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无毛大虫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现在蓝弦有两个选择,一是向日本方面道歉,二是将日本得罪到底,无视日本方面的打压,在国际上挣一席之地……

蓝弦一直保持着完美的笑容站在莫庭的身边,回神之后想着莫庭的种种,蓝弦是不解的,她可不知r&m集团的总裁莫庭这么闲了,不仅有空来这里看秀,在危机关头还能救她……

“书记呀,我是老莫呀,打开电视,看看那正在播的颁奖的,对,就是那个台…呵呵,这不在是家没事,就看到了吗,对,就是那姑娘,书记你可不能错过了。”

金钱地位,她永远攀不上莫家,而能让莫家掌权人认可的,也许就只有一身傲骨了。

好吧,不见没关系,只偶尔msn上联络一下,莫放就满足了,可为什么要连这最后一丝联系也抹除。

“真的?爷爷没让你受气?”莫庭看着蓝弦这么娇气的样子,颇有几分担心。

“莫放他……”蓝弦深吸一口气,看着那穿着白色衬衫,一脸苍白的莫放,怎么也无法相像,莫放变成这个样子了。

咔的一声响起,蓝弦整个身子像右倒去,手上的红酒很是不幸的倒在自己和右侧白雪的身上。

几位制片人和导演看到星娱的老总和总监来了,寒暄了两句就走开了。

他莫庭纵横情场,从来不交心,唯一次将真心交付,却遇上一个不交心的女人……

本来主持人与关注就不关心蓝弦假唱的问题,蓝弦花瓶与假唱在蓝弦第一次上芒果台的节目时,众人就明白。

无论有没有意向的都撤了。好像蓝弦得罪的不是x导,而是整个娱乐圈。

莫庭没有理会众人声音,自顾的走上t台,来到蓝弦身边,自然伸手胳膊。

“蓝小姐,诚如你看到的,r&m集团一年会有几次盛会,到时候也许需要你配合出席,上面写的r&m集团很清楚是指总公司,r&m集团总公司的宴会你是清楚的。”公关经理在说到r&m集团的宴会时,有着淡淡的矜持与自傲。

可不管如何能在盛世皇庭举办庆功宴这都是好事,星娱的人不敢怠慢,立马高规格的筹备了起来,就是星娱的老总邵阳也准备出席蓝弦的庆功宴了。

最近白雪办的几件事情都足已证明白雪与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蓝弦自然而然的将真面目展现在白雪的面前。

“怕什么,我就不信谁敢在报纸上乱写我的不是。”沐菲死鸭嘴硬的说着,她当然明白在外面要注意形象了,只是她实在太生气了吗。

“谢谢王姐。”不知从哪个角落站出来的任宇泽笑着道谢。

“人心不足吧。”蓝弦淡漠的起身,将所有的悲伤都掩去,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景色,下着逐客令道:

另外,劳烦众位记者朋友往后看一看吧,张大导演来了哦……”“发生了什么?”蓝弦不解的看向身边的白雪,酒店门口围堵的那些记者又是怎么了?

蓝弦的个性他是明白,蓝弦和莫庭肯定不是潜规则的问题,蓝弦与莫庭在一起,这是既定的事实了,但是……

“蓝弦,你听到没,开门,开门?发生什么事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大金集团很有两下子,这个圈子里男男女女很多艺人都被这个公司逼着拍情.色片和烂片。

十九岁之前的蓝弦乏味的紧,可是十九后的种种表现地让人惊奇,一个狐狸一般的女人。

报警?这个念头从白雪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打消了,要是报警了,蓝弦就毁了,不仅名声毁了,下半生也毁了……

蓝弦呀,你抱到了钻石龟了,这下发了,这下发了,他下一个戏一定要找蓝弦当女主,这样他就不信莫庭不投资。

每拨弄一根琴弦,那痛苦就加深了一倍,那迷茫与挣扎,还有那份不知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

“多谢莫总,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只一眼墨云天就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蓝弦小姐,很高兴与你合作。”绽放的总经理将签好的合约递给蓝弦,看着一直安静优的蓝弦,将心中最后一点不满也压了下去。

她和颜总监根本没有关系,充其量颜总监不过是比较欣赏她罢了。这种欣赏还没大到让颜末为了她而和投资商翻脸。

不假思索,莫庭拉着蓝弦的手:“跟我走……”

给读者的话:

而蓝弦呢?日后她的人生注定是星光璀璨,前途一片坦荡,因为在蓝弦要代言绽放的消息刚刚放出进,他就收到了天皇娱乐集团的一个成本邀请,邀请蓝弦与墨云天一同主演天皇的一部大戏。

