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燕啄皇孙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对,我们得战,我们与北齐一战不可避免,我们要是求和,北齐那小兔崽子指不定以为我们真怕了他。”

“他不是正统嫡支,你说他知不知道?”一直不曾说话的景炎突然开口。

“一路跋山涉水,秦寂言有没有把千城当女人?”景炎一脸不满,眼中闪过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愤怒,“替他们把路上的障碍清了,有机会的话,把长生门的动向泄露给他们知晓。”

他们要是不怕得罪大秦皇帝,早就出手去救药王了,哪里会等到君亦安上门。

可就是这样,顾老太爷仍要撑着,写了折子进宫请罪,同时命令家人改建顾家,凡是违规的摆件与建筑通通封了。

老太爷病重,顾千城虽然没有成天侍疾,可为了做给人看,她每天还是会去看老太爷一眼,这两天已经明显能感觉到老太爷的身体大好了。

“千城,为什么?”老太爷不相信,千城不会不懂个中厉害。

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两人的“友情”怎能不进展迅速?

当然,除此之外老皇帝对顾家也是有惩罚的,毕竟顾老夫人挖武芸的墓是事实,要不做出惩罚就是顾千城愿意,文武百官也不愿意。

老皇帝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越久没有秦寂言的消息,秦寂言遇难的可能性就越高,他甚至不敢寻问秦寂言的下落,就怕秦寂言会和太子当年一样尸骨无存。

早知道你在,我就晚点来找父皇了。”这是显摆他住在宫里,随时能进宫见老皇帝。

赵婆子的话刚说完,就看到顾夫人在一群下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秦寂言命凤于谦回漠北城拿人,唐万斤则跟着他去砸山。

周王还有一股人,潜在京城。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

议事殿内,就只有秦寂言和锦衣卫统领二人,两人的谈话被打断,秦寂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只道:“继续查,另派人请荣王世子回京。”到了皇陵都不肯安分,那就回京来折腾吧,他倒要看看荣王世子在他的眼皮底下,能折腾到什么地步。

马车里程蕊脸白如纸,隐隐还有几分惶恐和安,可这些程夫人并没有看到,她紧紧的抱着程蕊,一脸担忧:“言将军,能不能麻烦你先给我们请个大夫,我女儿她痛得厉害,全身冰冷,怕是要不好了。”

居然是景炎的人!

在公事上,这样的臣子确实是好,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遇事尽可能的陈述事情利弊,将各种选择的利害摆出来,然后由他这个皇帝自行决定。、

这笔银子,对于顾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罢了,罢了,随你吧。”顾老太爷原本准备了许多话,想将各种利弊一一分析给顾承志听,没想到顾承志关键时刻,看中的只有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家人,顾老太爷准备的话也就不用说了。

顾承欢说要给老夫人拿药,虽然只是装装样子,可就是装样子也要像那么一回事,顾承欢撒腿就往老夫人刚住的房间跑去,中途因为太急,“不小心”撞到了顾承志……

女尼们翻箱倒柜,也没有看到什么白骨,更没有什么尸骨。

猪头六怕,怕得要死,可一想到他的儿子,他就有勇气了。

“啊……”顾千城没有防备,险些栽了出去,幸亏秦寂言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顾千城。

安顿好两个老人,顾千城也不管太上皇怎么想,直接给两位老人倒两杯茶,喂完茶后才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封老爷子晕了过去,不知可否为封老爷子请太医来看看?”

出门时,秦寂言就遇到了景炎的手下,看他们精疲力尽、无精打彩的样子,就知是在外面寻人无果回来了。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子车将干净的铜盆放下,准备拎着桶子里的秽物去倒,就被老管家制止了,“我去,你照顾姑娘。”

这种时候必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她只能对不起暗卫了。

海上风险难断,他此次出海能不能活着回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的人会有二心确实正常,但是……?正常并不表示他会纵容。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顾千城咬着唇,极力压抑自己的哭声,然后用手,将这一俱焦尸挖了出来。

指腹摩挲着脸颊,微微刺痛,却让顾千城的眼落越掉越凶……

西胡公主的儿子?顾千城抬头,疑惑地地看着秦寂:秦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在秦寂言的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记号,想我的时候,就摸摸这个记号。”

“你能保证,我走了后,景炎不会伤害焦向笛和我三叔一家吗?”顾千城反问,不等秦寂言的回答,又道:“殿下,我不是蒬丝花,你别担心我,我有自保的能力,你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要顾忌我。”

子羊可以肯定,这人是真的会杀他们,和死相比,忠于长生门算什么?

“皇上说得哪的话,您身子好着呢,前不久君姑娘不也说皇上这身子,就是活到一百岁也不成问题。”心腹太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打突。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我没用力。”秦寂言禁锢住顾千城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见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仍旧乱动,秦寂言没好气的道:“什么痛?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将秦寂言护在中间的武将见状,大声道:“圣上,臣护送你离开。”

“臣这就护送皇上回宫。”凤老将军暗松了口气,他生怕秦寂言不肯离开。要是秦寂言在这里出了事,他万死难辞其咎。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好了,好了。忙呼了一天你们也不累,利索的把痕迹都抹了,都回寨子,这几个月不要再出来了。”猪头六是个谨慎的人,虽然对狼牙山的地理很自信,可却不敢轻易冒险。

