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勉勉强强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汤蜜说完了话就往前走,自己也没开车,只是穿着一件深黑色的小大衣,自己顺着山路往下走。

自那天上门找她提离婚的事情以后,到今天已经又过了些时日。

也就一个上午的功夫,看看他都撞见了什么!如果他再来得晚些……再来得晚些,这里有床有空间,他们是不是还想顺带干点别的什么?

“那你把小江带到哪里去了?”

车才驶上高速路就接到一通莫名的电话,为了安全驾驶她戴上耳机,还没来得及回应对方,已经听对方说道:“是我,我知道你今天没去公司,如果有空的话,咱们找个地方见面吧!”

这吻带着过于浓烈的火热,一路从他与她的唇齿向他们的心间蔓延,直到灼烫两个人的灵魂。

曲耀阳挨了这记巴掌,沉闷着声音,一句话都没说。

“军军他有什么错?小孩子做错了事情只要你好好去教,道理他总会懂的。可刚才那样的情况,你不问缘由,冲上前就打他,你知道会在孩子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而且你刚刚那样做吓着芽芽了!”

夏芷柔敛了敛如水的双眸,轻轻抽泣了两声,突然捂唇哭了起来。

“曲总,资料我拿来了,你看你是回房……”

“去去去,豪哥平常没少照顾你吗?只是今儿个伴着他的是阿淼不是你,曲总不也怜香惜玉,待你不错么!搁这吃什么飞醋啊!破坏气氛!”susan打趣,赶忙用手肘拐了vivian一下。

“有什么好谈的呢?”夏芷柔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仓皇,“咱们什么都不用谈,耀阳,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都没有办法离开你的。我爱你,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爱你,你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让我伤心的话,行不行?”

曾经的那段往事裴淼心不想再提,可是夏芷柔絮絮叨叨的模样,还是勾起她一些不好的回忆。

从“缘会所”里出来,迎着冷风站在街边打车,看着这日暮渐暗的城市,裴淼心拢了拢身上的衣衫,万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她也能这么平静地站在街边,欣赏着这个城市早就不属于她的繁华和璀璨。

她见与他说不通了,左右和他这样两个人待在卧室里都是不对,于是趁他稍微站开了一些的时候,用力去拉卧室的房门。

“上次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的事我们家都搞清楚了,其实是她小姑娘家家不懂事,也没怎么站稳,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不怪老二媳妇,你也别怪了,好吗?”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还有,下次你别再这么莫名其妙就冲到我办公室里来,多少顾忌着自己的身份,耀阳的婚事,我自然有别的安排。”

“易琛,你怎么会在这里?”曲耀阳先前的手机就丢在沙发的另外一边,那听筒的声音开得不大,可却还是能让趴在沙发上的小女人第一时间捕捉到里头所有的信息。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那你跟他说了吗?”裴淼心深呼吸一口气,也背转过身靠在栏杆前。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耀阳那里我自会去同他说,一个裴淼心,一个你,你们这两个女人难道把他害得还不够惨么!我好好的儿子,我那么优秀的儿子,一个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后现在才来害他伤心难过,一个根本就是一只鸡!我、我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了我,万一再验出军军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夏芷柔你就给我等着,我们曲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曲母一怔,命令所有佣人住手,伸长了有些颤抖的手指着她的脸,“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到底在说什么!”

也许,他依旧不会爱她,不耐烦还是厌恶,什么样的情绪她都已经习惯。也许,他会对她冷漠以对,冷冷地说上一句:“裴淼心,别来无恙吧!”又也许,他会对她煽情一番,像他表面维持得正儿八经的形象似的,真的认她当他的妹妹。

“啊……不要……”她深呼吸着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太过生疏的姑娘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反而在漫长的折磨中渐渐适应起来。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曲母赶忙将裴淼心一拉,笑对着所有人道:“好孩子,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可我跟你爸也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们舍不得你受委屈,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两个孩子的将来想想,所以你不必再为臣羽守着了,知道么?”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可是耀阳不同啊!

裴淼心看着那些伤疤一言不发,曲臣羽大概也是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什么,于是一把抓过衣柜里的睡衣,说:“你饿了就先下楼吃东西,我等洗完澡再下楼,全身都是臭汗……”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曲耀阳一脸疲惫地看到站在门边的小女人,就见她勾了勾唇,满脸娇羞的红晕。

“其实认不认可也没有什么关系。”裴淼心的话让他一怔,就见前者娇红着一张脸道:“大叔,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可是你妈妈说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虽然我从前并不怎么了解和明白她,可是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心你,并且想要维护你。”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提点自是不敢,你是苏晓的朋友,我帮你就是帮她,更何况能卖个人情给‘宏科’的曲耀阳,我何乐而不为呢?”

下了楼,曲母俨然还没有休息,正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冷冷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女人。

“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待着去。”万晓柔怒瞪完陈妈,又去看曲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你现在特后悔当初赶裴淼心出去,让我进门吧!可是就算她现在做了你的儿媳妇,她也帮不了你。你从前到现在对她就没安过什么好心,我要是她,早巴不得谁赶紧把你弄死了得了,就算她知道了我威胁你,她也绝对不会帮你的,你省省吧!”

她赶忙躲开他的钳制,却叫他箍在身前更紧,“没有,我没吃醋,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有我,我也有你,不是吗?”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她没敢再和苏晓闲扯下去,就说:“我工作的事情你暂时先别跟我爸妈说好么,还有我跟耀阳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噹!”的一声,好像有个巨大的撞钟撞了一下裴淼心的脑袋,让她本来愤怒清醒着的大脑瞬间便得模糊。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把话给接下去。

“妈,我想跟裴淼心结婚。准确的说,我想跟她复婚了。”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其实她跟他的心里都是明白,如若开始时的一切只是强迫,可是后来呢?后来恍惚的迷茫里面她是真的为他的热情回应。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真的不到三个月吗?”

他拧了眉,“是不是要那么早?我现在正开车回去,梳洗完再折腾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我那地儿离爷爷奶奶住的地儿远,你让我七点怎么过去?”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他循声回头,楼梯转角最后一抹身影,似是已经换好衣服下楼的裴淼心小姑娘。

抱着花瓶与花束的裴淼心旋身进了病房附带的洗手间,曲耀阳沉默了一会才道:“别说傻话,有些东西不记得就算了,你始终是我弟弟。”

有医生进来查房,他努力在自己的情绪崩溃以前压抑住自己。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你刚才叫我……大叔?”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夏芷柔娇媚一笑,“医生说,这一胎很好,只要我平时多注意饮食,少吃点上火的东西,这样对我还是对宝宝都好。还有你应该平常多陪我来做产前训练,我健康了孩子才能健康,最重要是咱们一家人的互动,你说好不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