“亲姐妹是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吗?难道她们都不用长大,不用为自己的人生和家庭负责?”蓝弦反问,而她的答应与记者的问题相差十万八千里……

“莫庭,停下……”蓝弦吓了一跳,想要推开莫庭,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双手已经被莫庭给按住了,而她的声音……

“我不是……”蓝弦感觉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了,可却依旧挣扎的说着。

融柳?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人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换好衣服,化好妆,按理可以开拍了,可惜女主却迟迟未到。

“家里没菜了……”莫庭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呀,你还真是别猜。

呼……

忍不住了吗?可惜她是蓝弦。

很快众人就明白什么原因了。

激动呀?高兴呀?这才是正常的人表现好不好,总监说要全力栽培的人,可是用七成以上大红的把握呀。

蓝弦想白雪喜欢的书莫庭应该也会喜欢,毕竟男人都一样……

站在台上,蓝弦握着手中的奖杯,双眼却是看着莫庭:“能拿到这个奖项,我感谢我生命中每一个,尤其感谢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你,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站在这里的我……”这个“你”是谁,知情的人都明白,不过别人却是一头的雾水了。

说完,挣莫庭的怀抱,这个男人,就没有一个正经的时候……

“我不管,你答就我求婚了。”

因为除了绽放的代言,其他的代言,蓝弦签的都是在合约到期前的……

莫庭?

墨云天想开了,心情大好,转身就准备朝自己的直升机走去。

可就在转身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轰鸣声,这个声音墨云天很熟悉,这是直升机的声音。

a导演的手正放在某艺人的裙子里。

“我要和蓝弦亲自谈,最近我手上有一个数亿投资的大片,片子和投资都到手了,就差一个女主角。”某导演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蓝弦,眼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明确。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蓝弦?blue?”美国佬自以为聪明的叫着。

“雪老大……”

林宗儿的样子本身就甜美,这失礼的动作她到是做出了七分自然,三小不好意思……这个圈子呀,个个都是演戏的王者……

墨云天是这个圈子的异类,他和一般的艺人不同,他的经纪人要听他的话,经纪公司也不能不顾他的意愿而替他做安排。他是这个圈子最个性的艺人,比起融柳更甚……

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一群女人,看着沐菲,眼带责怪,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欺负我?

呜呜呜……墨大神……

看公司的态度白雪还是觉得蓝弦应该先弄个专辑什么的,有公司全力支持,专辑就算不会大卖也不会太差,至少能在观众眼中混个眼熟……

就算她是灰姑娘又如何,没有人规定每一个灰姑娘都要爬上王子的床吧。

他们两个风口浪尖一般的人物,要是一同出现在公众场合那是很麻烦的,虽然剧组为了宣传《神之子》,经常安排他们一同出现,或者流露出一些两人对手戏的剧照出去,但是这是私人时间不是工作,他们不想被利用了……

简大经纪人惊的张大嘴巴,眼神在莫庭与蓝弦的身上扫过,双眼明显的诉说着:jq!

能坐不站,能站不走的……

莫庭,我同情你!情场浪子的你,居然遇上一个比你看的更明白的女人。

“刚刚路过的那个女人是蓝弦?”

“好,你等着。”蓝弦也不矫情,大方的应承着。

“多谢莫总的招待,我吃好了。现在莫总可以蓝弦,莫总这是?”之前蓝弦就问了,莫庭说吃完再谈。

“你好,蓝弦小姐,你的资料我们有看过,你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希望我们有合作的可能。”说话是一个大胡子,身份、名字全无,用着怪腔怪调的中说着。

“对,对对,我们护送蓝弦小姐,看还有人敢动蓝弦小姐吗。”

当然了,这是后话,也是扯嘴皮帐,大家吵来吵去,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在国内,日本是拿蓝弦半点办法也没有。

于是乎,在机场上等蓝弦与莫庭一行人半天的记者们,一个个无功而返。

莫老爷子召见,蓝弦她敢不去吗?

这是蓝弦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公开专声明,她对金鸡千花奖,最佳新人奖的在意,在一阵伤心过后,蓝弦又一次的发表公开声明……

可惜,造成这娱乐圈大混乱的蓝弦,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照就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如果细心的话,大家会发现,蓝弦对上一任那,金鸡千花奖最佳女主角得奖的女艺人相当的提携……

这两个主持人,可是主持界的台柱子,他们主持金鸡千花奖十年了,无论有多少后起之秀,有多少背景雄厚的人,都无法取代他们的位置,因为他们的资历和实力摆在那里……

蓝弦是吗?

