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风中秉烛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44301万

辛苦跟踪的刘建,见滕青山盯着他,心底不由一颤:“这滕青山,还真够小心的。老远就发现老子了!现在怎么办?”仅仅一瞬间,刘建脑海中便有了想法,他脸上『露』出笑容,大步地朝滕青山赶过来:“滕兄弟!你可是让我追的够辛苦的。”

一个个都看向那俊秀中年人。

她一个弱女子,哪有能力报仇?刚才滕青山杀死强盗的实力,她看到了,她认为,滕青山绝对能轻易杀死那些灭掉她一家的仇人。而现在她孤独一人,无依无靠,更别说报仇了。她只能求滕青山!而她唯一的砝码……

“我叫滕青山。”滕青山在这少女面前没隐瞒身份,淡然说道,“小珺,你今年多大?”

李珺则是忐忑看着胖子。

“是,师傅。”

艰难地抵挡住一枪又一枪,可是,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枪法,令臧锋好似陷入一个庞大的漩涡中。臧锋完全被缠住了,他无处可逃!臧锋只感到自己的刀法,根本无法施展,每一次抵挡都难过的要吐血!

一片寂静!

在武阁门口也有两名弟子看守,见到诸葛元洪立即躬身行礼。

可是,如果八万城卫军,以江宁郡的高大城墙来防守。即使六千黑甲,也难攻破。

而统领的一整套玄铁重甲,加起来,却过五百斤!

“是,师傅。”滕青山也不多说,一躬身便退离开去了。

至于自己?

夜风吹拂,滕青山先将十余柄飞刀,放在一旁,同时捡起一些石子,深吸一口气,瞬间进入黯然状态,随手扔出一颗小石子!

单单这飞刀绝技,滕青山已经有信心杀死像‘司马庆’那种弱的先天高手了。

“嗬!”

历史上有人吃下‘黑火灵根’,仅仅发现体质变强,身体瞬间拥有万斤巨力。其次,他们便没有发现了……这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连人体的潜力都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怎么开发天地灵宝‘黑火灵果’的能量?

这股能量迅速地融入五脏六腑、经脉、筋骨、肌肉身体等任何一处,乃至于皮肤表层都自然吸收到这股火热能量。

“没事。”滕青山摇头。

“蓬!”凌厉的一拳砸在司马庆的手掌上,司马庆脸『色』一变:“好厉害的近身拳法!”一般用兵器高手,特别像用长枪的,一旦被近身,那就惨了。可是司马庆不知道……滕青山过去就是形意拳宗师!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无几。

不断向上窜,很快,滕青山便窜出了深潭。

呼!

黑白两位长老联手对付滕青山,冀鸿、银发老者‘王陨’以及那名阴狠的女人‘戚艳’三人也彼此厮杀。

面对那溅起的岩浆,六大高手都迅疾地闪避开。可是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头颅冒出了岩浆湖面。单单那头颅就足有八尺(两米)长,如此骇人的大头颅,都比一般成年男子要高了。

赤鳞兽这庞然大物这一扑,将五大高手都扑地震飞出去。其中招到利爪攻击的冀鸿统领和白长老更惨,冀鸿手中长刀震飞了,右臂更是被绞成碎块,鲜血飞溅。而白长老的一条左腿也被抓地断裂开。

只剩下那战靴缓缓下沉,还有那暗金『色』的内甲,在岩浆流中缓缓下沉。

九道刀光亮起,可同时就是闪电般的枪影!

“哈哈,滕青山,果然是年轻一代高手。老朽潜修数十载,也只是能略胜一筹罢了。”一声大笑声,银发老者人影已经到了岩浆湖中央。

其实也是赤鳞兽运气好,黑火灵果刚好生长在岩浆湖中央,这样,它才能潜伏进来。否则,在那么多武者包围下,恐怕,数十个一流武者,联手就能压制住这头赤鳞兽了。毕竟,它还没真正蜕变。

……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只是不想让别人奇怪。

“抢灵果啊!”

青湖岛一方的三人都愣住了。

一路飞奔。

对!

当这消息完全传播开,就决定了一件事情。

古世友顿时脸『色』一沉:“你耍我!”

