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随高逐低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日子似乎就这样慢慢好了起来,多半时候只要她不去惹他,他便也老老实实的听话,该什么时候吃饭睡觉,他都听她的。

可是,美国的父母那边……

天快亮的时候曲臣羽被人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向高危病房,并且暂时拒绝了家人的一切探视。

郭秘书的兴致颇高,裴淼心又是个饿得脑袋有些短路的病人。

“一凯你看,他果然是没有选她的,再是一开始心动的女生,只要后来有可能被拒绝,男嘉宾不想空手而归,所以还是会牵一个走。”

拳头捏得死紧,曲耀阳的唇角都要抽筋,“郭秘书!”

裴淼心递了纸巾过去,默不作声中,只觉得时移世易,曾经意气风发又傲娇到极致的夏芷柔,居然也会有今天。

“淼心?!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淼心?!”

曲婉婉去牵了她,到曲市长跟前的时候介绍说:“爸,这就是淼心姐跟我哥生的女儿,她叫芽芽。”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大家在阿坤哥的代领下,顺着“天雨流芳”往前走,找到间临水的小餐馆坐下,一边听餐馆里边弹边唱的艺人唱歌,一边拿过菜单点了一桌子的好菜。

“是的,曲太太。”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裴淼心的脸一红,“哦,那个啊!其实就是一些准备作废的设计图,因为觉得有点可惜,所以才又拿出来改改的。”

她心底温暖,会心一笑,提着裙摆往外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一辆深黑色的轿跑停在门口。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似乎是为了曲家二公子无缘无故失踪了的事情。也是数日前发生的事情,michellepei千里远赴伦敦,结果回到伦敦才发现曲二公子曾经住过的地方早就人去楼空,甚至就连他最亲近的秘书amanda也没有任何音讯。

腰间牟然落了双大手,耳边也有人靠近的热气拂面。

她睁大了眼睛望住那处,就看到袖口挽在肘间的曲耀阳居然正坐在路边抽烟。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她想了想说:“那真对不住了,其实我早就结婚了。”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你在哪里?”

“因为我不爱你了!因为我早就不想爱你了!所以你白天那样对我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难过!你再也伤不了我也痛不了我了,你在我眼里就跟其他想要用钱买我的男人一样,你们都一样,没什么不同!”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提点自是不敢,你是苏晓的朋友,我帮你就是帮她,更何况能卖个人情给‘宏科’的曲耀阳,我何乐而不为呢?”

曲耀阳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驾驶座的方向丢去时,直接报了地名,“把人送到目的地以前不准停车!”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裴淼心点了点头道:“你从前很爱很爱她,后来若不是我……还有她做错了事,现在待在你身边的人也不会是我。”

裴淼心苦笑,“那说不定只要你恢复记忆,想起从前的事情,对她,你或多或少还是存有眷恋和感情,只是现在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罢了……啊!”

“嗯?”她笑笑望回奶奶的模样。

没想到这话题还是绕到了聂皖瑜的身上。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裴淼心皱眉,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着急的当口,手边的包包正好“嘀铃铃”响了起来。她怔忪间慌忙将手机掏出来,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便赶忙接起,“嘉轩,嘉轩,是不是你?”

“哥……”

到是那洛佳不知死活似的又道:“哎呀妈呀!真的假的啊?裴总监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居然都离过婚啊!我看这一桌子女的,最漂亮的就是你了,最有气质最能干本事的也是你了,你说你前夫那得怎么想的,才会放开你这么个漂亮迷人的小东西啊?”

“可是都说婆媳关系是这天底下最复杂也最需要学问的关系,更何况我妈的脾气又一直不大好,我怕她给你气受。”

“廖语晴。”小姑娘赶忙奔上前来,“刚才从商场下来我才发现我朋友的车已经坐满了,不知道曲总可不可以顺便搭我一乘,我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请教。”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我打你个臭嘴,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他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这刚才才嚣张打人的姑娘怎么反而委屈得红了眼睛?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我知道了,桂姐,曲夫人那边我会去同她说,再不允许她来骚扰淼心。”

“裴淼心你别任性!”

夏母见夏芷柔僵持着不走,赶忙连拖带拽地把她往门口赶过去。

“她怀了身孕你还要碰我?”她颤抖冲他轻喊了出声。

曲耀阳抬腿正要飞踹过去,狡猾如陆离,早就跑得没有踪影。

这几年她早习惯了与他这样的亲密接触,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时,亲密的互动更胜过情欲的冲动。哪怕她枕着他的手臂熟睡,或是半夜里的相依相偎,他从来谨守着自己的底线与本份,他说她是他守了十年才好不容易等来的宝贝。十年,漫长而又难熬的等待,所以他更害怕这场梦轻易就碎了。

这一下曲臣羽没有再说话。

“蹲好!”旁边民警的一声轻喝,骇了夏之韵一跳,只能原地蹲在墙角。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报道到是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感激,我到是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

主人家都发话了,别人还有什么资格插话?

本来不吃还好,这会被这一丁点螺丝肉馋着,更是越吃越饿,裴淼心愤怒地转头,正准备开骂,怎么半天还不递上螺丝肉,却见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从哪变戏法似的,弄出一只漂亮的绒布盒子摆在她面前。

又是为什么,买了这车?

她一严肃起来就会唤他的名字,本来他挺讨厌“大叔”这个称呼的,总觉得这个称呼一下把他显得太老,好像与她站在一起并不怎么搭配似的。

可是这下,聂家的人哪里肯依,尤其是聂母,对着女儿轻吼:“是不是那女人把你推下楼梯的?是不是,皖瑜你快告诉妈妈啊!呜呜呜……”“曲总那样的老板不是谁都可以成为,之前他吞并‘y珠宝’的时候,就是情面不留,开了当年的很多老臣子,也经历过集体罢工各种事情,一般人处理不好,早就引发了公共危机,不过最终所有事情还是被他镇压了下去。”

“刚才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错,我也明白你的担心,你想自己守护住这份事业,日后留给思羽。”

所以,在有确切的证据以前,她一定不会随便开除谁。

不想看见她伤心或是难过,于是只有远远躲着观察,一天又一天,独自徘徊在曼哈顿的街头。

“我知道我们家已经破产了……”她的声音轻缓,“可是,上次我就跟你说过,我找到工作了。虽然现在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我会……我会分期付款把住院费还给你的……既然要分,又何必弄得这么不清……”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她双手在他腰间上上下下,恨恨顺着他腰线向下滑进他口袋时,下巴猛的被人一捏向上,唇瓣突的就被人狠狠吻了下来。

裴淼心哭笑不得,还来不及挣扎,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尖叫——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抱住花容失色的裴淼心,奋力冲出了大门……

再然后有人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曲耀阳携家眷前往欧洲某处不知名的酒庄,在酒庄内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只有家人参与的婚礼,并封存了当年出产的所有红酒。作为纪念承诺,以后每一年的纪念日都开一箱好酒宴请亲朋好友。

承诺,爱你,一生不变。

“芽芽!”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

裴淼心低了头不说话,这些太过相似的画面,那些以为不去想就能忘记的曾经,原来却是道了今天,仍是一样都没有过去过——这个世上不只她一个女人,以他曲耀阳的条件,自然会有无数女人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