咧个去,莫庭还没有娶到蓝弦。

报社、电台,这十二天蓝弦很忙,很多应酬是没有办法推掉了,而同样蓝弦的身价也倍涨,虽说还没有达到融柳高峰期时的身份,但在现在的圈子里却是数一数二的……蓝弦住的地方算是比较保密的,这个小区现在还没有被狗仔发现,莫庭直接将车开入停车场,避免了被有心人士瞧见……

可是,这年头的电视剧呀……

对于简大经纪人心中的小算计,蓝弦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放在心中不提罢了,蓝弦落落大方的道:“如此,就多谢简大的提携了。”

而一出来,就被无数把冰冷的枪给指住了,莫庭一看这架势,气的直咬牙……

他们要是知道是这车,肯定不会拦,可此时都拦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同时想着,如何阻止墨云天的行动,墨云天的家族给了他极大的压力,短期内墨云天必须回英国。

原本认为蓝弦即使身上有着融柳的影子也和圈子里其他女艺人一样,可半个月的相处,墨云天发现蓝弦很不一样……

说完,也不管众人同意否,直接在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下。

墨云天的经纪人是墨云天私人聘请的,与公司无关,与其说是经纪人到不如是下属和助理,所以这个经纪人相当的听话与尽责,凡是以墨天王的意思为意思……

在贴子里细数了蓝弦出道至今的各种信息,媒体说蓝弦是绯闻天后,可是蓝弦的粉丝,却用有力的证据,证明蓝弦是无辜的。

“情节需要,就做了调整。”导演倒是颇为客气,毕竟他没少拿沐菲的好处,这样的调整他也很不好意思,可是剪辑和编剧都认为这样的比较好,就是制片人在看了这两个镜头后也要求将lisa的镜头先放出来。

蓝弦只是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蓝弦,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冷静呀,千万不要激动,你知道吗?来找你代言公司居然是是r&m集团呀,就是那个贵族集团r&m呀。”

“怎么了?蓝弦,你不高兴吗?”白雪后知后觉,到现在才发现蓝弦的不对对劲。

“相信我,一定可以的。”千年雪莲,万年紫参,都吃了下去,这身子早已没有当初的虚弱了,虽然还未治本,但她相信,那大还丹吃了下去,影定能和常人一样,不,是比常人更强数倍。

“是”人立马消失在黑夜里。

你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皇权吗?为了那个位置,什么都可以拿去赌,赌赢了就是天下至尊。

三天了,轩辕晗越来越好了,他的体力及意制力相当的好,老大夫也啧啧称奇,那样重的伤,居然三天就平稳了下来。而知心呢?她是越来越混乱了,感觉那心里所有的魔障都跑了出来,越想越乱,脑海里闪过的一伙是娘、一伙是秦府、一伙是郑怜心、一伙是轩辕晗。娘的笑,娘的死,秦府人的嘴脸,秦府人的灭亡,郑怜心的嘲弄,郑怜心的狠,轩辕晗的虚情,轩辕晗满身是血的样子。

“清,你不明白,知心她伤的太重了,她当时在树林里没有丢下我,已是她的善良,当初她在落霞院救了我一次,她便伤的那样重,此时,在这落霞院,在这个伤她至深的地方,她要怎么救我。”轩辕晗闭上眼睛,缓慢而沉痛的说着,他能明白知心的心,也能理解知心的不救。

“不用去了”闻人靖暄的话突然冒了出来,身后没有大队的官兵,有的只是一个黑色的人影手中抓着一个人,那人,像是宇定南。

“快,快上前……”

那些隐在暗处一直不停的寻找轩辕晗等人的护卫也立马出现,涌至城墙处,东西一丢失,他们就隐在这附近,那偷东西的人,一定急着出城。

“傻知儿”

“爷”

说完,便抱着剑倚在一棵树上,三人相看一眼,只得一个个摸着鼻子去休息,影说的很对,后面还有那么多路要走,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根本抵抗不了。

“那二娘启不是气死了?”轩辕晗,不管你为什么,但你如此待我娘,我会记得你的好了。

“那知儿,你快去看看吧。”听到有药能抗秦夫人就放心了,便催促着知心去看看,在她眼里,晗王和知心的感情很是不错的。“老爷,这靖暄天天往那药膳坊跑,你就不担心吗?那知心姑娘……”是夜,闻人夫人与闻人老爷两人正在房间里,准备就寝。

“恐怕已是深陷进去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暄儿他……

“吴清,照顾好你们家爷。”看着轩辕晗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血,知心立马对吴清说着,然后自己快速的跑了出去。

