翎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容析元还会让她住在这别墅里。不过,何碧翎对容析元真是痴迷了,她竟然觉得可能是容析元也舍不得她吧。他没有责怪她,这难道不说明他对她的感情吗?

容析元抬头看看不远处,属于何碧翎的那间卧室里,窗帘拉下来,阳台上没人。

尤歌竟无法反驳这个话了,越琢磨越觉得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起码一点,自己的老公对自己很感兴趣,至少说明在夫妻生活方面是和谐的。有哪个女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公不碰自己?顶多是吵

“怎么,觉得你老公长得还行?”容析元忽地来了这么一句,嘴角噙着一丝暧昧的玩味。

尤歌转过身,依偎在他怀里,怔怔望着他的俊脸,好半晌才轻轻地说:“你走了,什么时候回来?”

是啊,严格说起来,许炎只是尤歌的朋友,但跟容析元一直都是情敌,凭什么他要帮忙?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像这样的情况,许炎完全没理由要挺身而出,他应该置身事外。

这段时间尤歌和容析元的感情很稳定,她渴望一直能这样下去,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是难得的安宁。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香香缩了缩脑袋,知道主人不是真的凶它,它更加肆无忌惮了,干脆趴在箱子旁边耍赖,一只爪子抓着箱子的边缘,嘴里汪汪叫个不停,那小眼神儿简直太无辜了,谁见了都不忍心啊。

容析元眸子陡然暗了几分,蛰伏在胸口的怒火,随着一阵冷笑喷薄而出:“你忘记了,在酒会上,你已经答应了嫁给我,既然是未婚夫妻,你不需要验一下货吗?我不会比许炎差,你以前就知道的。”

“是的,何小姐,你的身体各项检查指标都已经合格,可以开始我们的计划了。”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很快,就见里边的窗户人影晃动,出来开门的女人穿着浅色翠花裙子,胖乎乎的身材肉嘟嘟的脸,灵动的大眼闪耀晶亮,笑容明媚就像此刻天上的艳阳。

“你太放肆了,这是何家!”何宏森气得有点发抖了,毕竟是90高龄的人,这心气神都不比从前。

“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容析元忽地冒出这句,心跳莫名地慢了一拍。

尤歌与泰华总经理的接触洽谈中,最为她加分的举动就是她后来戴上了口罩。

同时传来好些狗叫,但不是香香,而是跟着它后边跑来的一群狗狗!全都是跟香香一样的纯种比熊犬!

“啊?”郑皓月有点失望,可也知道容析元是个工作狂,她必须忍耐这一点。

“嗯。”

“她没跟我一道来,不过应该是到了吧。”

“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热菜。”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许炎!”尤歌惊诧,想不到许炎会来,他不是说请不到假么?

“啊?病了?谁病了?你家的狗?切……又不是你病了,搞得这么紧张!”

赫枫?容析元的朋友!

她的反应,看在他眼里,很是不满,越发想要征服她了。

“这是我派去监视尤歌的人拍下的,照片上的男人你也认识,叫霍骏琰,隆青市公安局刑警队长,长得帅气阳刚,家境优越,前途无量,最重要的是他跟尤歌的关系一点都不亚于许炎,你看看,他抱着孩子,尤歌在他旁边笑得多开心?依我看,征婚启事只是幌子,尤歌和霍骏琰早就在一起了!”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瞳眸微微眯起,死死盯着照片上的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横冲直撞!

什么时候她学会这招的?他不知道,但他也不是真那么无奈,更多的是甜蜜。

旁边一个看起来更年轻的小伙子闻言不禁纳闷:“有这么夸张吗?那个是宝瑞集团的尤歌,你在开业典礼上说的那些话已经得罪了郑皓月,咱们回去肯定要挨骂的,你还指望扬眉吐气?”

餐桌,早早就摆好了,每一桌上都整齐地摆放着纯银器具,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纯净的光芒,令人不得不感叹……财大气粗啊,就订婚礼已经是这排场了,那真要是到结婚的时候,是不是得用黄金的?

紫色的礼服紧紧勾勒着郑皓月绝好的身材,诱人的曲线,美艳xing感的妆容,幸福甜蜜写在眉梢,犹如一朵盛开的石榴花散发着成熟的风韵,美目流转之间风情万种。

尤建军今天也是豁出去了,根本不在乎郑皓月的态度。

终于,尤歌听到了外边说话的声音……

这一次,他们在香香奋力想要跳上去时,狠狠地再次踹了它一脚。

他责备的语气里更多的是疼惜纵容,而尤歌也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他是在心疼她呢。

“我父亲当年离开容家之后,遇上了我母亲,两人结婚,生下我,可是在我三岁那年,我母亲说要回到她家族离去,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丢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我父亲脱离了容家,没有要任何一点财产,他为了赚钱,不得不去国外谋生,加入了一只淘金的队伍。”容析元的声音听似平静,可这样的平静是他用无数个悲痛至极的日夜才换来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被撕开再结痂再撕开再结痂……如此循环着,现在的他,才能控制着情绪,讲出自己的故事。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黑虎表情怪异,使劲憋着笑,心想大少爷这是掩耳盗铃吗?不喜欢还追到民政局来?是失恋了之后还想挽回一点颜面吧?哎,可怜堂堂许家的大公子,居然在一个女人身上栽跟头,这要是传出去,不用谁劝,老爷肯定带着一帮人杀过去了……

许炎纯粹是为了应付而来,但苏慕冉是真心的感到高兴。可以跟喜欢的男人一起看电影,这感觉真美。

孙洪青也不是省油的灯,从郑皓月这里没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孙洪青看着眼前这枚戒指,只觉得这心里瘆得慌。根本不是要送给他妻子的戒指,那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他只是借此来试探宝瑞的虚实,想找出那个制作戒指的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