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闭阁自责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李珺一怔。

诸葛元洪摇头:“这天地自然神奇,许多灵果灵草,都不为人知。你估计是走运,吃了什么!好了,现在问题也弄清楚了。你的问题是,丹田并没成长到极限。未到后天巅峰!”

仰头看天——

“青山,师祖他是的,你就喊他武长老吧。”诸葛元洪笑道。

诸葛元洪停顿一下,才道:“然而黑甲军的统领之位,不能有空缺。”

滕青山点点头。

“最早的先辈宗师们,没有秘法,怎么突破的?”滕青山不由询问道。

这时候旁边一道声音响起:“滕都统,宗主有令,让你抵达的时,立即去见他,我在前带路,滕都统,请吧。”

柳树旁,便是坐在椅子上,持着一本线装书惬意阅读地诸葛元洪。诸葛元洪依旧披散着长发,穿着宽松的白『色』大袖长袍。

看在身上的破烂,滕青山看了看身侧卷成大团的黑『色』鳞甲:“这一团鳞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开,估计得盖住一个庭院。”回想起刚才一战,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鳞兽应该是刚刚完成蜕变!高度大概才两丈七八,并非书籍记载的过三丈。而且那吐火,仅仅吐一次,就似乎没后继之力了。”

他也懒得绕路。

司马庆的眼神完全暗淡了,意识也模糊了。

一般用先天真元攻击。

“不!”司马庆在半空中,无处闪躲。

“滕青山!”银发老者似笑非笑看着滕青山,“老夫早听过你的大名,可看起来,在后天强者中,你的轻功,绝对能排前十啊。”

一道灰『色』刀光迅疾地撕裂长空,到了滕青山面前。

“范巫城内只能排前几?可他能和冀鸿统领、青州善水宗的长老‘戚艳’相差无几,这算是接近《地榜》了。”

一大窜岩浆流仿佛利箭一样迸『射』向黑『色』石头上的六个人。

其他三人都发出了猛烈攻击,那黑长老在被扑飞出去的同时,猛地一剑刺在那鳞甲上。可惜,没一点裂缝。

滕青山根本来不及。

从边上,飞到中央,有十余丈距离!

远处古世友的声音传来,此刻,不少高手都开始换靴子了。

知道地底情况,滕青山他们在半个时辰内,花费不少银子,购买了大量的馒头、饼等食物。同时也背起一箱箱大水箱。等食物、水准备好后,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就立即赶往那峡谷。

那群人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的‘逍遥宫’高手。这次逍遥宫的人来的略微迟了些,这导致,他们来到的时候,武者们已经排了近百丈下去。如果在百丈外,怎么可能夺得到黑火灵果?

都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须知,那岩浆湖是朝两边流淌的,滕青山他们是从左边的岩浆流河道,走到岩浆湖那。而此刻发出声音的,竟然是右边方向。

“是青湖岛的!”

当这消息完全传播开,就决定了一件事情。

“汩汩~~~”

所以,就慢下来。

……

那精瘦汉子连道:“各位大人,这裂缝深足有百丈深,人掉下去必死无疑。小的,也是花费了半夜功夫,跑到另外一面崖壁,专门采集一些结实的藤曼,接了一条很长的绳索。就在那边!”

“这个滕青山,还真谨慎。”精瘦汉子感受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个地方最好逃,可是……”

那精瘦汉子连道:“这应该是书中记载的火岩浆!”

滕青山看着前方那一条炽热泛红的火热岩浆,岩浆『液』体缓缓流动,同时还时而泛着泡泡,那可怕的温度甚至于令杜洪他们都鼓动体内的内劲。

“岩浆!”滕青山很清楚这是什么,“岩浆层应该是在地底极深处,没想到这地底大概两三百米,就出现岩浆流。看来……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是真的。”第六十二章 独占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滕青山从旁边黑暗的隧道中走出来,杜洪连道:“都统,追到那小子了吗?”

滕青山点头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发现黑火灵果生长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确是炽热的很。”岩浆流所在处,当然热的要命。

“嗯,估计陷入『迷』宫,没找到出路。”滕青山随即吩咐道,“嗯,你们先休息一下。第二小队,将饭菜拿出来,让他们先吃饭。”第二小队成员从包裹中取出带来的还热着的饭菜,递给第一小队军士们。

谁能像滕青山一样,走在岩浆流边上,都不在乎。当然,滕青山也同样跟随冀鸿他们,距离岩浆流远远的。

这古世友,是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少岛主,如今二十八岁,名列《潜龙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八!可以说整个九州年轻一代的第一流人物。整个九州大地上,崇拜他的年轻人,以他为目标的年轻人很多。

当然,还有更多为了名利,不怕死的高手来挑战。

古世友笑笑,随后便走回自己阵营。

“师叔祖,你说,那滕青山和司马峰,谁会赢?”冯无血说着,同时目光瞥向远处,一名身形壮硕,两鬓斑白的老者正朝数十丈空地中央走去,那名老者一袭青『色』袍子,背负着一柄黑『色』重剑。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

这两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经活了,仅仅这两招,几乎可以说融合成一招。让司马峰难受地要吐血,那种别扭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周围人笑声一片。

冀鸿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说道:“这不奇怪!你如今毕竟才十七岁,在许多武者看来,十七岁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儿去。即使你击败了孟田,他们也会认为,是你施展了阴险手段,比如下毒!”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看着这个燕铁,经过此次一战,燕铁的名字会很快传遍天下。如果这时,谁能击败燕铁,那将压燕铁一头。不过刚才见识过燕铁和冯无血可怕的实力,他们都不敢挑战。

“进山后,你们务必小心。”冀鸿吩咐道,“大山里毒蛇毒虫野兽多,别『乱』闯,关统领,滕都统,你们麾下应该有熟悉大山的,多听听他们的。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没和其他武者争斗受伤,反而倒在蛇毒、虫毒上!”

“滕青山,你是不是怕了?”贾梁喝道。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够了吗?”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这手一掂就连道:“够了,够了。”

像这种大量商人聚集的商队,一般会邀请很多护卫。而护卫的实力也分高低,实力强者,就可以惬意地在马车里。不到必要,他们懒得出手。

徐阳郡,桦城的一座豪宅府邸内。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