“对不起,爷。”吴清吓的立马放轻手脚,心里立马平静了下来,好在,好在爷很是正常的。

“混帐,好好的益州怎么会发瘟疫。”

知心摇头,太医,谁知那群太医心里打着什么主意,皇宫的人,有几个可信。

待吴管家出去后,轩辕晗静静的从窗个看着外面的星空,五皇弟,你以为我这三年什么都没做只能任你打压吗?我亲爱的五皇弟,等我能够行走的那一天,便是你付了代价的那一天。轩辕晗紧握双拳,残腿一仇不得不报。

“不,不要,我不要回太子府,爷爷救我……”被护卫押住的郑怜心突然拼命的挣扎,她不要回太子府呀,她要回郑国公府,要回郑国公府呀。

“傻知儿,呆心死我了”

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说着,知心气节“够了,晗,别与他们做无谓的争执,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走。”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看到知心那黑亮的眼睛,小依也是一振,太好了太好了,总算不辱使命,能把这天天坐在房间里的王妃给哄出去了。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抬头,看着一眼关切的轩辕晗,温柔的他、冷情的他、多情的他、残酷的他,他总是有这么多面。

呜呜,她好命苦呀,好不容易敲开了冰山一角,这下,又冰封了,她怎么这么命苦呀,爱上这么一冰冷又闷骚的家伙,好不容易有进展却又碰到这事,这下,他要是误会了,怎么办呀。

点了点头,没有高兴没有得意,好似一件很普通的事,也是,对于影来说,这么近的距离却实不算什么。

这一天,神采奕奕的轩辕晗上了折子说是要立郑怜心为太子妃,皇上答应了让司天监挑个日子下旨立郑怜心为太子妃,郑国公在朝上听到了这事,那是万分高兴的,之前一直说让轩辕晗把郑怜心扶正,轩辕晗都没有答应,而这一次,轩辕晗居然如此爽快直接就上请皇上了。

众士兵立马收起心神,赶急执行自己的公务,他们当然不是抓郑怜心他们三人了,而是把周围看热闹的百姓给挥开,这,皇室丑闻,虽然不可避免的让百姓知道了,但是,该做的事,他们还是要做的。

接下来的日子就在养病中度过,影暗叹,这身体不是一般的破,养了半个月了,才勉强有力气下来走走。能走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不顾下人的诧异,找了把铜镜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诚如他所想,他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他是别人的影子,现在他成了抢夺他人身体的恶灵,他似乎永远都不可能真实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我的母亲,我唯一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不孝,怎么可以不让我知道。”

遇到能聊的来的人,就觉得那时间过的飞快的,明明感觉没聊多久,却已到了夜暮时分,二人不得不走了。

说完后,便提步往断崖上走去。

“知心不想嫁给你,还不就是因为你是皇子吗?现在是太子,未来还是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你以后一定会娶无数的妃子的,知心她是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心爱的人娶一堆的,真心不想嫁你,是不想你日后为难。”

一群人回到黑族后,气氛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只因轩辕晗脸上的凝重,知心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闻人靖暄,什么都没有说,她有她的选择,而轩辕晗有轩辕晗的选择,靖暄也一样,她无权管别人。

皇后太不了解自己的儿子,轩辕晗经过当年那段久躺不起的日子已经变得更加懂得皇室的生存之道,在那个地方,彼此有的永远都只是互相利用的价值,情,在那里,只有毁灭,轩辕晗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当时没有站起来,那么他早晚会失消,自有另一个“他”来取代。

知心这一举动,把司徒小吟给乐得,也把吴管家给寒的,这样子,在吴管家眼里就是知心姑娘她知道太子要了娶妃,那人还不是她,她生气了,知心姑娘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人呀。

“别让自己太累。”

“大胆民女,回皇上话时,要低头加“奴婢”二字,圣颜启是你等民女可随意观着。”一旁的太监看到知心的不合礼,高声的呵斥着。

“宣”

宇则安在听到影提那个小妾,人就慌张了,此时哪敢说什么,只是连连摇头,不停的说着“没有,没有”。

影收回眼神,不在理会他们的内乱了,看向站在一旁边的幽韵琦,扯出了一抹笑,虽然这笑有些冰冷,但却让幽韵琦高兴的愣在那里。

气氛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众人或低头不语,或惴惴不安,或翘首以盼,众人都等着影的话,可影却闭目标养神不在言语。

一路狂奔,总算看到了“行馆”二字,三人一喜,那动作更是快了。

“如何?”

“圣旨到”躺在着两眼无神看着床顶的知心,被太监的尖厉的叫声吓到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