就五个草包,也想拦住他们,简直是好笑了。

咚咚咚……战鼓响个不停,寨子里的人也乱成一锅粥,有机灵的跑到内堂,跑去找猪头六。

顾千城莫不作声,只紧紧抱着秦寂言的腰,唯恐一个手松自己就落了下去……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莫非是心事太重?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大秦人在一旁看热闹,他们自己人打自己,简直没有天理了。

“啊?”凤于谦愣了一下,显然是不能理解。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现在秦寂言说,他事先不知,老皇帝派人传诏他回京的事,可见这事透着蹊跷。

京中的事他必须先查清,才能下决定!该说的都说了,封老爷子和顾千城默契打住这个话题,一老一少回到花厅,喝了杯茶休息片刻后,封老爷子又拉着顾千城陪他下棋……

顾千城点头:“不,老爷子说得很对。”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秦寂言和顾千城知道这一路不会太平。他们是知道内情,明白老皇帝召秦寂言进京是为了什么,可是他们知晓并不代表旁人也知晓,至于赵王和周王就不知。

言倾和承欢几个人忙完手边的工作还能回去吃个宵夜、休息一下,秦殿下却是彻夜无法休息。

他要是无法用轻功,跑出了火海要怎么办?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封口!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虽然军中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但不能再扩散。

“捞起来看看。”站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的秦寂言,听到这话,头也不回的下令。

“看看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秦寂言看到子车一直拖着老管家,心里就明白顾千城肯定不在水里,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秦寂言冒不起这个险,所以让暗卫仔细查看。

不过,他们本就是为了寻顾千城而来,别说折回去,就是在原地打转都行。

看到不远处有光亮闪过,秦寂言提气,踏着水面,跃了过去……

“不敢,请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办好。”君亦安本就忌惮长生门,这下更是不敢说不了,咬牙点头。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漆黑、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秦寂言踏着月色,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不多时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殿下。”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朕……乃真龙之子,区区一点路,怎么会累。”秦寂言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圣后的刁难,不等圣后开口,又道:“圣后,朕此事前来,是有事要求。”

心腹见景炎心不是担心顾千城的安危,而是想要博取顾千城的好感,便出了个主意,“主子,听说武家人在皇太的保护下离开了漠北,不如我们替武家人翻案,好让皇上把武家人召回来。”这也算是博取顾姑娘的好感吧?

“废了顾贵妃,让五皇子离开京城,去偏远的封地?”

在顾千城悠哉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时,秦寂言正命人划着小舟,拿着地图沿护城河一路往下走。

和前面十二宗案子一样,只是秦寂言并不满意:“是意外还是谋杀?”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看着一群兴奋的,自以为胜利在握的副将,风遥只是笑……

他想和顾千城一同回去,绝对是做梦!

顾千城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是猜到了。”神女庙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干尸,总是有原因的。

她有点担心封首辅。封首辅要出事了,她怎么向疼爱她的封夫人、教导她的封老爷子交待?

众朝臣一看就知今天没法继续劝了,不过没有关系,还有明天、后天,他们总能劝皇上立后纳妃。

能这么快得新帝重用,不用想也知,必是在新帝继位的过程中出了力,有从龙之功,是妥妥的心腹。

虽说,他们私底会高傲不屑的说封大人是墙头草,可他们心里不知道有羡慕封大人,恨不得以身代之,可惜……

在江南坐小月子吗?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老管家也不在意,在顾千城坐上马车后,老管家走到子车的面前,“子车大人,这段时间还请你不要给皇上传信,当然留信号更是不可以。你应该清楚,姑娘的孩子能保住,是因为什么?”

而很明显,顾千城的情况不好。

“你手上的血?”顾千城虽然说没有事,可子车还是不太放心。

“带着他走吧,我们趁早赶到江南。”在这条黑船上呆了十几天,顾千城已不奢望在半路上,能碰到秦寂言了。

门上依旧是一排排数字,景炎看了一眼,然后拿出破旧的《夷国志》对照,顺利打开了第一道门。

“穿过这片荒地,就能找到了。”景炎又看了一眼,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收起《夷国志》,没命的往前跑。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这群人,真是该死。”封似锦低咒一声,顾不得前面的危险,示意暗部的人带他到马路中央。

“封大人还在这里,他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姑娘,主子在王府等您,请您过府一趟。”来人下马,单膝跪在马车旁,恭敬的说道。

可是……顾千城进来了半天,秦寂言也没有抬头看她。

“咬我?”秦寂言转身,将顾千城堵在死角,摩挲着下巴,笑的危险,“朕倒要看看,你咬了朕后,往哪里跑。”

“龙凤果?我们见过吗?”顾千城想到封老爷子的提醒,不由得问了一句。

“你想如何?”诚如季诺所想的那般,来到大秦,长生门并不想生事,尤其是在他们还要用季诺的时候。

“已经有人入阵了?”季诺平静的脸,终于出现裂痕,可长生门的人接下来的一句话,更叫他震惊……只要顾老太爷同意,秦寂言就接顾千城进府!

至于把顾千城送进秦王府的事?

当今圣上有五子,除了已死的太子殿下,和未成家的五皇子,皇上其他三个儿子早已成家,并且封王多年,在朝中势力不小。

这话半点不客气,赵王府完全把顾千雪当成爬床的丫鬟,半点不重视。顾国公与顾夫人气得脸色发白,可女儿已经被人接走,宫里的贵妃也被罚了,他们现在根本不敢闹。

后面半句顾千城只当没有听到,她只问前半句的内容,“你想回京城?”

颜将军一脸喜意的往自己的营帐走去,可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