秃顶老者脸『色』顿时难看了。

灵根几乎都在石头内部,冒出石头表面的只是很短一截灵根,主要是叶子和果实。

“逃,逃!这鬼地方一片漆黑,归元宗的人能找到我才怪了。”精瘦汉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等会儿就得慢慢找,找到出去的路。”就在他心中轻松的时候,忽然——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

“少岛主!”那些人都围过来。

又一个新冒出的强者,击败了《地榜》高手。这令围观的武者们很是兴奋,那‘华赤柱’的大名,将会很快传遍天下。而众多武者们心中也羡慕华赤柱,同时也渴望自己哪天也能如此。

可是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怔怔看着远处一群人,那为首的手持着一杆长枪的黑衣男子正盯着他。第五十七章 阴和阳

也算达到后天巅峰。

人群消散,各回各处。

滕青山不由错愕。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各位大人。”那杨塔朗声道,“各位的上等战马,暂时寄放在这。从这赶往火焰山。各位就骑这普通的黄鬃马吧!”此刻在府邸门口,已经有很多廉价的黄鬃马在那边了。这一幕令不少归元宗高手眉头一皱。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都统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叫的?”杜洪喝道。

对这种挑战的,滕青山懒得理会。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不屑看了一眼少当家‘贾梁’,对这种年轻人,懒得理会。

独臂男子冷笑一声。

独臂男子却是身体微微一颤。

大家都知道,火焰山将会在以后的一两个月内,非常热闹。整个扬州,乃至北边的青州,这两州高手都有时间,来得及赶往火焰山。那么多高手聚集,将会是一个难得的盛会。或许会看到很多厉害高手。比如《地榜》高手,《潜龙榜》《雏凤榜》高手。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人太多,而厉害的武者们是不计较金钱的。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当然是被我杀的。”滕青山说道。

“好,好。”冀鸿笑意更浓,随即转身,“这位是关统领!这次我和关统领,奉宗主之命,带领三十名黑甲军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过来。虽然这次赤鳞幼兽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们归元宗,对那宝贝,可是势在必得!青山,到时候,你可别留手!”

“是,统领大人。”滕青山应道,忽然瞥向冀鸿身后的时候,滕青山一怔,他目光锁定在一名穿着重甲的虎背熊腰的男子脸上,那黑甲军精英高手,也疑『惑』看着滕青山。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冀鸿统领和关统领都躬身。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这天『色』刚好,现在也不太热,我们一口气,刚好能赶到下一个城。”滕青山笑着一拱手,“朱兄,不必在挽留。等什么时候,你来我江宁郡城,我兄弟再相聚不迟。”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凭空一个族人没了。

……

朱崇石也愈加懂得他父亲平常偶尔说的一些话的深刻含义。

这信鸽飞行,根本不需要管下方有江河阻拦、大山阻拦,加上,在这九州大地上,天地灵气孕育下,这信鸽飞行速度同样极快,一些绝顶的信鸽,可以一天就贯穿一州之境。

所谓的‘逍遥侯’,也是他自封的。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从之前相距四十丈,跑了几里地后,此刻和庞大黑影,只有不足三丈距离。

“找死!”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直接就是一刺!

然而,就在滕青山跳下悬崖,落到峡谷底部的落脚点上方,大概二十丈处的崖壁上,正有一处凹陷下去,而那头妖兽的四蹄利爪,轻易地『插』入岩石中,庞大的身体蜷缩在这凹陷区域内。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他娘地,老子的拳头,你们忘记了?”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没那个能力杀了妖兽,还欺负人家普通山民?你们算什么武者啊,我看啊,买一个豆腐,撞死算了!”那段侯笑『吟』『吟』走过来。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唯一会有破绽的一招,就是毒龙钻!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刀,这对身形移动速度、挥刀,都有非常苛刻要求。

呼!

楚郡槐城境内第一帮派‘红石帮’山寨大门口。

即使是六张桌子,滕青山他们这一方,也是勉强挤挤。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货车剧烈颠簸了起来,幸好那些箱子早就被牢牢用绳子固定在货车上,无论是货车,还是马车,此刻都飞速冲起来。这是逃命的时候,没有人迟疑。而黑甲军军士们则是殿后,在最后面,阻止马贼追击。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没卵子的孬种!!!”

“弓箭手,『射』!”大当家猛然喝道。

“咻!”“咻!”“咻!”

滕青山才决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敌军首领。

……

“小猫!”滕青山还记得前世的妻子,那个外表冷酷似机器,可和自己在一起却很柔软的女人,他到如今真正唯一爱过的女人。原本按照他的计划,等他突破到ss级,他就能脱离组织。

“孟老!”一名穿着土黄『色』短衫的汉子步入屋子,连道,“朱九爷的人马现在距离咱们这,只有大概五十里路!不过现在都下午了,到天黑,他们估计都赶不到咱们这客栈啊。说不定,他们就在野外过上一宿,到时候,老爷的计划不就?”

别因为这‘六十一’而瞧不起。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你滕叔叔,比你爹我要厉害多了!”朱崇石笑着一『摸』自己大儿子的脑袋,“以后,你也得好好习武,成为像你滕叔叔一样的英雄豪杰。”

惊恐!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3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