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日中将昃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他知道这感觉有多怪异,可那夜里的纠缠太过美好,是他许久没有在夏芷柔身上感觉到的美好。本来只是想浅尝,可越尝越无法自已。他看得出那夜里最后的纠缠,青涩如她俨然有些招架不住地求饶,可是他停不下来,疯了一般,只想尽可能地攫取她的美好。

大脑“当”的一声,她脑袋都跟着空白了几秒。

给好友ailsa挂过去一个电话,才知道原来她带着新男朋友也来到a市。

可是与他们之间的牵系,却似乎想要扯又扯不断似的,他们总能变着法儿的来让她不安生。

电话几乎才响了两声就被ailsa接起,先是一阵迷迷糊糊的英语,之后才听见她道:“hi,michelle,找我什么事情?”

裴淼心低头,笑得陌生而优,“谢谢。”

“你就是我的梦想。”聂皖瑜微笑,说得理直气壮。

夏芷柔冷笑,“你说这话谁信?傍着那么个有钱的男人,你还用辛苦挣钱?”

夏芷柔仰起头来看裴淼心,“你给,我没钱。”“即使这个坚持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裴淼心用力拉扯了几下,这围裙就是脱不下来,曲耀阳看她蛮力,也只好抓住她的手松开,“你先别拉扯,我办你把缠住的头发解开。”

“爷、爷爷……我、我叫芽芽。”

其实,也许他们原也可以不用离婚。

vivian首先上去排队,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回身招手,“小西,这边,快点!”

“曲夫人,我敬您是芽芽的奶奶,所以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现在我很赶时间,如果您有什么话想同我说,等我办完事情……”

“我跟臣羽不是一起去的伦敦。当年,我很感激在我决定离开a市的时候,你放下这里的一切跟我一起去了北京。我不知道应该同你怎么说,可是当时,我是真的没有准备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易琛。”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那搂着susan的罗总突就笑得开怀,“哟!妹子,还有辣排骨火锅啊?”

挂断电话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原本一脸悲伤的女人迅速恢复一脸漠然的情绪。

他告了声歉,在车前来来回回。这几年他经历的事情也不少,可就在刚才,接到申宗从店里打来的火急火燎的电话时,他还是第一次觉得不淡定。

“我听你店里的人说,淼心那边发生了点事情。”

夏芷柔厉声说完了,眼睛一红,便落下泪来。

裴淼心紧紧咬住下唇,越是在曲耀阳怀里挣扎,父亲在电话里的那声轻叹仿佛在她耳边便愈发清晰。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听说伦敦“玉奇设计有限责任公司”的高定部总监michellepei已于数日前离开伦敦总公司,改调到a市分公司,担任一名小小的设计部经理。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你要钱我没有给你?!当初摇尾乞怜地从我这里讨赡养费时你不是很理直气壮?!一个人到底要虚荣成什么样子,才会变成你今天这幅模样!”

裴淼心看着就笑了起来,没再低头去望渐行渐远的车子,而是低头将手机里的短信删除。

裴母焦急去看裴淼心,“你跟耀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淼心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出来?”

她记得那天他也在她的家里。

“你在哪里?”

裴淼心那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母亲的探望只得转身,用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再回身,示意母亲先上飞机。

她想,曲市长一定不会想让外人知道,他干过的那些勾当。她扬手又要去打他巴掌,却在半空中被他捉了个正着,死死固定在头顶之上。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

曲母赶忙将裴淼心一拉,笑对着所有人道:“好孩子,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可我跟你爸也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们舍不得你受委屈,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两个孩子的将来想想,所以你不必再为臣羽守着了,知道么?”

裴淼心,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那这么多年以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爸爸看重的其实并不是我,他看重的,是‘宏科’的总裁,是我背后的经济价值。”

裴淼心从随后的电梯里出来,看着他一瞬有些阴沉的脸,笑问道:“怎么了吗?”

卧室里,裴淼心早改了先前的一脸悲戚,赶忙抓住曲耀阳道:“大叔,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看着他的车在她视线里消失,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刚才的回音。

不行了,身体有些发烫。

裴淼心情急之下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愕然,不过索性大家酒过三巡,早就不记得要追问些什么。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此刻说这话到底有多暧昧啊?

正在书房门口尴尬,曲耀阳似不明白怎么回事,伸了手来拉她。

“曲总。”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夏芷柔立时一吓,赶忙挂断了电话才道:“哦!没有,就是何太太他们几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我又再次怀孕都为我高兴,她们想在何先生的游船上面为我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何太太还专程让人从北海道运过来一批新鲜的海鲜,她、她就是问我想不想吃。”

刚才那电话里头,他的声音明明是在笑的,可她却偏生听出了哭的声音?

苏晓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这样的质问过后,裴淼心只是一怔,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她在哭,说不清楚这眼泪是憋在心里太久太苦了,还是真的因为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送了医生和护士出门,曲臣羽又央着桂姐出门买鱼,着意煮点鱼汤,给裴淼心补补。

他不知怎的突然就回了身,一双眼眸犀利,堪堪就是之前餐桌上不动声色看着她的模样。

他自顾自低头,摸了香烟点上,抬头看她的时候不由一笑,“这么怕我?”

最初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是有担惊害怕过,怕这孩子真是曲耀阳的,那她与曲臣羽的这段婚姻便真真陷入了窘境。可是好在算算时间并不太对,小半个月的差距,所以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与他有任何关系。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夏母走到门边,赶忙敲了敲书房的门,和颜悦色的模样望着曲耀阳,“耀阳,还没有睡呐?这太晚了工作不利于第二天的精神,差不多了就早点睡,不要折腾。”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操!”抚着唇角的血迹,再抬了头去看好友,懒懒坐在地上的陆离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你还真打啊?那药是我制的不错,可也是你妈苦口婆心来找我要的,他说你这混儿子成天的不着家,还不如让你早点生个孙子给她,我哪知道她是拿那药来算计你跟小裴同学的啊!再说了……”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她自知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咬住下唇偷瞄了一眼外面,“大叔,不要这样,待会让你妈妈看见了不好……”

……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芷柔跟夏母具都欢欣得不行。

那么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洛佳激灵了一下,招了招手说:“朗少,还搁这待着呢啊!”

他在她开门出去以前用力将她扑在墙上,撕裂了衣服,笑闹着,站着也把她占为己有。

主人家都发话了,别人还有什么资格插话?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他没再迟疑,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寻着楼梯有些步履蹒跚地步向二楼时,还是在楼梯口遇见正从上面下来的曲耀阳。

她还记得那段,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甚至称得上是恶劣。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仅着自己的力量,给予她帮助,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

“大哥!”路边的人群当中突然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是曲婉婉,她正好在这附近逛街,却不曾想无意撞见了这边的情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